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章 高人进宫(2)
    楚怜惜笑起来,告诉他俩别闹了,王寝之处马上就到。她提醒二人,到时候在外面等着,自己先进去跟国王老哥沟通一下。

    项北问沟通什么?

    楚怜惜说沟通他们俩不用下跪的问题啊,自己国王哥要不同意,他们俩还是别进去了,别打起来才好。

    楚怜惜刚说完,前方一个宫女快步迎了过来:“上公主,国王请您带着贵客jin ru便好,无须下跪。”

    “我哥怎么知道我们来了,还知道这俩货不愿意下跪?”楚怜惜好奇。

    项北则是目光望向了远处的寝宫,然后鼻子动了动。取出扑克牌装模作样的摆弄之后告诉她们:“是有命道师跟国王在一起,而且是个厉害角色,以命法窃音之术,知道我们来到了这里。这个人上公主你认识,叫知云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承认,这知云是自己国王哥的一位至交好友,经常偷偷进宫找国王。问项北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项北晃了晃手中的扑克:“忘了吗?我也是命道师啊,我算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神奇?那你跟知云大师谁厉害?”

    “想知道啊?”

    楚怜惜跟小粒粒一起点头。

    “说了你们别揍我啊”项北先打个预防针,然后才告诉他们:“出门没看黄历,李鬼遇到李逵,这货是真的项南弟子,而我只是冒充的。”

    项北之所以知道是谁在此,当然不是他算出来的,而是他原来书中设定过,天涯海角项南师徒有个癖好,喜欢用一种苦香香水,走到哪里都留下特殊的苦涩夹杂芳香的味道,这种味道留在路上久久不散,这路上就有。但这一点江湖中不知道,只有他这个设定的作者知道。

    项北说完,楚怜惜愣住了。而小粒粒则直接哭了:“那我岂不是没有项南大师那样的师爷爷了,我不是高人的徒孙了,那就不是高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停”项北把她嘴捂住:“谁告诉你不是项南的徒孙就不是高人。你师傅我本身比项南大师更盛一筹,你不是高人的徒孙,还是高人的徒弟啊,你升级了,就那么看不起为师吗?”

    小粒粒愣了一下子,仔细想想后想通:“对哦,没有高人师爷爷,还有高人师傅呢。师傅绝对比那个项南大师的徒弟更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对嘛”项北欣慰,并且告诉她们:“你们信不信,那知云已经知晓我已算出他在此,会出来迎接我,这就说明我更厉害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跟小粒粒一起摇头,他们都觉得项南大师的徒弟,应该不比项北差。而且国王还在呢,亲自迎接不靠谱儿。

    此时王寝大殿之内,矮桌香茶,国王跟一名书生打扮的男子盘膝左右。

    男子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,忍不住一声惊呼:“厉害,这项北竟然能感应到我心中演算之力,并反算出我在此处,并且知道我才是项南师傅之徒。”

    “云弟你是说,这项北虽是盗名,但也确有实力?”国王问道。

    知云点头:“不止有实力,以我的能力,我并未感觉到他命道之术侵入于我,他却将我反算个清清楚楚。此为大能,其命道演算之功,恐怕还在我师傅之上。如此奇人,不可与之干戈。若有无礼之处,尽可依他罢了。”

    国王点头:“那是自然,奇人自应礼待,不如你我二人亲自出去迎接可好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最好”

    就这样,俩家伙屁颠屁颠的出来接项北了。

    项北三人转过一个花园,楚怜惜立刻服了,王寝大殿门前,国王跟知云真的早已等待。

    见到三人到来,二人皆是主动施礼:“楚天(知云)见过项北大师。”

    项北回礼:“国王知云先生不必如此客气。”

    在这一刻,小粒粒两眼冒出小星星,终于知道他师傅虽然爱吹牛,但这次真没有。看这架势,的确比传说中的项南大师还牛逼,原本心中对于项北并非项南之徒的那一点点没敢说出来的失望,彻底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楚怜惜也是张着嘴说不出话来。没想到项北猛到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此时国王再次开口:“项北先生来我天龙王宫做客,甚是荣幸,先生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当,国王您先请,如今我只是上公主谋士而已,不敢逾越。”

    项北说完这句,楚怜惜反应过来:“对啊,你项北再牛,连我哥都服,可也只是我的谋士而已,刚刚差点被你糊弄了。快走吧,这外面太冷了。哥还有知云先生,你们也别跟他太客气,省的他牛的找不着北。”

    “怜惜不可胡言。”国王呵斥。

    项北说没事儿,自己跟上公主平日就这么处的,活泼比严肃更让人快乐。

    “是吗?那你们好好处,难得有人能让我妹妹如此上心相处,一起里面请吧。”

    国王话里有话,项北看看楚怜惜,楚怜惜翻一个不屑的白眼。

    进到屋里坐下,话说国王的窝果然暖和。大火炉子烧的,跟碳不要钱一样。

    国王亲自给他们师徒倒上茶水:“没想到先生如此年轻,却有如此深厚的命道演算之功。”

    该项北表示谦虚的时候了:“算不上什么,我平日一般不会演算他人,除非有人主动演算与我。我更喜欢推理一切,那样很有成就感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看一眼知云,知云立刻道歉:“方才是我不对,请先生恕在下失礼。”

    项北摆摆手:“无妨,先生本是命道师,演算他人并无过错。不过我有一点建议想在此时提出,不知能否说来。”

    国王说:“先生请讲。”

    项北道:“能不能别再这么客气文言的聊天?累啊!每次说话还得先组织语言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大笑起来:“哈哈,这才是我认识的项北呢,的确,你们仨都别装了,白话点,老项好像受不了这么说话。”

    国王跟知云也笑了,气氛瞬间轻松了许多,小粒粒也敢自己去抓糕点吃了。

    国王最先改变语言版本:“那我就跟称呼知云一样,喊你一声项老弟。老弟你还真有意思,怪不得怜惜对你如此喜欢。还要感谢你给我的药方,只用了一次,感觉就有效果,太神奇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客气,恰好知道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这次跟怜惜一起进宫是有什么事情啊?不会是我妹妹跟你好上了,来让我批准你们结为夫妻吧?我准了。”

    国王这话听着玩笑,却又似半真半假,项北跟楚怜惜同时摇头,旁边一个人吃点心的小粒粒却把头点的跟小鸡吃米似的。直到二人同时把她脑袋摁住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