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章 将军府
    项北说着,喊来小粒粒跟她父亲共同用餐,顺便说了要带小粒粒走的事情。

    小粒粒父亲很犹豫,直到旁边风一雷跟他保证,去了风家小粒粒绝对不会受到欺负。

    “风家?天龙国只有一个风家,乃是国王御赐之姓,难道您是……”小粒粒父亲虽然询问,但已是满脸震惊。

    风一雷取出令牌给他展示,告诉他自己父亲正是天龙国神武将军,自己是龙卫统领,问他到底愿不愿意让小粒粒跟她师傅走?

    “愿意,当然愿意。风家守候天龙,受百姓爱戴,我怎么会不愿意,这是小粒粒的福气”这位父亲说的满脸激动,当即作势要拜。

    风一雷将他拉住:“不必如此,只要项先生高兴,他可以带任何人去我家,我必上宾相待。”

    项北插话:“风一雷我跟你讲啊,别以为摆出身份这顿酒钱就不用付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那么想”风一雷委屈,自己还不至于靠身份地位去吃霸王餐。

    小粒粒则问项北:“师傅,你这么厉害会不会教我武功呢?”

    教武功什么鬼?项北告诉她,他们这一脉,只修文不习武,他们的口号是教化天下,不是打遍天下。

    风一雷说不对啊,传说中项南大师文武双全,不但智慧过人,还是五行通天法师。

    项北拍拍风一雷肩膀:“你自己都说那是传说了,传说总是不靠谱的,越传越邪乎。什么五行通天法师,我师傅倒是有想过当法师,但根本木有法师天赋,他这辈子,就一张嘴混饭吃,别想太多。”

    同时他告诉小粒粒也甭失望,真想学打架的本事,她风叔叔家里有的是人能教她。

    风一雷说是,到时候她想学什么尽管说,自己家高手有的是,就连法师也有,不过都是最普通的一行法师,连个双行法师都没有,法师不喜欢他们家,花钱都很难雇到。

    小粒粒说自己就要当法师,最厉害的五行法师。

    这货真有志气,希望她能做到吧。

    项北在自己书第一章就设定过,法师全称驭法师,简称法师。这世界里,最多的是行法法师,通常掌握五行中的一行或双行之力,能同时掌握三行就是天才,如果四行就是超级天才,五行皆通,天才的没边了。

    除了行法法师,还有阴阳法师跟炼身法师等等,但都是稀罕物,一般人学不来,当然也不是说多厉害,只是少而已。

    他当初就这么设定的,应该不会出意外,不能自己来到这里就变了,那找谁说理去。

    吃完饭又消化休息了一会儿,眼看傍晚了,三人才上路。

    天龙城是王城,而红叶城是王城的卫城,所以离得不远,骑乘红斑马,两个时辰便到,如果骑乘白斑马,那就得三个时辰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差距,弯梁摩托车跟五菱宏光的差距。幸亏风一雷是大户人家,有条件骑好马。

    怀里搂着小粒粒,项北问她是不是第一次骑马?

    小粒粒说是,说如果没有师傅,不知道啥时候才能体验骑马呢?

    项北告诉她,其实自己也是第一次骑马,要感谢风财主才对,马是人家的。

    旁边风一雷听得苦笑:“先生就不要奚落我了,如果不是生在富贵,我有何德何能,只是运气好而已。先生跟令徒若是喜欢,我风家好马无数,甚至上等金斑马都有好几匹,先生尽管挑选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一定不会客气。对了,你的战兽是什么?你已经是三重气甲的三甲武士,该是有自己的战兽吧,放出来我瞅瞅。”

    项北没话找话,其实风一雷的战兽他比谁都清楚,主角的战兽自然是早安排好的,前三十多章已经出场好几次了。当然他现在也是想亲眼看一看,从小他就爱养小宠物,很期待自己写的战兽到底是个什么威风凛凛的样子。

    风一雷回答自己现在的战兽是霹雳虎,说完一声虎啸响彻,一道蓝色的影子从风一雷身上蹿了出来。

    蓝色的霹雳虎在空中张嘴突出一道闪电,做了个汇报表演之后又急急忙忙的回到了风一雷身上,跟赶着吃饭一样。

    小粒粒吓得紧紧躲在项北怀中,而项北则是对风一雷刚刚的表演加以赞扬:“不错,虽然三级上品的霹雳虎差那么点事儿,但你的兽笼不错,出兽速度很快。”

    兽笼在他书第一章也有说过,就是炼器法师做的一种小玩意儿,用法师的法力或者武者的玄气,封压在自身当中,存放战兽。

    被如此赞赏,风一雷不无骄傲,告诉他那是国王赏赐的器物,自然是好的很。

    这白痴,又开始显示自己的白痴了。项北告诉他,别人给的东西尽量少用,不管对方是谁。需要装备自己去花钱请人炼制就完了,拿人家的干啥,抢来的也比别人送的安全。

    风一雷只是点点头,没有回答,他还无法做到去怀疑自己的国王,风家之人项来忠心。

    就这么边走边聊,到风家之时已是傍晚。

    踏入将军府大门,看到将军府的气派,小粒粒忍不住惊呼一声,同时紧紧攥紧了项北的手,明显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项北问她怎么了,不就是个将军府嘛,怕什么。

    小粒粒回答,这种场面没见过,门口那么多守卫,宅子也是大的不像话。

    项北安慰她:“不要紧张,想想你是谁的徒弟?”

    小粒粒回答:“项北师傅。”

    “对嘛,你师傅是我,我师傅是传说中的项南大师,我师傅是高人,我是高人,高人教出来的也是高人,所以你也是高人。我们只是老高人大高人跟小高人的区别而已。作为高人,要有高人的风范。不管什么场面,在我们眼里都不过微风拂面,明白否?你已经不是酒馆老板家的小丫头,而是高人的徒弟小高人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顿瞎扯,小粒粒瞬间放松下来:“我是高人,我来做客,是让这将军府蓬荜生辉才对。”

    说完挺胸抬头,做出一副目空一切的样子,仿佛一切都看不上,这丫突然自信心爆棚了,真行。

    跟随风一雷来到将军府大殿当中,落座以后,风一雷告诉项北,因为西北白壁山有所战事,虽然冬季规模不大,但只要有战争,他父亲就必须住在王宫当中,随时待命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家里就是他这个长子说了算,只是没想到出了这种事情。他正发愁该如何向父亲禀报调查结果。他问项北该怎么办?

    项北想一下说道:“护国法师的事情还不能说,还得慢慢落实之后再做决定。就只说找到了一处战斗痕迹,尚未查出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依先生所言。”

    风一雷也没有别的办法,他站起身来:“请先生在此处稍等,我命人为先生安排住所。顺便我要去看看二娘,二娘痛失独子,这半月来都是意志消沉,明日再烦扰先生。”

    项北无所谓:“你去忙你的吧,不用管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一雷先行告辞”

    风一雷退出殿外,项北跟小粒粒就开始无聊的吃橘子等着被安排住处。一大一小两位高人,应该会被安排在不错的地方吧。

    风一雷离开之后,找个下人交待一番接待事宜,就往二娘住处行去。可是刚走到半路,一个鬼鬼祟祟的脑袋从廊柱之后露了出来:“哥。”

    “三妹你躲在这里干什么?”风一雷问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