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章 高人进宫(7)
    二人互相施以武礼,刚要开打,项北说停。

    一帮人看向他,国王问他是还有什么要说的吗?

    项北四下瞅瞅:“我想问大夫离的远不远?我怕一会儿他们俩打出血来又晕了。”

    风天旗冷哼一声:“项先生,你如果不敢见血,可以避一下,没必要跟着看吧。”

    风天旗对项北相当没有好感,项北反驳,自己从小就爱看打架,不让自己看那难受死了。

    风天旗说:“你只是一草民而已,你今天来到此处,就只是作为证人出现。现在你已经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必要,希望你这就退去,莫要不识好歹。”

    风天旗语气冷厉,国王劝架:“老将军,项先生乃是项南大师高徒,能来到我天龙王宫之内,是我天龙福气,老将军莫要与项先生动怒。”

    “他让人如何不怒,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他胆敢见王不跪已是罪过。未将他拿下乃是开恩,现在还在此胡搅蛮缠,扰乱政事,理应逐出而去。”

    国王很是欣慰,这老将军还是因为项北不给自己下跪生气,老将军这么维护自己,心中很高兴。但脸上还是一脸为难:“老将军,我天龙国礼仪四方,既然是客人,就不要计较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告诉项北:“先生也莫要不悦,我这就命人将宫医请来,随时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再把大夫弄来,老将军更要生气了。要出血的时候我就转过头去就是,不耽误他们打架了,打吧打吧,哎!”

    风一雷此时挺疑惑,项北干嘛要跟自己父亲这么不对付。想了半天想不通,只能等回去再问。在他想来,项北这么干一定有原因的,总不至于就是闲着没事儿犯贱吧?

    其实项北平日里还真是个挺爱犯贱的家伙。

    风一雷横刀身前:“郭勋,我们开始吧,你先出手。”

    郭勋点点头:“那我就不客气了,请风统领赐教。”

    “嘭”一声轻响,郭勋身上蒙上一层薄薄的雾白色的气层,接着一个箭步窜上前来,手中宝剑斩出。

    “须臾剑法”

    剑芒闪动,郭勋出剑速度极快,手中轻巧的窄剑刺出,带起一阵阵气流。

    风一雷身形连续摆动,以身法之功躲避。每次剑刃划过,都是贴在身体之侧,躲闪之力可谓恰到,绝不多做一点累赘动作。但这样的比斗在围观者眼里可就惊险了,如此最小幅度的躲避,让人感觉仿佛每一剑都能刺到身上。但事实上每次都是有惊无险,甚至风一雷都未受一丝伤害,只有满头的长发随着剑力带起的气流飘动。

    躲过郭勋的一串攻击,风一雷也是立刻还击而起。手中大刀旋斩而下。

    “云刀斩”

    他的攻击简单而粗暴,一刀扫出并未攻击敌人要害,而是跟广场上的地面砖过不去,方圆几米的地砖被全部掀起,在郭勋将袭来的地砖打碎之时,风一雷一个跨步而出,然后一跃而起。手中大刀再次毫无花哨的落下。

    厚重的长刀斩落,郭勋横剑做挡,刀剑之力碰撞,郭勋一个不稳,身形都是猛地一弯,而后便连连退去,每退一步都是一个深沉的脚印留在地面之上。

    项北很满意,风一雷的攻击干净利索,沉稳有力,比那郭勋挽剑花好看多了。

    左右看看,项北拍了拍一个佩剑的官员问道:“那个郭勋身上那层雾就是气甲对不对?”

    那官员说是,问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?

    “没有,没什么大惊小怪,我以前就见过小孩子打架,武士打架没见过,这不好奇嘛。话说老风这满头长发真骚啊,你们怎么都爱留长发,不累吗?”

    那官员皱起眉头:“你不觉得自己的发式才是真正的格格不入吗?”

    “有吗?我这发型最帅。话说再有半个月又该理发了,找谁给我弄呢,这发型怕是保不住了。对了,咱俩赌一把呗,一个金币,赌他们的输赢。”

    那官员很干脆:“我赌风一雷胜。”

    “妈呀,这就没法赌了,我也觉得他胜。我们换个赌法,赌他们几招分出胜负,谁说的接近谁赢,我赌三十招。”

    那官员想了想:“同为三重气甲,郭勋不会输得那么快,而且现在都已是五招来往,三十招肯定能撑住,我赌一百招。枯荣国师推荐的人,该是人中龙凤,更甭说本身对方来自卫国楼,卫国楼就代表了其乃是天赋极高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这么定了,一个金币啊。”

    项北自来熟,跟谁都能聊上来,旁边风天旗极是不悦:“一个赌徒,也敢说自己是项南大师的徒弟。”

    国王好笑,这风天旗就跟项北杠上了。

    项北不理会他们,此时心中只记挂自己的一个金币。目光望向风一刀,只见此时风一雷大吼一声,身上衣服鼓动而起,手中大刀嗡的一声震响,突然变得通红,大刀斩落之下,带起一片红色的火气。

    “火刀破甲。”

    “轰”一刀砍落之下,郭勋灵活的身躯迅速后退,一刀落空。

    后退中郭勋手中宝剑突然一分为二,唰唰甩出,直刺风一雷而来。

    风一雷手中红色的大刀左右挥动,将两把剑打飞出去插在石柱之上。打飞两剑同时,身形也未停歇,几乎眨眼之间便追到了郭勋近前。毫不犹豫,又是一刀斩出。

    郭勋从身后再次抽剑而出,一剑挡下大刀之力。可虽然挡是挡住了,但挡的仓促,风一雷一刀落下,红色的火气爆开轰击到郭勋身体之上。

    郭勋一个趔趄,手中宝剑断裂,口中吐出一口鲜血,身上气甲噗的一声化作瞬间的火焰燃烧而去。

    郭勋硬接这一刀明显受伤不轻,气甲被破之后便猛地一瞪,爆退开来,躲过了风一雷紧接而至的攻击。然后身上嘭嘭嘭三声,连续三层气甲亮出,再也不敢以一层气甲与风一雷比斗。而再看风一雷,此时身上根本未使用气甲,可谓轻松的很。

    这一个回合的比斗可谓精彩之极,此处本该有喝彩。但此时大家的目光却很一致的看向了项北。

    项北捂着眼:“哈哈哈,吐血了对吧?我没看着没中招,噜噜噜噜。”

    贱,这货是真贱。

    他转过身去:“我不看了,打完告诉我啊。”

    他背着身,拉一拉身旁跟他打赌的家伙咨询:“那个郭勋用的是什么剑?怎么一把一把的没完?”

    “那是叠剑,一种很难得的武剑。很薄很轻,五柄剑可放置同一剑鞘之内,合用不影响剑之锋利,分持灵巧而多变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好东西,贵吗?”项北看起来挺稀罕这种剑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