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章 交锋枯荣(下)
    枯荣明显慌了一下,但很快镇定下来:“胡说八道,盛阳珠乃我阴阳法师之物,而风二雷是被刀剑所杀,我没听过用刀的法师。你能通过墙上一处痕迹,就判定是盛阳珠所留,这简直是无稽之谈,也许是锤子敲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”项北大笑出声:“国师你慌了,也傻了。风二雷之死虽已公布,但死状如何,国师去看过吗?为什么知道是被刀剑所杀?还有,我并未说痕迹是在墙上发现的,国师又如何知道?这岂不是对现场一清二楚?”

    国师愣了一下子,很快反应过来自己被骗了,但还是说道:“先生休要乱说,我只是凭思猜测,觉得应该就是那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但要不让我乱说,还希望国师也不要在上公主面前乱说什么才好,我们安安稳稳的各奔前程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好,成交”枯荣也是干脆,说完取出一面阴阳护镜递给项北:“本来我只想带你去取一件次品,但如今我觉得也许我们的友谊可以更近一些,所以我把随身佩戴的护镜赠与先生。另外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枯荣法师取出一个小木箱:“此中有金币百枚,今日与先生一见如故,这些钱财就赠与先生吧。”

    项北并没有接过木箱,而是问他:“国师你应该另有他意才对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,先生既然已得上公主欢心,而怜惜上公主又是国王最为亲近之人,也许我们以后还能有所合作。先生聪明人,不用我说透吧?”

    “不,你必须说透,否则这钱我不好拿。”

    枯荣法师想了想:“那好吧,先生接近上公主,无非是为了钱财与美色,如若先生跟我合作,我保先生这一切都唾手可得。先生应该很清楚,以你的身份,就算被上公主爱慕,也不可能结为连好。最后只是一个见不得光的男宠而已,只是上公主的一个玩物,纵然有钱又有何用?可是倘若天龙国被敌国所破,而先生又有为新权出力,那先生自然能够加官晋候,到时候钱财美色算的什么,就连这位上公主,也只配做先生奴隶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新权?”项北重复此二字。

    枯荣点头:“对,我真实身份,乃是蓝海国国王的师傅。投靠天龙,为的就是颠覆天龙,收天龙国土进我蓝海之境。相信我,就快要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项北装模作样,久久未语。

    “先生可是还有什么忧虑?”枯荣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你们如今做到什么地步了,才能判断要不要加入你们。我不想没有任何了解就去赌。”

    “不,这不能告诉先生,因为关系到太多人。希望先生你好好考虑一下,愿意加入最好,若是不愿意,先生就只能离开这个世界了。相信我,如果我有危险,我也能轻易让你消失。”

    项北点头:“明白,看来我已经没得选择,你现在就会对我加以控制。以后只要我表现出任何违你之意,我都会立刻死亡。山野之人,怎么能与国师相斗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,那就把我的阴阳玉带在身上吧,通过此物,我可以随时夺你性命。”

    枯荣解开项北的衣服,将一枚黑白两色的玉牌,置于其胸口之上,玉牌慢慢融入胸口肌肤之内。

    这丫就是一个可以随时远程引爆的炸弹。

    放置好阴阳玉,他手中射出一枚阴阳符,没入项北的额头之中。这就算搞定了。

    枯荣告诉他:“现在我们是统一战线上的人了,希望我们合作愉快。现在不需要你做什么,需要的时候,我会派人联系你,荣华富贵,就看你的表现。”

    项北向他保证,一定做个识趣之人。

    “很好,我们回去吧”枯荣很高兴又多了一个帮手,在他想来,项北体内有阴阳玉,是绝不敢造次的。项北武力全无,他可以眨眼间用阴阳玉将其弄死。

    回到大堂之内,楚怜惜一个人无聊的等着,看二人回来,立刻起身询问项北拿到阴阳护镜没有?

    项北高兴的说:“当然,国师答应之事,怎么可能不做呢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转身向枯荣道谢,枯荣嘴上客气道:“为上公主效力乃是我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要谢过国师的,改日我命人备上礼项再来见过国师。”

    “上公主不必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送上公主。”

    枯荣一路把二人送出府外。

    等离得法师府远了,楚怜惜伸出脑袋:“怎么样,你不是说只要我配合你演戏,就能查出他的真正身份吗?不会只是占我便宜吧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敢呢”项北取出阴阳护镜扔给楚怜惜:“你看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翻看一下:“不得了,这阴阳护镜极为高级,恐怕枯荣自己也就用这种了,怎么舍得给你?”

    “因为啊,他拉我下水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讲?”

    项北开始从头到尾给她说来,楚怜惜一边听一边嘴里骂骂咧咧,尤其是在说出枯荣真正身份的时候,她更是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直到项北说完,楚怜惜突然愣了一下子:“不对啊,你这笨蛋怎么就能任他将阴阳玉置入体内,那将来我们要抓他之时,你不就成了人质,甚至你连人质都不配当,他会通过阴阳符直接引动阴阳玉将你干死。你不能死啊,不能为了查明真相把你搭进去,可九级**师搞的东西,我们也破解不了啊。一旦乱动,他立刻就能知道。”

    项北笑了,发现这妞还挺关心自己死活。告诉她放心,自己死不了,哪有那么容易死啊,有困难就有解决的办法,凭自己智商没问题。

    楚怜惜受不了他总是吹嘘什么智商,但拿他没办法,也就不再继续这个话题。对他一通夸赞,说他办事很利索,这么快不但查明了真相,而且打进敌人内部了。

    项北说还不够,现在只是确定了一个枯荣而已。那家伙很小心,都控制其生死了还不肯把团伙一起说出来。还要慢慢查,不过也不怕,就像楚怜惜说的,这算已经打入敌人内部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