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章 风筝的苦恼
    项北听不下去,这丫吹牛不上税。问她怎么吃饭都不老实,到处乱跑个啥?

    “我是有事情来跟你商量。”楚怜惜严肃起来:“你那兄弟很草率啊,就凭风筝遭到过夜行公会的暗杀,就判定这次风二刀的死,也是夜行公会所为,你不觉得不靠谱吗?”

    项北问有什么不靠谱,明明很靠谱。

    楚怜惜没回答他的话,继续说:“还有一点,在风二雷死了以后,风筝原本应该是代替他的最佳人选,可如今这重要关头,却被派去为国王寻找世间最烈女子了,你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国王哥干的,别说你不是早就知道。对不对你去问他,找我干啥。还有啊,世间最烈女子是什么鬼?”

    “就是为我哥治疗那种病,听枯荣法师说,利用最烈女子的烈性,可以让国王重振雄风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给你治病的方法了嘛,干嘛还要去找。”

    “双保险啊,谁知道你的方法管不管用。你看起来就是个江湖骗子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只是开玩笑而已,风筝一大早就被喊进宫里了,那时候楚怜惜也刚刚在来风家的路上,项北还没能给她药方。等他的药方给了,楚怜惜派人送到宫中,风筝那边也早被安排完任务了。

    被说成江湖骗子,项北不乐意,告诉她:“我乃高人,我的药方怎么会不管用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说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风筝的事情,问他真不觉得有些怪异吗?不觉得这个时间很巧吗?

    项北不屑:“这么简单的事情还用说的这么委婉?你不就是想说,红叶城的守卫原本是风筝来干,现在她却被人故意废了。画个重点,是有人故意而为。不就这些吗?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还有什么,这就是我想问你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问我干啥?我只会等,等结果自己送上门。”

    “等?”楚怜惜皱起眉头,想了一下之后突然明白过来:“懂了,风一雷不是草率,是故意让夜行公会来顶替罪名,好让敌人安心捣乱。这绝对不是他的主意,他没这脑筋,是你指使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要不你以为我来风家干啥。我告诉你啊,既然是护国**师把风筝支走,那他的嫌疑就最大。然后他有没有同党呢?就凭他自己,话语权还胜不过风将军。所以这么做的关键就是找同党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晚上你随我进宫一趟吧,你跟国王说明白点,可别让敌人真的占据了红叶城守卫统领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不,让他占,随便占,不让他得逞,我们怎么知道他们到底要干什么,阴谋到底有多大,我们暂时的任务是观察。不对啊,我跟你说这些干啥?万一你也是敌人的同党呢。这么敏感的时候跑风家来,奸细的嫌疑很大,小粒粒你说对不对?”

    小粒粒摇头:“不对,女师傅那么漂亮,不可能是奸细。”

    “切,喜新厌旧的家伙,你也是奸细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搂过小粒粒:“我可是上公主,有做奸细的可能吗?他们拿什么能买通我?我们有理由怀疑你项北才是敌国奸细。以前就没听过你这人,现在突然冒出来,嫌疑很大,而且最重要的是,还那么丑。”

    一场互相抹黑开始了。

    小粒粒趴到桌子上,吃着点心看看这边,再看看那边,突然说了一句:“既然你们互相怀疑,那就结为夫妻,盯住对方。”

    尴尬,老写的尴尬,俩人终于消停,命下人赶紧取来饭菜,吃东西是可以化解尴尬的。

    吃着饭,突然一个下人进来禀报:“项先生,我家小姐想见您。”

    项北问道:“是风家三小姐吧,请她进来,这是她家,她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“是”侍女答应着转身退出去,很快风筝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此时的风筝一身女士的盔甲,进来之后立刻对楚怜惜施礼:“没想到上公主在此,风筝见过上公主,见过项先生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说:“风三小姐免礼,看小姐这打扮,是刚从王宫回来吧?”

    风筝回答:“正是,我一早便被唤去宫内,得国王厚爱,封我为龙卫副统领,现在刚刚回来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问她:“你一回来就往项先生住处而来,恐怕是有重要事情要与先生商议吧?”

    风筝一阵犹豫,很快否定道:“我并没有什么事情要与先生商议。只是先生昨夜来我风家之时已晚,未能拜见,今日早起我又被唤入宫去,无暇前来。现在终于有了时间,便赶紧来见过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这样吗?”楚怜惜憋着坏笑:“我看你恐怕是因为国王刚刚给你的任务而纠结,所以来找项先生请教躲避之法。只是看我在这里不敢说了吧?”

    风筝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这正是她来的目的。

    项北告诉她:“你的任务我们知道,你肯定不想去执行那种无聊的任务,这可以理解。你坐吧,我们慢慢说,这里都是自己人,不用避讳,上公主不会打你小报告的。”

    风筝看向楚怜惜,楚怜惜亲自给她搬个凳子,告诉她:“这姓项的说的没错,你不用避讳我。坐吧,我们一起帮你想想主意。”

    风筝有些不适应,平时高高在上吧上公主私下里竟如此平易近人。

    她解下战甲佩剑,坐到椅子上说:“我的确不想去执行那种任务,可王命难为,我……

    风筝很委屈,项北跟楚怜惜一起笑了,典型是看别人笑话的毛病犯了。

    笑过之后,项北告诉她:“你不去就躲起来,找个易容师给你换个容貌在家里不出门就是。我已经给了国王治病的方子,而且一定能治好,等他病好了,你这任务自然就取消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可以吗?”风筝很担心。

    项北拍胸脯保证:“可以的,相信我。对了,你进宫去以后,他们有没有让命道师告诉你,该到哪去找那个所谓的世间最烈女子?”

    风筝不知道项北为什么这么问,如实回答说有,命道师告诉她,这种女人要到天龙国东面的蓝海国才能找到。

    “蓝海国”念叨着这个地方,项北开始考虑这命道师给出的地点,有没有其它目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