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章 楚怜惜
    枯荣法师却说不行,自己一个九元法师,不能随意jin ru他国境内,寻找不便,需派别人去寻才可。而这个人一定要信得过才行,至少不会大嘴巴那种。

    国王问他谁才合适?

    他推荐说:“不如派出龙卫首领风一雷前往,风家之人项来忠诚可靠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吧,他家半月前刚死了人,天旗将军如今不能回家我已是不忍,再将风一雷调走,风家岂不没了主事之人,这绝对不行”

    “可此事必须要选信得过之人,风家之人最为稳妥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只有风家三丫头了,她武力不错,而且尚无官职,封她个龙卫副首领,让她去吧。女人办这种事更加靠谱,风一雷一个尚未婚娶的大小伙子,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国王说完,枯荣法师刚想反驳,国王却说:“就这么定了,你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枯荣法师暗自摇摇头,告退而去。其实他更想让风一雷去,不过还好,风筝也是他心中的一个人选。

    看枯荣离去,国王摆摆手,让身后侍女退下,让两名王妃也离开。

    从池中走出,取一毛毯遮挡春光之后,神经病似的在没有他人的房间中问了一句:“怜惜,如今之事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一个女人从一扇门后踏出,此人名叫楚怜惜,是国王最小的妹妹,二人关系极好。

    楚怜惜轻笑一声问:“哥您说的是您的病?还是枯荣法师?”

    “明知故问,自是后者。”国王故意装作不高兴。

    楚怜惜想了想之后回答:“已信不过,明知风家如今多事之秋,他还要把风一雷支走去干这种无聊的事情。您不同意风一雷前往,他也还是要风家之人去才行,居心不良。至少对风家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国王点头同意:“这家伙看我长的胖就真把我当蠢猪了。堂堂国家,我岂会儿戏。风家守护天龙国已是百年,而他只是外来投靠之士。孰轻孰重,我分的清楚。让堂堂龙卫首领去给我找女人,真当我是昏庸的败国之君吗?”

    楚怜惜说对于枯荣要多加监视,他明显有针对风家之意。如今各国蠢蠢欲动,风家若是疲惫,则天龙危矣。

    国王道的确如此,风家不能被削弱,而要加强其在国家的地位。

    说道此处,他突然想起什么“不如我王室与风家联姻,我将你赐婚风家如何?风家老将军或是风一雷,你选一个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翻个白眼,说哪个都不想选?让他去赐那些公主吧,不少小妮子等着嫁人呢。

    “王妹,你如今已二十有三,别家女孩搁你这年纪,孩子都几岁了,你这终身之事不能再拖。”国王很是为自己妹妹操心。

    楚怜惜告诉他:“我的事情不用你管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明日便下喻,你去风家择夫,这次你必须给我选一个。你不要任性,这不光是你的事情,还关系我王室安危,风家实在太强了,我信赖他们,但也恐惧他们。”

    这国王很有危机意识,楚怜惜也听明白了:“大哥你这是让我去风家进行监视。我可以答应,此事交给别人我也不放心。但择夫之事,你别给我加以期限,也许风家之人我哪个都看不上。要真的联姻你选别人,风一雷还是很被你那些女儿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国王叹口气,问她什么时候能对自己婚姻积极些?

    楚怜惜不悦“你怎么跟母亲大人一样呢?我很积极的在寻找钟意之人,只是难找而已。而且我年龄也不大啊,人生百年,我才刚过二十三,干嘛着急把自己兑出去。好了,没其他事情,我先去休息了,你也早些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可能还觉得自己是个宝宝呢,说完离去回寝。

    一夜很快过去,项北绝对是那种到了哪都可以睡得很香的没心没肺之人。早上醒来发现,连小孩子都比他早醒了。

    看项北醒来,小粒粒跑到他床边:“师傅,我跟你讲个事情,你不要骂我啊,这将军府的早食太好吃了,所以我没等师傅,就自己先吃了。”

    项北撇嘴:“我当是什么事呢,吃就吃呗,等我干啥,我经常一觉睡到晌午呢,等我岂不饿死。”

    这里的小孩子实在尊师重道,连吃饭都要等师傅。这让项北有些不习惯。

    听他不在乎,小粒粒松了口气:“师傅您真好,您也快点洗漱用餐吧,风先生已经在茶室等您好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早就等我,看来是要告诉我新线索啊。不吃了,我特讨厌吃早饭。”

    说完,项北推门出来,往茶室行去。

    小粒粒在后面跟上:“师傅您先洗把脸吧,您不会也讨厌洗脸吧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洗脸比吃饭还让人讨厌。一会儿再说吧,老风又不是外人,不用那么讲究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项北来到茶室,风一雷立刻起身:“先生夜晚睡得可好?”

    “嗯,挺好,不过你就别一口一个先生了。我比你虚长一岁,喊声哥你不亏,这样显得亲近。”

    “一刀荣幸之至,大哥请坐。”

    项北坐下问他今天这么早来干啥,是有什么新线索吗?

    风一雷说:“大哥果然妙算,的确有新线索相告。昨夜我去探望二娘之时,被三妹风筝拦下,她告诉我,月前曾遭到夜行公会的刺杀,怀疑此次二弟遇难,也是夜行公会所为。”

    项北拿起个橘子,一边吃一边问他:“你妹妹遇刺之时,对方就报出了名号吗?”

    风一雷说不是,说行凶者是她妹妹自己追查出来的。

    项北了然了,告诉他说:“你妹妹能追查到夜行公会,说明夜行公会作案水平不怎么样。可你弟弟死亡的现场,除了必须碰撞才能发挥作用的盛阳珠所留痕迹,现场几乎找不到任何线索,绝对不是夜行公会那种水平的人可以做到的,这两起案件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所言极是,我怎么没想到,可接下来我该如何做?”风一雷又苦恼了,好不容易有点线索还用不上。

    项北指点道:“接下来你就按你妹妹提供的线索,一口咬定是夜行公会杀了你弟弟,并派人出去大肆追捕夜行公会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又是为何?”风一雷蒙了,不明白项北什么意思,一边说不是他们干的,一边还要咬定是他们干的。

    项北只好耐心解释:“只有你做出了错误的判断,真正的凶手才能放心接着搞事情。事情绝对不是杀死你二弟那么简单,我们接下来要研究的,是枯荣有没有推荐人选,去顶替你弟弟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风一雷点头:“我明白大哥的意思了,我这就去办。”

    说着,风一雷起身就要离去,而就在此时,突然外面响起一声喊叫:“风家迎谕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