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章 高人进宫(3)
    国王被逗笑了:“原来不是啊,好失望,那是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楚怜惜举着回答,今早议事,自己跟项北都要参与。

    国王问她为何生出这样的想法?

    楚怜惜神秘兮兮的“我们正在干一件大事,哥你别问,问了也不说。你就想办法把我们明正言顺的带到议事殿便好了。”

    国王表示明白了,告诉他们说:“其实知云老弟一早来找我的目的也是同样的,他说发现我的官员当中有所异常,想躲在殿后查看,来找我同意。既然项北老弟要上殿,那知云就别躲在殿后了,一起便好。不过这理由该怎么找呢?两位老弟你们有何想法?”

    国王把球踢回来了,这丫也是个滑头,从这一点可以肯定他跟楚怜惜是一个妈生的,都忒贼。

    知云摇头表示自己一时想不出理由,他原本只打算在殿后观察。

    所有人目光望向项北,小粒粒更是大言不惭:“我师傅肯定有好的说法的。”

    高帽子戴上,被逼上梁山了,项北略做思考之后告诉他们:“其实这次想躲在殿后查看的不光知云先生,还有风家的风一雷,云平公主答应带他前往。就我最任性,非得跑现场去。既然这样,不如干脆就在议事之时,加一个议题,国王亲自关心一下风二雷之死。让风一雷也别躲着了,让他作为调查者跟我们一起上殿。而知云先生就委屈做一次风府的谋士,也一起上殿,反正这王宫之中也没几人认识你。至于我呢,就当个目击者吧。把风二雷此事拿到王殿之上商议,也显得国王对风家关心,风老将军必然感恩。”

    国王点头同意:“如此甚好,我也应该公开表达一下对风家的关心,我天龙国的国土,都是风家跟着先祖打下来的。不过项老弟你为什么要当目击者?你目击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目击到夜行公会行凶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假的,随便一说呗,反正风一雷已经去抓夜行公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老弟该是另有深意,但你不说,我也不问。讲句不中听的,我即使还信不过你,但我信得过我妹妹。这就把风一雷叫来吧,云平也真是胡闹,竟然敢私自带人偷听议事。他现在应该也进宫了吧,让他过来我们对对剧本。”

    说着,国王喊进下人,去云平公主的住处,找风一雷。

    而此时上公主却是觉得不对:“你们都上殿了,我呢,我怎么去?”

    项北告诉她:“你就带小粒粒去测那元法天赋吧,听到什么我汇报给你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小粒粒现在就跟为师走吧,早弄完我带你去吃特别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小粒粒一脸郁闷:“上公主师傅你怎么不早说,我吃点心都吃饱了。”

    小粒粒的样子又让大家笑起来,二人离开,国王问项北:“这小丫头到底是你徒弟还是怜惜的徒弟?”

    项北说都是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福运不浅啊,不过问题来了,她是怜惜的徒弟,而我是怜惜她哥,那么她该怎么称呼我?”

    又来了,项北让国王打住,师傅的老公该叫什么还没弄明白呢,师傅她哥就先别凑热闹了。

    说起师傅这话题,项北突然问知云,他师傅现在在哪里?

    知云回答说天涯海角。

    项北撇嘴,一副信你鬼话的样子:“拉倒吧,这话糊弄别人行,糊弄我不行,何为天涯海角,身形所到,即为天涯海角。根本不是众人印象中那个固定的地方。你老实交代,项南大师到底在哪?”

    知云反问他为何这么想知道?

    项北叹口气:“只是想见一见大师,所谓天涯海角处,项南知归路,而我正好相反,我是寻归路,我不知道自己是踏时间而来,还是踏空间而来,所以想请教大师我的归路在哪?如果这世界上还有人能帮我,也就只有项南大师了。”

    “何为踏过时间空间?先生你所说的归路是指……?”

    “不跟你说,说了你也不懂”

    项北郁闷,难不成能告诉他自己想穿越回去吗?

    知云叹口气:“家师行踪,其实我也不知。也许在茫茫人海,也许在世外桃源,更或许已经撒手人寰。谁知道呢,我都有多年没见过他老人家了。每次相见,也从来都是师傅找到我,而我从未找到过他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早知道问你也没用,不过我还能不能冒充你师傅徒弟呢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我不敢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继续冒充,反正没人知道项南大师的弟子是谁,甚至没几人知道项南大师还有弟子,而我冒充你,你也不能把我怎么着,我这名字比你听着更像跟项南大师有关,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。”

    项北决定继续当项南弟子,对此知云只能苦笑。

    聊的很愉快,直到蒙逼的风一雷前来,他本来在云平公主那里躲得好好的,突然国王怎么知道他在那里?更蒙逼的是,项北这个说好的同党怎么在这里,怎么进宫的?

    带着诸多疑惑,风一雷参拜国王。国王让他起来说话,此处不必多礼。然后就让知云给他讲剧本。

    听完剧本,风一雷很高兴,国王亲自关心弟弟的死,那是很有面子的。赶紧谢恩。

    国王摆摆手:“不必,又没有外人,用不着那么多礼数。大家以后兄弟相称便好,我最年长,那就当个大哥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,风一雷美死了,跟国王称兄道弟,那是何等荣耀。

    还没等他爽完,国王又开口了:“一雷老弟,不知道对于你弟弟的死,你与项老弟都查到了些什么?有没有什么涉及到国家安危之处?”

    风一雷看向项北,项北转过头去不理他,风一雷也不算太笨,没有全说出来,只是回答:“目前并无太多收获,还需进一步追查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老弟你要多多努力。时间不早了,我得去准备一下,云弟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国王带着知云离去,风一雷还是满脸兴奋:“大哥,听到没有,国王跟我们兄弟相称。”

    看他这傻样,项北有点受不了:“你激动个毛啊,喊你一声弟弟,是因为风家将来可能是你的地盘,明显拉拢人心。这国王不简单,他感觉到危险了。或许他比我们知道的还多,所以现在他需要风家。可是你有没想过,将来这位大哥,可能就是你的敌人?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可能?”风一雷一万个不信,这话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啊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