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章 高人进宫(1)
    跟楚怜惜一直瞎逛到傍晚,楚怜惜说是给项北买东西,但她给自己买的比给项北买的更多。

    此时项北也终于知道,在逛街购物这种事情上,哪个世界的女人都一样的。他上当了,明明单身狗,却遭了热恋中男人才该有的折磨。

    回到风家之时,已经筋疲力尽。小粒粒跑上来:“师傅你回来了,师傅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项北问她干嘛要说两遍?

    小粒粒回答:“因为两个师傅一起回的啊”

    项北又差点忘了,楚怜惜也是她师傅。不过不对啊,他问楚怜惜怎么还不回去?跑自己院子里来干啥?难道要……哇!

    “滚蛋,想什么呢,我来带小粒粒去我那里睡。跟你挤一起,光被你脚丫子也臭的不长个儿了”说着她抱起小粒粒走出院子。

    项北回到房间躺下,饭都不准备吃了就要睡,可这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谁啊,让不让人睡觉了。”项北披上衣服,极不耐烦,陪女人逛街是最累的事情,逛完街竟然还要被打扰。

    打开门,风一雷走了进来问道:“大哥,怎么这么早就睡觉?”

    “陪上公主逛街累了,你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有”风一雷进来坐下:“大哥我得跟你说一下这位上公主,上公主不同于普通公主。国王的女儿多,普通公主都是贱卖的白菜……这么说好像不太好。反正就是不重要,看谁顺眼赐婚给谁,用作拉拢人心。但上公主不一样,那是国王的妹妹,一个妈生的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说这个干什么?我没觉得那是国王的老娘啊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您真会开玩笑,我想告诉您的是,虽然没规定,但上公主一项强势。您要是娶了上公主,那是不能再娶她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鬼告诉你我要娶那妞?”

    “风筝说的,说你们俩关系不寻常。上公主跟你在一起,完全不是平时的样子。起初我还不信,但你跟她逛街一下午,让我明白风筝说的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项北有点愣住了,此时他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,这里不是地球,男女关系没那么开放,一般只是普通异性朋友,是不会一起出入这么长时间的。所以风一雷判定他跟楚怜惜有一腿,并不是闲的蛋疼,恐怕此时大家都这么想。是所有人都闲的蛋疼,但疼的有理有据。

    这让他还有点没法解释了呢,不过还是不对啊,他问风一雷,就算自己娶了上公主不能再娶又能咋滴?

    风一雷反问:“难道大哥甘心终生只御一女?”

    这个御字让他不太舒服,这世界女性地位有问题啊。风一雷也算正人君子,在他眼里的女人也只是驾驭之物。

    项北告诉他,自己跟他思想境界不一样,在自己眼里男女平等,男人没有三妻四妾的特权。

    “大哥你好伟大”风一雷服了。而项北欣然接受这样的赞美,他觉得自己品格就是这么高尚,这赞美不过分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是要强调一下,自己跟楚怜惜真的没啥,自己是楚怜惜的谋士,跟她一起出入正常。而且正好俩人都挺没朋友,所以凑到一起玩耍,没别的了。

    风一雷点头:“希望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项北则问他事情办的如何了?抓捕夜行公会的人进展怎么样,够不够大场面?

    “已经宣扬出去,恐怕宫中之人都已知晓,明日我会进宫,也到了该选出红叶城新统领的时候了,我去看看那枯荣会不会立刻有下一步动作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参与议事吗?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,但云平公主会带我在议事殿之后偷听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去,我从小就喜欢干偷偷摸摸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,作为龙卫首领,王宫内所有值守都听我的,没人会拦着你。我带你在人少的时候早些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行,明天你来喊我,没啥事你回去吧,我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晚安”风一雷告退而去。

    其实项北就是想进王宫看看国王住的地方啥样,对于议事的内容,他没什么兴趣亲自去听,到时候让风一雷转述也一样。

    蒙头睡觉

    一夜时间很快过去,次日天还未亮,风一雷便敲响了项北房间的门,久无人应,只好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入得房内,卧室之中空空如也,项北并无在眠。

    风一雷心中忍不住赞叹:“大哥果然勤劳之人,月挂空中,便已早起,我辈该当学习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大哥人去哪里了呢?”风一雷甚是疑惑,想想以后说:“还是罢了,我自己入的宫去,有所见闻,回来再与大哥讲来便是。”

    就是这样,风一雷最后还是自己走了。但他刚刚夸项北起得早,这绝对是夸错人了,项北哪是起的早啊,他是被楚怜惜从被窝里抓着双脚拉出来的,话说这丫咋就一点不避嫌呢。

    楚怜惜告诉他:“今早宫中议事,我思来想去,还是要带你一起去听一听的。你给我好好观察一下,文武官员当中,哪个像是内奸?”

    项北问她用的着这么早吗?看把孩子给困的。

    小粒粒也被她带上了,此时正在项北怀里迷迷糊糊。

    楚怜惜说:“我得先带你去见我哥,要不你哪有资格参与议事啊?难道躲在殿后偷听吗?开什么玩笑,你是我的人,那太没面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干嘛要带小粒粒啊,让她在家多睡会儿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她也有任务,她是我徒弟,我得检测她的元法天赋如何,王宫有最好的检测殿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,你真能整。不困吗你?”

    “困啊,我平时都睡到日上三竿,但干正事儿要紧,本上公主只能牺牲一下了,没见过我这么为国操劳的上公主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更谦虚一些不?”

    “能啊,温良恭俭让,仁义礼智信,这就是说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出来了,继续保持”项北有些受不了这妞,咋比自己还能吹呢。这种人难道不是地球上才有吗?自己朋友圈里就有一个,也是个写书的,可惜来了这里连手机都没了。

    进宫的过程很顺利,毕竟是国王的亲妹子带路,一个妈生的亲妹子。要是换了别人,就算同样是上公主,恐怕也不能随便把人带进宫,谁让他们跟国王不是一个妈呢。

    一进宫小粒粒就清醒了,四下乱看,嘴里连连赞叹王宫的宏大。

    直到项北轻咳一声,小粒粒这才终于淡定下来:“又忘了,我是高人,要不屑一顾才对。”

    项北满意的点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