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章 他是人才
    楚怜惜问他,今日之事要不要告诉风一雷?

    项北摇头说不告诉他,他知道多了恐怕不妥。那丫脑子挺废,万一说多了就麻烦了,谁都不告诉,着急了连这四大护卫都一起灭口算了。

    “滚蛋,不许再开这种玩笑。不过不得不再次表扬你干的好,不但打入敌人内部,貌似还为本上公主增收了,那盒子里是什么?”

    楚怜惜发现了项北手中的木盒,这丫还真是眼尖。

    项北告诉她,这不能给她,这是枯荣给自己的活动经费,经费弄丢了算什么鬼?万一他要让自己办什么花钱的事情呢。

    楚怜惜不耐烦:“别瞎扯了,拿过来,早说了你不能有钱,不拿来本上公主斩了你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的话让护卫们都在偷笑。项北则是挺不服,这又不是她给自己的,这是自己挣来的,凭什么给她?

    楚怜惜眉毛一挑:“不给吗?好。”

    “来人,给我将项北拿下。”这丫来真的了。

    项北赶紧喊停,告诉她大街上就别闹了,给她就是。

    就这样把到手还没捂热的金币递给楚怜惜,可谓心中难过无比。楚怜惜则开始盘算这些钱能买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此时项北则突然想起一个问题:“你说那枯荣是把身上东西放在哪里的?我就看到这盒子突然就出现在了他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法师的本事,你学不来的,我知道你肯定是想学会了以后偷藏东西,想的美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说完,轻轻抬一下手,盒子就消失在了她手中,看的项北那个郁闷啊。怎么都会这招,就自己这个最需要这招的却不会。

    这时候楚怜惜突然喊停下,她从车里下来,让四名护卫先行回去,她要陪项北逛街。帮项北买些东西,奖励他的能干。

    四名护卫都是犹豫,最为年长的一个开口:“上公主,这恐怕不妥,刚刚你们还在说王城之内有敌对势力,我们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候放任上公主独自在街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独自,不还有个笨蛋陪我嘛。而且我告诉你们,这笨蛋之所以能打入敌人内部,就是因为敌人觉得我有利用价值,因为这笨蛋是我身边的人。所以你们放心吧,没把我价值利用完,我不会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听楚怜惜这么说,项北暗暗点头,这妞的确聪明,不过……项北问她能不能别张口闭口叫自己笨蛋,自己是项大高人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不也没少说我蠢嘛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说完,告诉四个护卫:“听我的啊,你们回去吧,没事儿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回去等上公主。”四名护卫妥协,觉得楚怜惜说的有道理。

    等他们都离开,楚怜惜问项北想买什么?现在可以告诉她,不用跟她客气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客气?你拿我的钱给我买东西,还让我别客气,好无耻啊。”项北很有挫败感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不打算买什么喽?那最好,能省钱。”楚怜惜倒是乐意的很。

    “不,我买,我有很多东西需要买,让我想想。”

    项北开始思考自己需要什么,想完之后问楚怜惜买个房子行不行?他在原来生活的地球上,就天天想买房子,但可惜买不起。到了这里希望能圆梦。

    楚怜惜一副你想得美的样子道:“你好敢说,知道王城里买房子得多少钱吗,你那百来个金币都不够。”

    “王城的人都那么有钱吗?”

    “不,但他们都是原住民,这里还不是王城的时候就在这里住了,所以人家可以有房子。而你是外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明白,全国最贵的地段嘛,让我再想想。”

    项北知道自己想多了,在老家的时候买不起,到了这里也一样。这里王城不就等同北京嘛。在北京一套房子,够买他们半个县城了,在城里买房子的确不靠谱。

    既然城内不靠谱,那不如项北告诉楚怜惜:“在城外给我买个房子吧?”

    楚怜惜问他为什么老想着买房子,买房子对他来说有什么用?

    项北当然不能告诉他地球上的普通中国人都有房子情结,所以得找个属于这个世界的合理理由才行。

    想了一下,他回答说:“是这样的,我不是诗人嘛,诗人有的时候要找灵感,就得一个人找个清静的地方。所以我想买个房子,没事儿自己躲在里头,写个诗画个画,找人约个……没有,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扯,你到底要说约个什么啊?”

    项北只得‘诚实’的告诉她:“约个炮,一种我们圈内的术语,就是以文会友,交流才华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。”楚怜惜听得点头,看起来很是理解。而项北心中暗喜,以为有戏。

    可是没想到楚怜惜突然脸色一冷:“你就不要写什么诗画什么画了。如今天下风起云涌,你好好当我的谋士才能显示出你的价值。写诗作对有什么用,能把敌人干死吗?别再提房子,想点别的。”

    讨厌的妞,项北败下阵来,告诉她:“给我弄一套木匠的工具,剩下的你看着办吧,我无欲无求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木匠工具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有用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这小事我不问。不过咱说好啊,你不能因为我不给你买房子就没了立场,真的跑去投靠枯荣阴我。大不了等回去我送你两个漂亮侍女伺候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想让侍女监视我吧。不过无所谓,我身正不怕影子斜。不过冒昧问一句,这侍女都能干什么?”

    楚怜惜斜眼瞅着他:“你不会想搂着睡觉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怎么会呢,我是正人君子”项北坚决否定。

    “哼!最好记住自己的话。不过你也别把我想的太小心眼。我给你的侍女,都是王宫从小培养的,都是高手。所以我不是为了监控你,而是保护你这个笨蛋。”

    项北汗颜,原来人家一片好心。

    随意的瞎扯着,二人开始找卖木匠工具的。项北要这东西其实没别的意思,就是想自己做一个手动卷烟机。他小时候在村里的集市上见过,知道什么样子。而只要见过,对他这个八级木工来说,做出来跟玩似的。

    顺便提一句,他是八级木工的同时,还是七级电焊工,还有a1驾照,管道技术也会,瓦工也做过,车工马马虎虎,电工布线接线的活也能整,厨师有所自学。只是每一种都没成为他的职业,最后竟然选择了对他来说最不靠谱的写书,写书没挣到钱不说,还把自己写穿越了。要是选其他几种,哪个都能是小康生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