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章 高人进宫(5)
    楚怜惜手中水刀消失,化作水汽回到体内。蹲下身子拍一拍项北的脸:“醒醒,看你这出息样。”

    项北迷迷糊糊睁开眼睛,楚怜惜立刻给他捂上,告诉守卫:“把带血的青砖扔出去,把那三书正尉送医。”

    “是”守卫把带血的都弄干净,楚怜惜这才松开项北眼睛,没好气的骂一句:“真没用,我怎么找了你这么个府谋,赶紧起来。”

    项北从地上爬起来:“府谋而已,又不是替你打架的。晕血怎么了,不耽误动脑子。再说了这怨我啊?我从小就这样,我不光晕血,我妈说我小时候还晕奶呢。不信你去问我师傅,我师傅杀鸡都不敢当着我的面搞。”

    “我上哪找你师傅去。”楚怜惜没好气的说完,问他干嘛没事儿打人啊?

    “什么叫没事儿乱打人,他占我便宜,我能不揍他吗?他说他是我三叔。”

    “滚,三书是代表文官官级,你能不能有点常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原来还有这种常识。不过我这人只懂别人不懂的,别人都懂的我通常懒得去知晓,常识不知道也就很正常了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翻个白眼,懒得跟她理论这种无聊的话题。她告诉所有人:“此乃玄元大陆第一圣人,项南大师之徒。不向任何人参拜,这是天涯海角的规矩,希望众位能够加以尊重,连我王兄对此都是默认,你们有什么意见最好闭嘴。觉得不爽就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紧紧闭上嘴巴,他们可不敢惹这上公主。只有知云郁闷,天涯海角有这规矩,自己这个正牌的项南弟子都不知道呢。

    楚怜惜拉起小粒粒,对国王施礼:“王兄我先退下,这项北是我的人,别让人欺负他。”

    国王点点头:“放心吧,项北先生来此,我自当加以礼待,刚刚只是误会,这殿中之人不知项先生身份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不再多说,带小粒粒退出殿外。等离得远了,小粒粒回头看看项北问道:“女师傅,我项师傅怎么会晕血?他刚到我家的时候,我家门前杀猪,一大盆子血放那里他也没晕啊?”

    楚怜惜撇嘴:“你听他胡说,刚刚我检查了他的身体,呼吸平稳,心跳正常,根本没晕血的症状,都是装的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戏真多,可他为什么这么做?”

    “这样好处很多,以后就算他杀了人,也没人怀疑是他干的。还有最重要一点,他今天可是来当目击证人的,他看到了凶杀现场,却不想看到其他的,就可以说自己当时晕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是指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具体的打斗经过,他不会武斗之法,如果让他来描述当时怎么打的,一定会露出破绽,甚至是低级的破绽,谁都知道他在胡说八道的那种破绽。但晕血就不一样了,他可以只说看到了什么人,问具体怎么打的,就可以说成那些人身上有血,他当场晕了,没看到。”

    “哇,好复杂。师傅准备真充分,我就没看到他啥时候把砖藏身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猜的没错,项北号称晕血,还真就是那样的目的。对他来说,对于现场的讲述越少,越像真看到了。说多了反倒让那些稍微有点分析能力的,都会找出破绽,因为他对这世界的武功太不懂了。虽然他写过,但书中的写法,可不能当成讲述的方法。你一招神龙摆尾,我一式猴子偷桃,这么讲明显不行,所以最好不讲。

    议事殿内,项北望向坐在最前排的枯荣法师。

    枯荣法师被他看得发毛:“项北先生你盯着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项北实话实说:“我在想为什么我没有椅子?”

    枯荣法师受不了他,告诉他说:“此处没有别的椅子,只有我与风老将军年事已高,可以得国王赐坐。不让你跪下已是开恩,你休要再得寸进尺。方才在你入殿之前,国王关心风家之事,这次专门找你来,也只是听说风二雷死亡之时,你有所目击,所以让你来说出情况,你快点讲来吧。”

    项北拍拍额头,一副不是很舒服的样子:“其实我也不稀罕什么座位,就是刚刚晕血挺难受的,有点站立不住,不如我蹲地上说吧?”

    项北问完,国王苦笑着告诉身边的宫侍之人:“去给项先生取个椅子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”宫侍应命,去后面将椅子为项北取来。

    项北坐下之后这才说舒服多了,国王问他,现在能不能讲讲他到底看到了什么?

    “可以”项北又站起来:“事情是这样的,半个多月之前,我在红叶城喝酒夜归,突然我看到”

    项北没说完,枯荣法师将他打断:“不要胡说八道,据红叶城居民所说,他们听到比斗的声音,是在半夜时分,这时候你喝什么酒?哪家酒楼还开着?”

    项北撇嘴:“干嘛非得让我把不和谐是事情说出来呢?我喝花酒,花酒能早得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最好还是有什么说什么。”枯荣法师觉得这家伙反应还挺快。

    项北继续说:“我喝完酒的时候,的确已经是半夜时分。我走到红叶城主街中心之处的时候,就看到一个人影从墙头落下,正在狼狈逃窜,我看的很清楚,正是红叶城城卫首领风二雷大人。而在他的身后,一大帮手持弯刀之人也紧跟着跳出来追赶着他。也许是因为风二雷大人已经受伤的原因,没过多大会儿,便被后面一群人追上了,就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些?追上以后呢?”枯荣问。

    项北眼睛一闭,倒在地上,枯荣让他起来,这干什么呢。

    项北爬起来:“追上以后我就这样了呗,当时逃跑的风大人受伤,身上流血了。当夜月光明亮,我看的很清楚,被我看到血,我能好的了吗?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点头,看起来很理解项北,毕竟刚刚他已经晕血一次了,这么说正当合理。

    枯荣从椅子上站起来,对国王施礼之后说道:“我王,按照项北所说,追杀风二雷之人手持弯刀,那该就是夜行公会的弯刀堂所为,此事该是错不了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