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5章 高人进宫(9)
    一帮人纷纷散去,风天旗让风一雷跟他回去。

    风一雷拒绝说:“父亲,项先生的徒弟还在宫中,我想陪先生多在宫中停留片刻,稍后便回,请父亲先行回家。”

    风天旗厌恶的看一眼项北,告诉风天旗,不准他再与项北交往,不得再带他回府。

    风一雷赶紧解释:“项先生乃是上公主谋士,上公主现住风家,我风家驱赶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谋士,明明是居心叵测之人,我去找上公主说明。”风天旗非常愤怒。

    而国王此时还未走远,听到风天旗又开始针对项北,就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走回风天旗身边:“老将军,您怎么又动怒了。这项先生高人之徒,我天龙过理应欢迎。他与我王妹借住风家,您这是要把我妹妹赶出风家的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“老臣不敢,但这项北”

    风天旗还想解释,国王把他打断:“项北乃是我家怜惜选中的谋士,你就随了她吧。怜惜一个姑娘家,又不像别家女孩子老老实实待在家中,在外面没个人帮他出出主意,我实在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国王您如此说,那就如此吧。”风天旗一副妥协的样子。告退而去。

    国王轻笑,取出一枚令牌递给项北:“先生拿着此物,宫中可随意行走。”

    “谢国王。”项北将令牌栓根绳挂脖子上,拉着风一雷离开。

    他问风一雷检测殿在哪啊?

    风一雷说监测殿跟卫国楼一样,都是王宫的附属建筑,不在主宫范围之内,与主王宫是隔离的。从西门出去有一片巨大的花园,那里便是检测殿,让项北跟他走便是。

    “这得多远啊,王宫不让骑马吗?”项北提出新问题,这货挺懒。

    风一雷说不让,万一马惊了怎么办。

    回答完项北的问题,风一雷想了想说自己有一个问题想问。

    项北掏个橘子出来,一边剥一边说道:“你应该有两个问题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两个问题,第一个问题,大哥真的晕血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,我晕的不像吗?”

    “像,只是我与大哥也算是相熟了,以我对大哥的了解,大哥做事,还是要加一个疑问为好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问题答案如你所想,你学会多疑问是好事儿。第二个问题是不是我为什么要跟你老爹关系搞得那么僵?”

    “对,以大哥的才智,我觉得大哥要与我父亲亲近,那是很容易的事情,可是大哥好像是故意让我父亲讨厌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发现吗,你爹跟我怼的时候,国王很高兴。这说明什么?说明国王不愿意我与风家过于走近。你家老爷子不愧是几十年身居高位,绝对是智慧过人,他看的清楚,国王对我很是迁就,这就意味着国王看好我。所以老将军只想做一个武将,不想身边有一个让国王睡不安稳的谋士。国王看好我,他就要故意不看好我。”

    风一雷点头,表示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你又明白了,明白好,不要多说,包括老将军在内,大家一起装糊涂就行,就当没明白。”

    项北一副调笑的口吻,但说的是正事儿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路聊着,他们离开王宫主区域。西大门出来,项北就惊讶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说的花园啊,我还没见过花园里有一个湖的呢,这该是公园才对吧。”

    在他们眼前,是一个清澈的湖泊,湖泊的对面是一片矮丘,矮丘之上没有树木,全是漂亮的花草,而在丘顶之上有一道围墙,与外界隔离开来。

    他问风一雷,那检测殿在哪?

    风一雷指着湖心小岛之上的一栋阁楼:“那里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找个船吧”项北四下打量,发现岸边已经没船,船都在小岛那边。

    风一雷告诉他过去也没用,不是法师,也不是来检测的,检测殿根本不让进,不如就在这里等着吧。

    “那就等,貌似要被虐了。”项北说着,取出鞋里的金币稀罕稀罕。

    风一雷问虐什么?

    “虐狗啊,你回头看看。”风一雷还未回头,就听到身后传来云平公主的声音:“风大哥,你议事完毕怎么不去找我啊。”

    风一雷起身施礼。

    云平让他不要如此,将来都是自家人。

    “礼不可废,现在您是公主,我是武臣。”风一雷很坚持。

    项北看不下去了,单身这么多年,穿越前整天被虐,只有岛国片来安慰自己,穿越后还要被虐,受不了。

    把金币塞进鞋里,他跑到湖边。风一雷问他是要喂鱼吗?在花园管理处有鱼食。

    “喂什么鱼,我想喝鱼汤。可这大冬天的,下水有点冷啊。”项北看着湖中鱼儿念叨,就这么跟鱼纠结上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湖中岛上的检测殿内,五块颜色各异的巨大晶石摆在房间里。小粒粒守着五块石头发呆,楚怜惜则在给一个女人按着肩膀。

    楚怜惜一边按一边声音发嗲的开口:“师傅,你怎么还亲自来给小粒粒检测啊。”

    这个女人正是楚怜惜的师傅,名字叫月蓉法师,一位七元三级的木行法师,也是这检测殿的第一法师。检测殿隶属万元阁,那里是法师官方大本营。

    月蓉法师问她怎么了,自己亲自来给小粒粒检测不行吗?她是自己徒弟,在外面收了这小徒弟,那就是自己徒孙,自己徒孙自己能不上心吗?

    “我只是觉得师傅太辛苦。”楚怜惜净说好听的。

    小粒粒却有些等不了了,腿都站麻了,回过头来问道:“师傅,师奶奶,我什么时候可以开始检测啊?”

    楚怜惜让她别急,这测元石平时封存在无光之处节约能量,打开见光以后自动开启功用,但需要启动时间,应该是快了。

    楚怜惜刚说完,五块晶石一起转动起来,楚怜惜告诉小粒粒:“好了,检测很简单,把手放上去,每一块测元石代表一种元法之力,哪块亮起来就是哪一种,你先把手放到绿色的木行测元石之上试试。”

    小粒粒没有放上去,这要开始了,反倒又犹豫了,生怕自己没有元法天赋。这丫之前还吹牛要做五行元法法师,现在却害怕自己根本做不了法师。

    看她不动,楚怜惜问她怎么了?

    “师傅,万一五块石头都不亮,我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检测其他的元法天赋,还有特殊的阴阳测元石,成金测元石等等,你都可以试试,不要担心,大胆把手放上去,乖啊。”

    “哦”小粒粒点点头,将手放到了绿色的石头上,立刻一层绿光射出。

    小粒粒高兴的拍手跳起来,自己成功了。而楚怜惜也是赞叹:“小粒粒激发的好快啊,木行元法天赋绝对很高。跟师傅一样,这下好了。”

    月蓉也很高兴,自己的木行元法术总算是后继有人。教小粒粒很对口,不像楚怜惜是五行元法法师,除了木行元法术,其他的自己只能给他讲个理论。

    此时她不觉得小粒粒还能激发更多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