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9章 看中房子
    项北咧嘴欢乐,拿到钱以后问枯荣有没有什么任务让自己去执行。自己不是那种光拿钱不干活的,自己是五好员工。

    枯荣说没有,让他好好与楚怜惜保持关系便好,这就是他目前的任务。

    “那我先行告退了”项北抱着金币,带着夏花乐呵呵的离开。

    回到大街上,项北问夏花会不会做针线活?

    夏花说会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先找个客栈住下,你帮我缝个背包,样式我来设计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怎么从国师手里要来的钱?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别管了,反正跟着我有肉吃就是了,明天咱俩去买个大宅子,从此快乐的生活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夏花被她说的有些脸红,这话怎么听都不对味。

    俩人忙活起来,先去买了做背包的材料,一张完整的牛皮。然后找了城里最贵的客栈住下,接着项北就开始画图,让她照着图上做背包。

    夏花看着图纸疑惑:“先生您设计的包好奇异,竟然是背在身上的,我们平时就只背剑,这么大的包我还没见过呢,我们只有钱袋,挂在腰间。而且您用的材料是牛皮,这也是难得一见的,我们都用布包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家乡的产物,你照着做就好,多做几次没关系,反正材料买的多。一定给研究明白才行。将来咱就凭这包也能开起一个大产业,发达了,哈哈。”

    项北对未来充满信心,21世纪地球上的东西,随便弄来生产点都是抢手货。

    看着项北得意的样子,夏花只是笑了笑,他是越来越看不懂自家这位先生。

    一直忙活到深夜,夏花才终于把背包做好了。失败了好几次,浪费了好多材料。

    项北就一直在旁边陪着她,虽然自己也不会,但自己毕竟用过,可以提供的意见不少。

    弄好之后,夏花问怎么样,是不是项北想要的?

    项北将背包背在肩上,调整一下背带:“不错,就这感觉,明天去找人染个颜色就更完美了,当然牛皮原色也挺好。”

    项北说着,把金币都倒进去,这样就不用抱着了。取出两枚递给夏花:“我比上公主大方,这个你留着买自己喜欢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不用。”

    “拿着吧,手里没钱是最可怕的事情。”项北把钱塞进她手中,告诉她去休息,自己这边不需要人守着。

    夏花起身:“谢先生,我的确是困了,但此处也没人与我轮值,不如我就在先生房间打个地铺吧,也好伺候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不是早跟你说了,跟我混没那么多规矩,回自己房间好好睡觉,不用管我。以前我没人伺候,不也好好的嘛,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先生有事唤我。”夏花退出房间。

    项北又研究了一会儿自己的背包,便睡了下去。他发现这个世界的人熬夜不行,夏花在这背包做到一半的时候就哈欠连连。不像地球上,生活物品丰富,手机电脑的,不到半夜都睡不着。这个世界的人习惯了早睡早起。

    而在风家当中,风一雷也是还没睡去。此时正在风天旗的房间当中,很是坐立不安:“父亲,您怎么能这样呢,为什么一定要将他赶走。我听说上公主都没给他留些钱财,现在他一定连住的地方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风天旗不耐烦:“你别晃悠了行不行,晃的我眼晕,凭那项北的狡诈,他会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吗?你少担心一些,你这幅样子怎么成大事?”

    “是我不对,可父亲你不懂项先生,他好像来自与世隔绝之处,对我们的世界并不甚熟悉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还有上公主的侍女跟随嘛,别担心。再说你不是已经派人出去找了,如果在街上,肯定能找到,找不到就说明他已经住下了。真不知道你与他相识两天,怎么就能如此信赖与他。”

    “一种奇怪的感觉,好像他就值得我信赖,他能帮我。父亲您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我对他没什么好感,这你应该清楚,快回去睡觉吧,不要再多问了,我困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先告退,父亲早些休息”风一雷退出房间。

    夜已深,除了冬日的北风,再听不到其他。小粒粒跟着楚怜惜睡觉,楚怜惜倒是睡得安稳。从秋雨回来,她知道项北去了国师府,就明白那家伙又骗到钱了。肯定吃的好住的好,替他操心,那纯粹闲得蛋疼。

    一夜时间很快过去,第二日项北起床就发现夏花早早的在等着他。看他醒来,便打来热水伺候洗漱。

    项北一边洗脸一边问她几点起的?

    夏花回答已经起了两个时辰。

    项北说她冤枉,起那么早干啥,自己从来都是日上三竿才会醒,她早起了也没事儿干,这大冷天的,还不如躲在被窝里暖和暖和。

    说完,他发现屋子里不太明亮,问今天是阴天了吗?

    “回先生,下雪了。”

    “下雪了?下雪好,我好久没见过雪了,去年冬天我家乡就没下雪。”项北擦擦脸,听到下雪有些高兴。以前他一个人生活,整个楼上住的全是老头老太太,也不怎么接触。最喜欢冬天在楼顶上堆个雪人,来跟自己互相欣赏对方的孤独。

    命人将饭菜送来。吃过之后,俩人便离开客栈。走在雪中,夏花问他今天干什么?

    “去城北,昨日下午,你在房间里做背包的时候,我去找人打听了一下,那里有一处宅子出售,我们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城北人少很偏啊。”

    “要的就是偏,我是文化人,喜欢清静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样就离上公主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管那些呢。”

    项北不考虑楚怜惜,他有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找了个马车,二人乘车一路往北,在王城的最北边,眼看就快出城了,最后来到了一条无人的路上,整条路上只有一户占地巨大的宅子。而在这一户对面,也得走出去好远才有人家。

    夏花问项北:“先生您不会是说这里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,这里有什么不妥。你看这宅子多大,虽然都荒废了,但修整一下就行。而且这里便宜啊,这么大的房子,才收五十金币,上哪找这么便宜的房子去,五百都买不着啊,有便宜不占王八蛋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您不懂,这房子就算一个金币,恐怕也没人买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为何?一个金币跟白捡一样了,怎么会没人买。”项北知道事有蹊跷,从听到只卖五十金币的时候就知道,但管人打听没人肯告诉他原因,他让夏花细细说来。

    夏花四下看看,犹豫了一下之后才开口给他讲述,标题就够劲爆:“这房子闹鬼,原来里面住的所有人都被斩首了。而且就算不闹鬼,怕也没人敢买。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人?犯了什么罪?”项北很有兴趣,他就爱听这些小故事,小说作者的通病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