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章 另有图谋
    楚怜惜不废话,一把抓住他的腿,把他的脚抬起来,从中将一枚金币抠出来。

    “喂站不稳了。”项北金鸡独立,差点摔倒。

    楚怜惜掏出钱就把他脚放下,金币在他眼前晃了晃:“挺会藏啊,这又是哪来的?”

    项北一脸郁闷的摇摇头,不想作答。

    楚怜惜告诉他:“污损国家官钱是犯法的知道不,弄得这么臭,也是没谁了。”

    项北不想再说这伤心事,转移话题:“小粒粒元法天赋是不是出奇的好?”

    楚怜惜点头承认:“是,比我还厉害,全能天赋,你怎么知道我刚刚是骗你。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啊,小粒粒刚刚要自己说,你把她打断了,那肯定就是你要故意说假话。还有啊,小孩子不会撒谎,刚刚你说她什么元法天赋都没有,在法师这个行业里不会有什么大成就的时候,她脸上一点难过都没有,那就肯定是结果很好。既然很好又不能当着外人说,那就是出奇的好,不能让外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说就是如此,两三句话的工夫,他竟然能想到这么多,的确比自己脑子快那么一些。

    小粒粒则是疑惑:“可风叔叔不是外人啊,为什么也不能说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告诉她,风一雷也许没什么,那家伙对项北现在几乎是言听计从信任的很,不让他说出去,他就不会说出去。可还有一个云平公主呢。

    云平公主虽然与自己关系好,但在宫中,找国王争宠的不光只有王妃王后,还有那些公主王子。谁跟国王关系好,谁就能有个好前途。他们巴不得有什么重磅消息可以去告诉国王呢。所以云平公主在这种事情上靠不住,还是不告诉她为好。

    小粒粒问如果让国王知道了的话,自己生活会发生什么变化?

    “你会被接进宫去,弄一大堆法师围着教导你,从此没有任何自由,还会被王室洗脑,终生效忠王室,你喜欢那样的生活吗?”

    小粒粒赶紧摇头,表示不喜欢。项北却是笑了,说楚怜惜绝对是王室的叛徒。对王室有利之事,竟然不做,反倒要把小粒粒雪藏。

    楚怜惜白他一眼,从他脖子上摘下那枚令牌,告诉他挂在腰上,挂在脖子上招摇什么。

    一路聊着,走出王宫,四名宫女打扮的女子已在此处牵马等待。

    楚怜惜给他介绍:“这四位是我宫中侍女,这次跟我们一起去风家。她们分别是春风秋雨夏花冬雪,我不是说过要送给你两名侍女嘛,从今天开始春风秋雨就跟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绿衣服跟黄衣服这两位妹妹吧,上公主咱商量一下,能不能换换,让夏花姑娘一人随我就好,我一个小人物,用不着那么多侍女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春风秋雨不够漂亮吗,这么喜欢夏花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几位也别误会啊,我就是想家了。在我们家乡有首歌谣,叫《生如夏花》以前上学的时候,我逃学就去唱这首歌,我模仿的可像了,要不要听听?”

    “好啊,唱来听听,让我听听你们家乡的文化是什么水平。好听的话,我就同意让夏花随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唱了,献丑。”

    项北把小粒粒放下,清一清嗓子之后开始唱起来——

    也不知在黑暗中究竟沉睡了多久

    也不知要有多难才能睁开双眼

    我从远方赶来,恰巧你们也在

    项北歌声一响起,周围人就沉默了,他没吹牛,他的确唱的很好听。

    唱到最后,甚至他眼里都有了泪光。直到整首歌唱完,楚怜惜拍拍他的肩膀:“老项,别这样,想家了有机会回去看看就是,又没人不让你回去,我陪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项北叹息说回不去,自己来自一个不认识路的地方,很远很远,没有任何一种交通工具能到达,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来的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你的装束,语言都如此怪异,看来那真是一个跟我们完全隔绝的地方,别伤心了啊,走吧,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我的家啊,我只能寄人篱下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似是听出了什么:“你不会又要让我给你买房子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没这么说。”项北赶紧否定,把小粒粒放到马上,自己也跳上去,一行几人打马往风家而去。

    一回到住处,就有风家下人来找楚怜惜:“上公主,将军求见,他已经等您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看看项北:“我就说有事儿吧,这肯定就是你避开风一雷的原因,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回到自己的院子,风天旗的确是早已在此等候。看到上公主,立刻起身施礼。

    楚怜惜扶住他:“老将军莫要多礼,将军找我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老臣只是想跟上公主说一下关于项北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老将军请坐,慢慢说来。”楚怜惜疑惑,这老将军能说项北啥事儿。

    另一边项北的住处,夏花很勤快,端来点心之后,项北就跟小粒粒吃起来,邀请夏花也一起吃,自己这边甭那么多规矩,自己又不是什么官员。

    夏花说不必,下人有做下人的规矩,她去门外候着。

    夏花离开房间,小粒粒抓起绿豆糕塞进嘴里:“师傅,您说将军找我女师傅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项北嘿嘿傻乐一阵儿,告诉她:“你师傅我这下该圆了房子梦了,老将军还是想让我走,老将军最清楚,我留在风家,只会让国王不爽。所以就算国王也劝过他,他也是必须把我弄走的,他知道那才是国王愿意看到的。他一定会提出,为楚怜惜另寻高人谋士,把我给换了,而楚怜惜一定不肯,但又迁就老将军,会提出让我去别处住,可我身无分文,我能去哪呢,哈哈哈”

    小粒粒偷笑:“师傅,你不让一雷叔叔回来,是不是就是怕他跟老将军要求留下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愧是我徒弟,很聪明吗。吃糕点,我们慢慢等。”

    项北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。

    过了没多久,楚怜惜就冷着脸进来了:“项北,你怎么把老将军气成那样,好歹你也是住在人家家里,干嘛跟人家过不去啊。”

    项北装傻:“只是几句言语冲突而已,老将军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老将军说了你一堆坏话,说你不是什么好人,力劝我将你换掉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说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