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章 全能法师
    小粒粒问自己要不要接着测试别的?

    楚怜惜说当然,测元石都启动了,就要都试试,就算不能跟她这个天才师傅一样五行皆可,但也许能是双行行法法师,甚至三行呢,那就发达了。

    小粒粒点头,立刻将手放到红色的晶石之上。

    红色测元石也是立刻亮起,楚怜惜兴奋的鼓掌:“好好好,双行稳了,再来再来。”

    小粒粒也欢快起来,既然已经确定了,至少可以做一个双行行法法师,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。当即又将手放在金色的石头上。

    金色的晶石立刻亮起,楚怜惜愣了一下子:“怎么这么干脆利索,按理说多行法师,各行之间元法天赋该是有强有弱才对,小粒粒怎么都这么强,小粒粒你继续。”

    小粒粒直接伸出两只小爪爪,同时放到剩余的两块晶石之上。

    两块晶石一起亮了起来,而且还是几乎立刻便亮起,小粒粒却哭了:“师傅,这石头是不是坏了,我刚刚的检测都不准对不对?”

    楚怜惜看向月蓉法师,月蓉法师说不会错,测元石绝对不会搞错。

    此时月蓉法师已经激动的站了起来,她拉住小粒粒的手:“来,你随我来,我们去阴阳房,用阴阳石试一下。”

    三人jin ru另一个房间,这个房间里就只有一块测元石,一块半黑半白的石头,不是晶石。

    又是一阵等待,等这块测元石开始转动,小粒粒立刻将手放了上去,这次用不着楚怜惜指挥了。

    她的手一放上去,立刻测元石停止了旋转,但这次没有光芒。

    小粒粒好像还很高兴:“这次没有亮呢,我是五行法师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发现楚怜惜跟月蓉法师都是一副吃惊的样子。她问俩人怎么了,这次没有亮,难道她们很失望。

    楚怜惜脸上挂起笑容,双手捧住小粒粒的脸:“我的小宝贝,阴阳石是不会亮的,检测到元法天赋,就会停下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岂不是也有阴阳法师的天赋?”小粒粒弄明白了,这玩意儿跟前面那些不一样,那些是放光,这个是停下,但都代表一样的结果。她问到底怎么回事儿,一个人可以拥有这么多种元法天赋吗?

    月蓉法师说可以,说别的不用测了,她不是什么五行法师,而是传说中的全能法师,上一个全能法师,据资料记载,出现在三千年前。三千年来,连五行法师都屈指可数,全能法师更是没见过。

    小粒粒问那自己学什么?

    楚怜惜想了想:“你什么都可以学,但具体学什么,要问你项师傅,他才是你第一师傅,我做不了主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”小粒粒很乖巧。

    楚怜惜把她抱起来,看向月蓉法师:“师傅,今日检测结果请您不要说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全能法师意味着什么我懂,放心吧。你带小粒粒回去,跟他那个男师傅也好好说说,千万别让其他人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放心吧,那家伙聪明着呢,用不着跟他说,他啥都比别人明白着呢。”楚怜惜不觉得项北那种人需要叮嘱。

    月蓉法师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:“你倒是对他很是看中,难得啊,以前你可是从不与任何一个男人如此走近的。有时间带来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师傅,那我先走了啊,还有一些其他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啊,就是被杂事耽搁太多。我觉得你应该专心修炼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这性子,您又不是不知道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再见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开开心心的抱着小粒粒离开,这一天的收获可谓丰厚啊。

    小船漂浮在湖面之上,项北远远的就望见了船只到来,虽然看不大清,但这一大一小的组合,估计除了楚怜惜也没别人。

    他对着船挥手,小粒粒最先发现了,告诉划船的楚怜惜:“女师傅,我师傅好像在岸边等我们呢,在对着我们挥手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看一眼:“应该是他,这挥手的姿势都比别人贱。看来议事结束了,很难得这家伙还能活着从议事殿出来,这家伙太能捣乱太能得罪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师傅不是能捣乱,是会捣乱,聪明的捣乱,才不会把自己因为捣乱害死呢。”

    “小丫头说话很有水平嘛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其实是我师傅跟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二人回到岸边,项北把小粒粒抱起来:“你们可回来了,这破地方可燥死我了,风老弟在搞对象,我自己好无聊啊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拿起他脖子上挂的令牌看一眼,问什么鬼?

    “你哥给我的啊,方便我进宫看美女,话说这宫中美女真多,刚刚还有两个划着小船从湖上经过,我对她们吹口哨,她们不理我,反倒是在喊风老弟的名字,我应该比老风更帅一些才对啊。”

    项北非常不解,楚怜惜翻个白眼:“拉倒吧啊,这令牌我自然认识,不是我那国王哥给你,别人也给不了你。我问你的是,怎么把令牌挂脖子上了?没觉得这很不是地方吗?”

    “这样显眼啊,省的有人拦我。对了,小粒粒怎么样?有没有元法天赋?”

    小粒粒刚要回答,楚怜惜抢着说道:“没有,所有的测元石都用过了,什么元法天赋都没有。看来在当法师这方面,是不会有什么大成就了,哪怕有我这样的师傅。”

    “好,没有好,稍微练点强身健体就行,女孩子家别打打杀杀,本师傅教她命道之术足以。”

    项北看起来还蛮开心,刮了刮小粒粒的鼻子。

    楚怜惜说回去吧,问风一雷要不要现在就走,还是跟云平公主继续在这美好的景色当中亲亲我我?

    风一雷说回去,云平有些不乐意:“风大哥你再陪我一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风一雷刚要拒绝,项北抢先开口:“你就陪公主一会儿吧,你大哥我就吃亏在不爱跟姑娘聊天,打了这么多年的光棍。我们认识路,你就不要管了。”

    项北说完就走,等走的远了,楚怜惜问他为什么要故意避开与风一雷同回风家?

    项北反问,她从哪看出自己故意避开了,自己没有。

    “扯淡吧你就,想骗我没门儿,我猜回风家一定有什么事情来找上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净瞎想,没有就是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哼,信你我得倒霉,把左脚抬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”项北心中一紧,自己仅有的一枚金币,可就在左脚的鞋子里放着呢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