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章 不跪
    风一雷停了下来,告诉项北是王宫总管前来传达王谕。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听听说什么?

    “那走吧,反正也没事干。”

    项北没拒绝,跟风一雷一起来到前殿,发现除了王宫内的总管,还有两个女人,漂亮的女人,正是楚怜惜跟一位公主,这就跟来了。

    风一雷跪地:“风一雷恭迎王谕,参见上公主与公主。”

    上公主是什么鬼?项北好奇,自己书里写过楚怜惜,但没写过这称呼啊。想了一下恍然大悟,应该国王的妹妹也叫公主,只是为了跟普通公主区分,所以叫上公主。这意思就是指上一茬公主?想到这个解释很可能,项北忍不住笑出声来,直到发现所有人都在看他。

    拉链开了吗?自己有什么好看的?项北有些懵。

    风一雷轻轻拉他一下提醒:“大哥,跪下。”

    王宫总管也是大怒:“大胆草民,你是何人?见了上公主与公主胆敢不跪,而且还是迎接王喻之时,见王喻如见国主不懂吗?来人给我将他拿下。”

    一群士兵向项北冲来,这时候项北身边小粒粒突然勇敢站起来,挡在他面前:“不准抓我师傅。”

    项北感动死了,这小徒弟没白疼。可是她的阻挡自是无效,很快被士兵拉开。

    项北从桌上抄起茶壶,直接拍到了士兵脑袋上:“不准碰我徒弟。”

    拉小粒粒的士兵被砸开,这一招是他最擅长的,其实他也不光读过小学,还读过一年初中,初中一年里就喜欢抄板砖跟人打架,所以被开除了。那时候他品格还没这么高尚。

    看项北动手,所有士兵抽出刀来,刚准备把他砍了,地上风一雷突然起身挡在他的身前。

    气甲出现,所有刀兵砍在他身上被弹飞出去。

    看风一雷如此,总管大吼:“你风家要造反吗?”

    风一雷还没解释,那位上公主楚怜惜开口了:“给我一个你们蔑视王室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风一雷恭敬的告诉楚怜惜:“并非蔑视,项大哥是我邀请而来,我不能让他受到伤害,方才出手,实为不得已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目光转向项北:“那你来给我个不跪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项北一副懒得理她的样子,问小粒粒:“刚刚你是不是也跪了?”

    小粒粒害怕的点头,貌似自己的师傅挺生气。

    项北告诉她:“你记住,我天涯一脉,只可跪天跪地跪父母跪师傅,甚至大街上跪着玩也可以。但绝不能跪权势,跪压迫。天铸之钢,宁折不弯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”小粒粒此时纠结也害怕,想说什么,看了眼师傅没敢说。最终鼓起勇气,抬起头来面对楚怜惜,掷地有声的告诉她:“我来替师傅回答上公主的问题,天涯一脉不跪权贵,国王来了也不跪,没有别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项北态度极是强硬,楚怜惜皱眉问他:“天涯一脉?你们与项南大师是何关系?”

    小粒粒回答:“那是师爷爷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我天龙王室祖上,是得大师点拨才能夺取政权,建立天龙国。大师恩情不忘,两位不必下跪。莫总管,宣读你的王谕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”总管不爽的看项北一眼,继续干他的活。下跪风波就这么解决了。

    总管宣读道:“天龙王诏,神武大将军为国操劳,守护国家安宁。功德之高,已非钱财所能赏赐。为使风家长兴,今指婚云平公主下嫁将军长子风一雷为妻,待风家七七日治丧过后,择喜日完婚。另有怜惜上公主即日入住风家,待择夫而嫁。谕毕。”

    风家人叩首,风一雷接过王谕谢恩起身。

    总管指着跟楚怜惜一起来的公主:“这位就是云平公主,今日留在你风家,你们好好认识一下,晚上记得把公主送回宫内,未完婚之前,公主还不能住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风一雷点头:“我明白,送总管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送了,记得上公主长住风家,一定要照顾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总管看向项北:“这位先生,希望你记住一句话,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。”

    项北非常不屑:“没事了就赶紧滚吧,你说是就是,我说不是就不是,咬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总管气结,甩袖而去。

    风一雷一脸郁闷:“大哥,你这样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去照顾你家公主吧,我的事情我自己有数。话说你小子运气真好,躺着也能娶媳妇儿,哈哈。”

    调笑一句,项北拉着小粒粒离开,留下他自己郁闷去吧。项北敢肯定,风一雷不一定不喜欢云平公主,但一定不喜欢被赐婚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住的园子,小粒粒看看身后没人,就问项北:“师傅,当年师爷爷怎么帮助过天龙王室?”

    项北坐到石凳上,告诉小粒粒:“你别听那上公主瞎扯,没有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为什么要瞎扯来帮我们?”

    “她不是帮我们,她是给风家面子。如今天下不安,各国蠢蠢欲动,王室还得倚靠风家。风一雷是除风天旗以外风家最重要的人之一,而我们又是他的客人。上公主绝不会因为这点事情跟风家伤了和气,所以随便瞎扯给自己找个台阶下了,这妞很聪明,要多加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怪不得师傅你有恃无恐呢。我都快吓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吓死了还敢出来维护师傅,小丫头很不错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必须做的,一日为师终身为父,我决不允许有人对我师傅不敬。”

    看小粒粒认真的样子,项北心中很是触动。原来在小丫头心里,他俩师徒情分已经这么深。

    师徒二人聊了一会儿,突然一个侍女来到花园:“项先生,上公主想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马上就到”项北想不明白这丫见自己干什么。但还是答应马上就过去,人家是上公主,来请自己而不是来命令自己,这点面子得给。

    让小粒粒自己玩,项北跟着侍女往楚怜惜房间而去。让他没想到的是,楚怜惜竟然就住他隔壁的院子,这风一雷也太会安排了吧。

    来到上公主的房间,上公主立刻让所有下人都退了下去,还把房门关上了,项北感觉这情况不对啊。

    他小心的问道:“漂亮的上公主,你不会打算私下教训我吧,我知道你是个高手,我干不过你。”

    作为创造这个人物的作者,项北对楚怜惜的设定,还是记得挺清楚的。

    他记得楚怜惜很聪明,还是个法师。至于什么法师,还没来得及写太监了。但不管什么法师,都比自己能打。

    上公主笑起来:“你是我见过最不怕死的。不过你放心,我不会对你动手,那没有任何意义,我只是想了解你一下,比如你怎么认识的风一雷?又怎么让他对你如此信赖?希望你能理解,风家对天龙国很重要,不能有一点差池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找我谈这个啊”听到就这点事儿,项北放下心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