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章 道具
    这女子是风家老三,名字叫风筝。风家这名起的挺没原则,老大叫一雷,老二叫二雷,到了老三这里就跟雷没关系了。

    风筝四下看看,确定无人之后从柱子后面出来:“哥你是要去二娘那边吧?你别去了,二娘刚刚睡着,你就别去打扰了,我刚从那边出来。”

    风一雷叹口气:“二娘也是可怜,就只有二弟这么一个孩子,如今却是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二哥走的好让人伤心。我们必须为他报仇。我知道你去红叶城肯定毫无收获,所以我是来给你提供线索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在一个月前我也遭到了刺杀。我之所以没说,是怕你们担心。我追查了一个月,终于知道凶手的是夜行公会的人。我怀疑这次二哥的死,也是他们干的。”

    “夜行公会?”

    风一雷皱起眉头,这跟他与项北得出的结果有所出入。

    他告诉风筝:“这件事我会继续追查,你早点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哥你也早点休息。”

    风筝离开,风一雷独自坐到石凳之上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另一边项北跟小粒粒已经被安排好了住处,条件很好,的确是上宾的待遇。

    脱下棉袄,招呼小粒粒洗脸睡觉。问小粒粒晚上会不会尿床?

    小粒粒说不会,自己三岁就不尿床了。

    “果然跟为师一样有出息,睡吧,为师还要想点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你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一些杂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师傅也早点休息。”

    小粒粒说完,把被子拉过头顶睡去。而项北则叹了口气嘀咕:“怎么就跑到这里来了,留下苦苦为我攒钱娶媳妇的乡下老父母咋办?关键是来了就来了,还把自己装成什么命道师。接下来怎么装呢,命道之术,我会写不会用啊,那就只能瞎蒙了呗。”

    项北很苦恼,说完脱下自己的棉袄棉裤,然后摸了一把牛仔裤的口袋,想看看有木有带来什么有用的东西。他掏出了一块五的零钱,还有一张明星相片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贾妹妹,你也陪我一起穿越了。”这相片里的人物,正是红遍大江南北的笑星贾玲,项北是人家粉丝。

    项北笑出声来,小粒粒也被吵到,露出个脑袋:“师傅,你怎么了?咦,你手里是什么东西,怎么人跑到纸里去了?”

    项北闻言,故作高深的回答:“这是我的命道之术,这张纸可以测算一些事情,我算到之人,便会显现在这张纸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人是什么人?你为什么算她?”

    “我测算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人,于是她就出现了,叫什么名字我也不知道,也许以后能碰到吧。”

    “有那么美吗?师傅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嗯,别弄坏了啊,以后就指它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看吧,看完睡觉,明天还有的忙呢。”

    项北将相片小心的交给小粒粒,然后继续掏右边的口袋,掏出一副扑克牌。

    项北有些蒙:“我怎么会揣着这东西?这不是跟二狗子上星期斗地主用的吗,怎么还在兜里揣着?不硌得慌啊。”

    正嘀咕着呢,突然他想明白了原因:“妈蛋,我已经一个星期没出过门了,大夏天自己在家就一条大裤衩,根本没穿过裤子,当然不硌得慌。不过为什么就穿着裤子穿越了呢,不应该是裤衩吗?”

    想不通,项北掂着手里的扑克牌,突然似是想到了什么,坏笑起来:“嘿嘿,以后这就是我的法器了,这将是一副引发血案的扑克牌啊。”

    小粒粒也被他手里的扑克吸引了:“师傅这又是什么?怎么里面不是真人了呢?里面的人好奇怪啊。”

    最上面一张是大王,里面画了一个小丑,所以小粒粒会说奇怪。

    项北再次故作高深的告诉她:“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东西,可以用来辅助我命道之术,也可以用来娱乐,改天我教你斗地主。”

    “斗地主是娱乐还是命道术呢?”

    “是娱乐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喜欢,师傅真厉害。”

    小粒粒目前最服的就是自己师傅了,而他这伟大的师傅还在继续掏口袋,希望还能有什么东西带过来。可惜的是,除了一团卫生纸,一个打火机,再也没找出别的,让人有些沮丧。

    把相片拿回来,他让小粒粒睡觉,小孩子要早睡早起。

    小粒粒听话的睡去,项北则拿着相片欣赏着,慢慢jin ru梦中。

    而此时在天龙国王宫之内,肥硕大号的国王躺在洒满花瓣的水池当中。怀中是两名美貌的王妃。

    王妃小手轻轻在国王身上游动,香舌不时在国王胸前触碰,国王却未露出任何惬意的表情。

    在水池一侧,是一席粉色的纱帘,纱帘后面透出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纱帘之后的人正是天龙国的护国**师,一头长发披散,几乎将整个面目遮盖。身上是一件半白半黑的长袍,肩头之上还有一只老鼠正俩爪子抱着花生米啃。它的名号叫做枯荣法师。

    国王一脸郁郁:“我的好国师啊,我这病还能不能治?”

    “回禀我王,您这病非常难以治愈。如果是轻度之疾,那在各位王妃的引逗之下,即使不能完全坚立,也该有所反应,可如今却是丝毫无用。那就证明已是重度不勃,药物恐怕难以再发挥作用。”

    很明显,这国王是阳痿了。

    听到枯荣法师如此说,国王可是着急死了,新召入宫中的两个美人,到现在只能摸摸抱抱,干看不能吃。他问枯荣法师,到底还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法师回答,办法不是没有,但很难。需要寻找世间最为忠烈之女,在其反抗之下强行驾驭,利用这种女子身上的烈性,重唤国王征服之心。然后再配以药物,方可治愈。

    国王听得皱眉:“何等女子在我面前还能反抗,哪有女人不想入我账中得我王宠。难道我要化妆平民,去行那强暴之事?”

    枯荣法师当即否定:“不是,若国王化作平民去行那事,自有人反抗,但我说的是世间最为忠烈之女,一般女人是不行的。所以只有到了国王您的龙帐之内还不愿遵从,宁死不屈,那才是真的刚烈。”

    国王问这种女人有吗?

    枯荣法师说有,但需慢慢寻来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去给我找”国王不想跟他多废话了,直接把这任务给他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