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章 治疗之法
    自顾自的坐下之后,项北告诉楚怜惜,自己跟风一雷认识只不过一天而已。在红叶城一见如故,没有别的原因,别瞎猜。

    “希望你说的是真话。”楚怜惜保持怀疑。

    项北举起手来:“我发誓,保证是,你可以去找一雷老弟求证。你还有别的事情吗?没有就不聊了,我不习惯跟女人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这又是为何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长年在天涯海角独处,没见过多少女人,跟女人说话会害羞,害羞就会被笑话,而我不喜欢被笑话,我只喜欢笑话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点咱俩倒是很像,我也喜欢笑话别人,比如笑话我那位国王哥哥太过肥胖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改天如果见到他,我跟你一起笑他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的确有意思,既然这样,我再跟你分享一个他值得笑的地方。我那哥哥最近有些房事困难,不举。”

    项北愣了一下子,怎么这事她也跟自己说?但很快明白上公主的意思:“你是想替国王问问,我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医治对吧?因为传说中我师傅医术高明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承认就是如此,毕竟是亲哥哥,这方面不行,自己当然替他着急。

    项北告诉她这事儿好办,首先减肥运动,增强体质。然后别整天想着跟女人行房,都硬不起来了还天天抱着美女不放。另外每天再进行一些适当的私处按摩,然后自己再给他开点药,慢慢就能好起来,国王这年龄没问题。

    这还真不是项北吹牛,估计就算传说中的他师傅来了也治不好这病,但项北能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,首先作为一个作者,通常涉猎广泛,什么乱七八糟的都喜欢研究。其次是作为一个男人,总想着自己那方面强横无比,所以总在找壮硕其能为之物,结果搜来搜去,怎么壮阳没找到,却跳出了治这个病的广告。虽然他很穷,但好奇害死猫,觉得能治这病的药,一定有增大增强效果,毕竟连瘪下去不动弹的都能鼓起来,正常人用了岂不是‘如日中天’,所以他还是付费学习了一下,没想到真用上了。

    楚怜惜听到真的有方法,当即大喜:“真的就这么简单吗?”

    “这简单吗?又吃药又按摩的,还得节制**,更可怕的是还得减肥,减肥是多么痛不欲生的事情啊,这能叫简单?恐怕再没这么麻烦的治疗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听着有些难了,先生快告诉我药方,我这就去让人取来,也好先生炼制成丹”楚怜惜有些着急。

    项北只好告诉她:“我是文化人,不会炼丹。我的药也不在丹草之列,你命人找来之后煎服即可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唰唰写下药方递给上公主,并特别叮嘱:“这最后一种找到之后拿来给我,多多益善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看了看说:“黄烟吗?我倒是认识,只是一种杂草而已,也能入药吗?”

    项北实话实说:“不能,这不是给国王用的,是我自己要用的。”

    此时他就是想抽根烟了,貌似这个世界还没人知道这黄烟有这作用。

    楚怜惜了然,收起药方:“原来如此,我一定为先生多找一些。不过敢问先生,按摩又该如何来做,是一种武技吗?”

    这可把项北愁死了,该如何解释?能解释也没法演示啊。总不能现场演示吧,那成了耍流氓了。

    想了半天,他告诉楚怜惜:“是一种特殊的按压抚摸的手法,这让我实在……我总不能亲自上手吧,那事我干不来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脸红了:“先生我明白了,我会请示国王,让一位王妃前来与先生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学?我岂不是亵渎王妃,我教授完毕,也该被偷偷干掉了。我不相信国王会允许我继续活着。你先试试其他方法,不行再配以按摩手法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”楚怜惜同意,貌似她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。而项北感觉自己简直就是在调戏。他祈祷国王这病能吃点药就好,可别真到了需要按摩的境地,那就不好玩了。

    项北问楚怜惜还有别的事情吗?没有的话自己要撤了。

    楚怜惜想了想:“今日难得与先生高人见面,我要请教的事情自然不少,还希望先生多给些时间。”

    项北告诉她,他们俩见面一点都不难得,因为以后在这风家就是邻居了,别说难得,恐怕要抬头不见低头见。

    楚怜惜轻笑:“先生幽默,其实是我自己要求来这边住的,对于项南大师的高徒,我真的有很多好奇。”

    项北让她别好奇,自己一个普通人而已,没那么玄乎。

    他告诉楚怜惜:“你不是来择夫的嘛,我看你还是把心思多放在风家男人身上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摇头:“风家人我都认识,并无兴趣。以先生的聪明,早该想到我来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项北点头承认,这丫就是来监视风家的,择夫那是鬼话。

    楚怜惜说:“还望先生不要再以择夫之事取笑与我,好像我多么着急嫁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项北答应,以后不提这事儿。

    “谢谢先生,不如我们一起去园子里坐坐吧,顺便偷窥我那云平侄女跟风一雷情事进展如何,这样我们也可以一起取笑他们,岂不好玩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,那就走。”这事儿项北还真挺有兴趣,他就是恶趣味比较多。

    就这样,项北跟楚怜惜结成了偷窥同盟,一起去找云平公主与风一雷的身影。有点不道德,不够高尚,但的确很有意思。

    在路上,楚怜惜说:“你不是跟女人一起会害羞嘛,我怎么没发现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上公主你不够漂亮,所以我生不出邪念。不做贼心虚,也就没有那种表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滚蛋,要别人敢这么说早死了。”任哪个女人听到这话都得直接发飙。

    项北问自己为什么特殊啊?

    “因为你丑,我同情你,所以不杀你,哈哈。”

    这就给他把话还回来了,项北觉得这丫还真是挺难对付。自己当初干嘛要把她写成一个聪明人,写成个笨蛋就没这苦恼了。

    而这时楚怜惜似是发现了什么,把项北拉住说:“往这边,我感受到这边有脚步。”

    “感受?不应该是听到嘛。”项北好奇。

    “你弱了,我是经过大地的反馈,感受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土行法师吗?”项北问道。

    楚怜惜只是神秘的笑了笑,没有回答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