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章 真凶猜测
    念叨几次之后,他恍然大悟,追到项北身前直接单膝跪地:“还请大师能助我一次,若寻出凶手,必有厚报。”

    妈呀,这货终于拐过弯来了。

    但此时项北还是要故作矜持,直到他再三求助之后,这姓项的终于爽了:“哈哈,你早这态度不就好了嘛,我现在闲着没事儿,当然可以帮你。但我是高人,你不死乞白赖的求我,如果简单一说我就轻易答应,那我还有高人的样子吗?你得先满足我心中的小九九,我才能满足你的小十十。你刚刚可愁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风一雷无语,他可能头一次见这么有啥说啥的高人。

    小粒粒也懵逼,问项北等自己成为高人以后也要这样吗?明明想干却非得拿捏着等人家来求了才干。

    项北说当然,不这样混成高人还有什么意思?那岂不是跟普通人没区别?这正是高人之高所在。高的虚荣,高的不近人情。

    小粒粒表示懂了,而项北则在想这算不算教坏了孩子?有些品格不够高尚了。

    结束跟小粒粒的话题,他问起正事儿,问风一雷如今都有了些什么线索?

    风一雷回答说没有太多线索,只是在墙上发现一处痕迹。说着请项北大高人移步,到了他刚刚端详的地方,墙上只有一处圆形的凹槽。

    风一雷问项北能不能看出这是何种兵器所留?

    项北说钝器。

    风一雷说:“这我能有所猜测,先生能否再具体一些?”

    项北摸了摸墙上的痕迹,满是为难之色。风一雷问怎么了?没法分辨吗?

    项北回答:“不,我已经知道这是何种武器所留,但使用这种武器的人身份特殊,我恐不能说啊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是在担心什么吗?请先生尽管说来,无论对方是何人,我都保证不让先生被伤到分毫。”

    项北终于发现这货比自己还能吹牛逼。他摇摇头,不能凭风一雷一张空口就随便说来,显得自己没原则。

    这次风一雷没犯傻,知道项北又在故作高人姿态,还得求啊。他说:“先生能否随我找一僻静之处,我必说服先生帮助与我。”

    这事儿可行,项北穿越之前没吃饭就睡下了,虽然来了以后混了个馒头,但因为没咸菜就着,所以也没吃完,现在正好宰他一顿。

    项北告诉小粒粒:“回家跟你爹说,有生意,今日这位公子请客。”

    “好”小丫头欢快的跑掉。

    项北二人紧随其后回到酒馆,小粒粒她爹已经收拾好了包间,询问他们想吃些什么?

    项北看一眼风一雷。

    风一雷很客气:“先生想吃什么,尽管点菜便是,我都请的起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一听就是大户人家的公子。那我就不客气了,毕竟我是世外高人,世外就意味着吃不好喝不好,我是得补补身子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项北告诉小粒粒他爹,挑好的贵的可劲儿上,尤其是大鱼大肉,自己不嫌腻。

    吃了好几年馒头咸菜,今天终于能逆袭了,他嫌腻才怪呢。

    风一雷却是苦笑:“先生跟我印象中的世外高人形象有所出入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讲?”

    “我原以为世外高人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闹,高人不食人间烟火,那跟觉得美女不啃猪肘子一样无知。好吃的不去吃,那是因为囊中羞涩,只能在山上摘桃子吃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幽默。”

    “实话讲而已,说一说你的事吧,打算怎么说服我?”

    风一雷取出一块玉牌放到了桌子上:“请先生您看这是何物?”

    项北拿起来看过说:“你是天龙国的龙卫军团首领,这是你的令牌,有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先生您怎么知道我身份的?”风一雷懵逼。

    “我去,你这不废话吗?我来找你,自然早研究过你了。要不我怎么会一碰到你就知道你在追查杀你弟弟的凶手呢,自然早清楚你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愚钝了,那先生可知道,天龙国神武大将军正是家父?”

    “知道,风天旗嘛?怎么,官二代很牛逼啊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那意思,我是说先生既然知道我家世如何,自然不用担心说出凶手会遭到报复,这天龙国内,除了王室,没人能动先生一根毫毛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的理由啊?好烂。我又不是风家人,难道让我整天躲你家不出来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风一雷为难了,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劝。

    项北则大笑起来:“哈哈,逗你玩呢,本高人谁都不怕,就是觉得你挺好玩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先生您……请先生还是莫要再逗弄与我,家弟去了已有半月,可到现在我连个嫌疑人都找不到,实在着急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倒是忘了,你家还在治丧期呢,的确不适合开玩笑。我就告诉你吧,那个痕迹并非气武之士所留,而是阴阳法师所用的盛阳珠,阴阳法师在天龙国可是不多,好像就王宫里有。敢对你弟弟动手的更不多,剩下的不用我说了吧?”

    风一雷愣在当场,好久之后才似是不敢相信的开口:“您是说我天龙国的护国**师?不可能,我弟弟脖子上是刀伤,法师不可能用刀。”

    “白痴哦,盛阳珠是干什么用的?是用来射出刺眼光线致盲的,这是团伙作案,先致盲,再砍人,你觉得堂堂护国**师会亲自来行凶吗?东西是他的,但使用者很可能是别人,据我所知,他有一个徒弟,同为阴阳法师,自然可以使用盛阳珠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是其他国家的阴阳法师呢”风一雷还是不愿意相信。

    项北冷笑,带有嘲笑的冷笑。

    风一雷叹口气:“是的,其他国家的阴阳法师,不可能潜入到红叶城还不被发现。作为王城的卫城,这里防守是很严密的。可是他没有理由这么做啊,我弟弟是这红叶城的城卫首领,守护着红叶城,更守护着王城,杀死他对国家有何益处?”

    项北受不了这货,见到真人才发现,他写的这主角已经白痴到极限,怪不得会写不下去断更呢,看来不怨自己,这样的主角的确没前途。

    他告诉风一雷,杀人为什么要对国家有益处?对凶手有益处就好了。而且他弟弟被杀,也许正因为是对国家太过忠诚。

    “您的意思是……”风一雷不敢想下去,这货还不是笨的太吓人,经项北提醒,立刻想到这其中可能有更可怕的阴谋,而绝不是私人仇怨行凶。

    项北抬手打断风一雷说:“目前一切都是猜测,真相还需慢慢追查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感谢先生,先生可否随我回府,也好帮我查清真相,一刀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项北装作为难:“你知道我很忙的,我还要去找那个观星所测之璞玉奇材呢。”

    风一雷说:“我可以帮先生一起找,我风家人手众多,一定更容易找到。”

    项北看似勉为其难的点头:“好吧,谁让我乐于助人呢,就跟你走一趟,不过我要带上我小徒弟。”

    风一雷大喜:“先生高徒,自是上宾,欢迎之至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行了,先吃饭!有点饿呢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