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章 高人就该如此
    闲着也木有事情干,现在有了棉袄也不冷了,项北决定出去转转,再找找那风一雷,问问他为什么对自己态度那么烂?

    作为书的主角,他想三妻四妾,想加官进爵,难道不应先巴结作者吗?

    决定下来之后他告诉小粒粒:“跟为师出去逛逛吧,看到不认识的字就问我,我来为你讲解,这叫情景教学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傅。”古代小孩子就是可爱,多么尊师重道啊。项北上学那会儿,都是直接喊老师外号,那时候他还没培养出现在这么高尚的品格。

    当然,也正是因为如此,他只能接受小学的深造,然后就是得查字典才能写书,悔之晚矣。

    师徒二人来到街上,这条街就是风二雷死亡的地方,半月来,风一雷已经多次来到这里想寻找线索。

    此时风一雷在墙上发现了一处打斗留下的痕迹,痕迹像是钝物重击所留。

    项北跟小粒粒走过去,风一雷仔细端详着墙上的痕迹,项北仔细端详着风一雷。看多了才发现这丫比书里还帅,有点不科学。

    风一雷对二人的到来有所察觉,转过身来,看项北一眼之后满脸不悦:“怎么又是你,我不想跟你交易。”

    项北撇嘴,一副不屑的样子:“切,好像我愿意跟你交易一样,好好看看吧,小爷现在棉袄棉裤都有了,你跪下求我我也不会再跟你交换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离我远一些,我看到你就觉得很烦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?为什么呢,我们以前又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觉得像是认识你一样,我还记得你对我翻白眼,做鬼脸,还把舌头伸出来噜噜噜噜,又贱又难看。”

    项北蒙了,自己对着电脑上小说内容做的这些,他竟然真的看到了?就因为这个,他才不想搭理自己,哪怕自己装的很有高人的嫌疑。

    项北觉得这样不好,既然来了这里,怎么能跟主角关系闹僵呢?自己有必要跟他亲近一些。毕竟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回去,那以后就还要一起玩耍啊。

    决定之后,项北突然大笑起来:“哈哈哈,风一雷你虽武力尚可,但灵觉很弱啊。被我以命道之术侵入意识之海都无法察觉。你所看到的那些,都是我在千里之外为你脑中植入的画面,你仔细想想,你真的见过我吗?”

    风一雷摇头说:“好像真的是未曾相见过,你是命道师吗?你对我做那些干什么?”

    风一雷问完,项北还没回答呢,小粒粒抢着问项北:“师傅你不是诗人吗?”

    项北告诉小粒粒,自己乃大能之士,上通天文,下晓地理。演算天机,测人命道,无所不能。

    “哇,师傅好厉害”小粒粒满眼小星星,但立刻又想起一个问题:“师傅你这么厉害,为什么那么穷呢?连御寒的衣物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这丫头脑筋还蛮快,项北告诉她,那是因为自己要寻有缘之人,传其无上绝学。此人必须心地善良品格高尚,跟自己一样。所以他是故意身无分文衣不蔽体,谁愿帮他,他便收为徒弟。

    他告诉小粒粒:“你就是我找到的有缘之人,跟为师一样善良,你这徒弟我很满意。”

    “哇,我运气这么好啊”小粒粒兴奋激动。

    而这时旁边风一雷又开口了,这次语气恭敬了很多:“先生您还没告诉我,为何要在千里之外,对我施展命道之术?”

    项北回答:“我以星算之法,测得这天龙国内将有良玉奇才出世。经过对天龙国诸多年轻英才的排查,我发现你有可能是我测算中人,所以对你使用了命道纳入之术。

    只有良材之士,才能接受到我在其意识当中植入的影像。你接受到了,这很好。但你也就只是良材了,因为你最终还是被我的术法迷惑了,如果你能立刻意识到是被命道之术入侵,那才真正达到我的要求,才是真正奇才之能,看来我要找的不是你啊。”

    风一雷听完叹了口气:“原来如此,我自知天赋平平,无法入先生法眼。但希望先生找到那人,能引荐与我,如此人才,我要带他jin ru军中,为国效力。”

    白痴啊,项北很怀疑自己什么时候写了个白痴出来。自己都装成这么高的高人了,这货怎么还不赶紧巴结,竟然还在想为国效力的事情。

    看来这货还得慢慢钓才行,项北点点头答应说:“我会告诉你的,既然我要找的不是你,那就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稍等”风一雷出声阻拦:“先生说可以告诉我杀死我弟弟的凶手,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还未说出请求,项北便打断他并摇头:“不能,若你是我所寻之人,我自会帮你,但你却不是,那我也不想凭生事端。而且我不是神仙,我其实并不知道何人所为,只是自信能帮你查出来而已。现在我已经没了帮你的理由,你我就此别过。”

    项北再次做势要走,风一雷赶紧拦到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项北本以为他要继续求自己,却不想这丫却是开口说道:“请问先生能否留下名讳?”

    能,项北说能,不过他得先想想,怎么着才能让人一听自己就是高人呢?

    思虑片刻,他有了主意,神神叨叨的念了一句:“天涯海角处,项南知归路。”

    风一雷大惊:“您是天涯海角的项大师,没想到您如此年轻。”

    “不,别误会,项南那是我师傅,我叫项北。”

    项北很高兴,心道幸亏自己在书里设定过这么一个世外高人,冒充他徒弟应该很有说服力。虽然人家的弟子根本不叫项北,但这个别人不知道啊,项南的弟子一直没在江湖公开呢,自己就这么设定的。

    他找好了自己在这个世界的身份,风一雷还没说什么,小粒粒先一脸好奇的问道:“师傅,师爷爷很有名吗?”

    项北告诉她:“有,名气大着呢,江湖之中人人皆知的世外高人。虽然他把自己搞得人人皆知,有违世外高人的矜持,但事实就是搞成了这样。你赚了,你爹几顿饭就让你成了这位世外高人的徒孙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什么时候能去看望师爷爷?”小粒粒一脸期待。

    项北告诉小粒粒:“他死了,早已埋骨天涯海角。不过你放心,我已经尽得其真传,包你有的学。”

    “师爷爷竟然死了,好难过”小粒粒一副伤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项北好笑:“你难过个什么鬼,你又没见过他。”

    俩人就这么探讨起一个已经死翘翘的她师爷。其实人家没死,项北随口一说而已。这一点项北清楚,项北写书的时候,还想留下项南将来对自己的主角加以指点,怎么能让他死了呢。

    旁边风一雷轻轻咳嗽一声,将二人打断,非常恭敬的对项北施礼:“久闻令师大名,没想到大师已去。今日得见先生,真乃三生有幸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挺有幸,就是有点笨,不知道该怎么利用自己的幸运。我们先走了,你慢慢查去吧。”

    项北说完跟小粒粒一起开始离开,而风一雷则在自己嘀咕:“我不懂如何利用自己的幸运?项大师为何这么说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