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章 赶出风家
    楚怜惜满脸不悦:“我能怎么说,你是我的谋士,而且已经打入敌人内部,我能换了你吗?不过老将军那么不愿意看见你,我也只能妥协,你搬到外面去住吧,我知道你就打这鬼主意呢。不过我告诉你,我不给你买房子,你自己去想办法,记住,不准离我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神哦,我的钱都被你没收了,你让我出去要饭啊。”听到竟然不给钱,项北有些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楚怜惜幸灾乐祸:“那我不管,谁让你自己去得罪人呢。反正我不给你钱,我还要给自己攒嫁妆呢。”

    项北无奈,喊过夏花,问她有没有钱?

    夏花说没有,自己衣食住行都是上公主管的,也没有家人,要钱干嘛。

    “妈妈呀,原来上公主不光对我抠门啊。那没办法了,你随我一起去要饭吧。谁让你现在跟我混呢。实在没饭吃了,还能让你去卖身,走吧。”

    项北拉起夏花,告诉小粒粒,等自己住处稳定了就来收拾东西,顺便接她,说完带着夏花离开。

    夏花抽回手来:“主爷,男女授受不亲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也是一副气鼓鼓的样子,对项北随便乱拉姑娘手很是不满。

    项北则不管那么多,径直往风府之外而去。

    小粒粒告诉楚怜惜:“师傅好像生气了,头都不回。”

    “他装的,做给我看,想要钱而已。”楚怜惜一脸笃定。

    小粒粒提出新问题:“上公主师傅,你连吃饭的钱都不给师傅,师傅还会来给你做谋士吗?”

    “不做我就下令斩了他,谁怕谁啊。”楚怜惜虽然嘴上这么说,但还是有些担心项北是真生气。

    项北刚出风家,迎面就碰上了风筝。风筝因为没去执行国王的任务,现在在家里都不敢真面目示人,用围巾把面目围住,只留一双眼睛,还好是冬天,要夏天这打扮那就怪异了。

    项北问风筝在这里干啥呢?

    风筝回答:“我听说了父亲想要项先生离开,特在此等候。”

    “送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还想问问先生去哪,是不是上公主不用你了,那你身上有钱吗?”

    “上公主还用我,但想让我给她免费打工,我身上没有钱。”

    风筝取出一个布包:“这是我攒的一些私房钱,虽然不多,但食宿可以用些日子,先生拿着吧。”

    项北看着风筝,想了想之后摇摇头:“算了,拿你一个十几岁小姑娘的钱算什么,用不着,我饿不死的,天黑还早,我能弄到钱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项北带着夏花离去,风筝拿着没有送出去的钱,目光中满是失望。一直看着项北跟夏花走远,消失在人群当中。

    而在房间里,楚怜惜一脸不高兴:“这家伙跑的倒快,此次进宫最主要的任务成果还没跟我汇报呢。”

    他告诉秋雨:“你跟上去,盯着老项,看他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是”秋雨应命离去。

    项北跟夏花走在街上,夏花问他去哪?

    “我哪知道啊,想不想吃糖葫芦?这玩意儿我家乡也有。”

    “主爷您有钱吗?”

    “别叫我主爷,叫老了,就叫先生就行。我没钱,但我想吃糖葫芦,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项北走到卖糖葫芦的老头面前,取出国王的令牌:“认识这个吗?”

    买糖葫芦的一屁股蹲到地上:“官爷,我没见过,但我认识,这是红山玉做的,只有王家有,而且上面刻有伟大国王的王令章。这肯定是国王亲赐。”

    项北咧嘴笑起来:“认识就好,我出门没带钱,但又嘴馋了,赊账两根糖葫芦行不行?到时候一定还钱。”

    “行,官爷请随便拔,不要钱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行,我品格高尚,绝不乱拿人财物,我一定会还的。”项北说着拔下两根糖葫芦,递给夏花一根。

    吃着糖葫芦溜达,夏花满是受不了:“先生,您用国王赐的令牌赊糖葫芦真的好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试试,这玩意儿出了宫还有没有人认识。现在看来不错,连街头小贩都认识,那我们还怕没饭吃吗。你跟我混,算是你选对了,哈哈。”

    此时项北心情可谓极好。

    一路溜达着,他们就来到了王城竖六号街,出示了令牌,也没人拦他,顺利找到了国师府。很难得今天门是开着的,管家正在门前呢。

    管家施礼:“项先生您又来了。”

    项北点头,让他去禀报国师。

    管家回答:“家主说了,先生到来,大可直接入内,无需禀报。家主此时正在堂中,请先生随我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二人跟随管家jin ru,项北告诉夏花在外稍做等候,然后就jin ru堂中。

    枯荣法师放下茶杯,直接就是一句大赞:“没想到你还能混入朝堂之上,今日你做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谢国师夸奖,都是我应该做的。不过我现在遇到了一些难处。”

    “讲来便好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因为我与风老将军不和,上公主已经不准我住在风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这可是你做的不好了,你在风家,可以为我做更多。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那老将军跟我那么过不去呢,他想让我离开风家,上公主也得给这面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准备住哪?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来您这里了嘛,您还能把我赶走不成?”

    “你在我这里不方便,我不是已经给了你钱财的,你去风家附近,寻一个住处,也好方便与那楚怜惜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项北苦笑:“国师您也知道,我与上公主并非正常的主仆之间,她从来不让我手里有钱,怕我在外面花天酒地。这娘们管的严啊,我的钱早被没收了。也不知道她怎么那么厉害,我钱藏哪都能被她发现。您总不会看着我露宿街头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楚怜惜就忍心让你露宿街头?”

    “她肯定派人暗中跟踪我了,我要真露宿街头,跟踪我之人会替我解决的。但女人啊,就不能给她好脸色,不能让她觉得你需要她,否则她会觉得你不行,女人心理很复杂,尤其是楚怜惜,我最清楚怎么才能让他迷恋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御女高手,既然这样,那我就再给你些钱财,你拿去购买住房。但是记住,不要有钱了,就忘了我给你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谨记,谨记,不敢不记,我体内还有您留下的炸阴阳玉呢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。”枯荣命管家取来一箱金币,交给项北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