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章 投缘混熟
    跟着楚怜惜,果然很快就看到了风一雷跟云平公主的身影。而让他们俩没想到的是,看热闹的不光他们,小粒粒早就趴在一块石头上在偷窥了。

    项北捡起块小石子,扔到小粒粒撅着的小屁股上。

    小粒粒回过头,看到是自己师傅,吐了吐小舌头。

    二人也摸过去,跟小粒粒趴在一起。前方云平公主跟风一雷正在边走边聊:“公主,为什么我以前去宫中从没见过你?”

    云平公主回答:“你别叫我公主,我叫楚云,你叫我小云就行,否则以后我们怎么一起生活啊。”

    风一雷笑笑,并未回答,看的出来,此时他陪着公主,更像是在做任务。

    看到如此情景,项北说:“这云平公主看起来对我兄弟蛮有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翻个白眼:“废话,风一雷是王城十大杰出青年之首,哪个姑娘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你呢,怎么不考虑这小伙?”项北问道。

    楚怜惜想想说:“因为排除长相跟武力,其实他很普通。而我最不看重的就是这两样,我喜欢想法多的人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刚说完,小粒粒转过头:“上公主你是要给我做师母吗?我师傅想法就很多。”

    尴尬,大写的尴尬,项北只能告诉楚怜惜,童言无忌。

    楚怜惜倒是不在乎,摸摸小粒粒脑袋,看起来蛮喜欢这丫头。还问小粒粒:“你给我也当徒弟,我教你成为法师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当然好啊,谢谢师母”小粒粒很兴奋。

    项北问小粒粒怎么还喊师母,也是师傅才对。母的师傅不是师母,师傅娶了老婆才叫师母。

    “那我女师傅有了丈夫该叫什么呢?师公吗?”小粒粒挺爱提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师公”项北当即否定,不过这个问题他还真不知道,他问楚怜惜该怎么叫?

    楚怜惜也是摇头,说她师傅虽然是女的,但还未嫁人,所以没碰到过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他们仨被就这样被师傅的丈夫叫什么愁住了,等再回过神来去偷窥风一雷二人的时候,发现那俩人不见了。

    从躲着的地方出来,楚怜惜抱怨:“一定是你们俩被发现,他们躲起来了。这下没得玩了,我去教小粒粒练功去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把小粒粒抱起来往花园外走去,此时项北发现这个上公主还真是没什么王家的臭脾气,挺好相处。

    另一边,风一雷的确察觉到了项北三人的偷窥,他未动声色,装作不知,拉着云平公主往湖边而去。

    在湖边石头上坐下,云平公主问风一雷:“你是不是对我没有什么好感?我发现你跟我说话有些心不在焉。”

    风一雷赶紧否定:“不,不是,你挺好,人很漂亮,而且温柔,跟你在一起很舒服。只是你也知道,我弟弟半月前刚死,现在还在追查凶手。实在没有太多心情去关心别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,对不起,我不该耽误你的时间。我能帮你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已经查出一些消息。我弟弟的死,或是夜行公会所为。如果你不在这里,现在也许我已经命人去抓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快走吧,你先去安排抓捕凶手,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。都怪我,我不该任性跟着跑来。我给你公主令,这样更方便风家行动,你可以去检查除了王宫外的任何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公主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跟我客气,这公主令也用不了几天了。等我嫁给你,公主令就会被王宫收回,现在不用白不用。”

    云平公主看来已经认定了风一雷就是她的男人,二人前去集结队伍,搜捕夜行公会的背锅侠。

    他们的搜捕行动,很快就在一定范围内传播开来。王城竖六号街,枯荣法师的府邸就在此处。

    一个跟枯荣法师同样服饰,半白半黑长袍打扮的年轻人,走入一个光明与黑暗不断交替的密室当中。这个年轻人名字叫蜘蛛。

    枯荣法师正在此处练功,蜘蛛走上前来:“师傅,拒最新消息,风家认定杀死风二刀的凶手是夜行公会,已经派人前去追捕。”

    “哦,他们为什么认定是夜行公会所为,理由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据说是因为风家三小姐曾经被夜行公会刺杀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这样最好。我们可以开始下一步行动了。我们先把红叶城拿下再说。风二刀的位置必须由我们的人顶替。本来这个位置,风天旗准备交给他的女儿,但在我设计之下,现在国王已经把他女儿另行任命,干无聊的事情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高明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去谋相府一趟,让宋智那老家伙明日在国王面前配合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”

    蜘蛛退出密室。

    谋相就是跟宰相一样的位置,这些落后的地方就这么叫。

    这位大反派如项北所想,知道风一雷已经认定了凶手之后就放下心来,开始了下一步行动。

    而将军府内,项北逛了一大圈,好好研究了一下这座府邸,才回了自己住处。回去的时候,小粒粒也已经回去了。

    小粒粒跑上来:“师傅,我告诉你一个我女师傅不让我说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啊?”项北随口问着坐下。

    小粒粒回答:“我女师傅原来是五行法师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,这么猛”项北有些没想到。

    他问小粒粒,楚怜惜真的不让她说?

    小粒粒笑起来:“没有,是女师傅教我这么说的,她说她要显得低调,却又想在低调中显摆,所以就让我说成是她不让我说出去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,这都行”项北发现自己找到了一个跟自己同样不要脸的人,这一点书里之前没写过。对于楚怜惜,前三十二章出现的很少,没多少内容。

    二人正说着,院子里响起楚怜惜的声音:“你们好啊,我来跟你们搭伙了,我做了糕点你们尝尝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进来,把一个食盒放在桌子上,打开以后是各种各样的点心。

    项北问小粒粒:“你相信是她做的吗?”

    小粒粒抓起一块塞进嘴里:“信,我女师傅从不说谎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大喜:“小粒粒真乖”说完看向项北问道:“我会做点心很奇怪吗?我还会女红呢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