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0章 驱鬼有术
    夏花告诉他,这里以前住的是龙山王,是上一位国王封的,是现在国王的亲叔叔。

    龙山王后来因为篡夺王权失败,被满门抄斩了,而这房子前面之所以那么大地方没有人住,全都荒废着,就是因为那里以前是一片演武场。

    龙山王被斩之后,这些房子就全部收归国有。但因为这里原来的主人,犯了王室最忌讳最不能容忍最大逆不道的事情,这地方根本没人敢买。

    买这么大这么偏的地方干什么啊,是不是也想造反啊。所以大门大户都不敢来买这块地这个宅子,而小门小户呢,就算凑够了钱也是不敢买,一个小人物,住这么大的地方,不被那些权贵之人嫉妒折腾才怪呢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不是卖不出去的所有原因,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。是自从龙山王死了以后,这里就闹鬼。找了不少魂灵法师来,都没把里面的鬼给去了,反倒是一个个出来以后就都发疯了。

    夏花提议赶紧走吧,别再这鬼地方待着了,没见连车夫都跑了吗。

    项北却是径自往大门走去,一边走一边告诉夏花,在自己老家,闹鬼的房子都是得交钱才能进的,这里免费不进白不进。

    夏花不懂,问为什么要交钱去那种地方?

    “找刺激啊,上次我在一景区,花了四十多才进了鬼屋。回家吃了一个礼拜泡面,可心疼死我了。不过说起来都是几年前的事情了,好像近几年都没有进行那么巨额的消费。”

    “四十金币还是银币?”

    “四十人民币,我们家乡的钱,说了你也不懂。”

    项北说着,把门推开。

    夏花拉住他,一脸害怕:“真的要进吗?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怕,就在外面等着我,我自己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,上公主命令我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很能打吗?”

    “气甲一重。”

    “是比我厉害,我就会用板砖拍别人。”

    二人走进去,来到一个长满杂草的花园中,突然草丛中动了一下子,夏花立刻撑起气甲,从腰间抽出一柄软剑,结果是一只兔子从草丛里跳出来。

    项北大笑,让她别那么神经兮兮的,练武之人,胆子怎么那么小?

    夏花眼看都要哭了:“我胆子不小,我甚至都不怕死,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,想到鬼我就瘆得慌。”

    “鬼可能不在家,我们去堂内瞅瞅。”

    穿过巨大而杂乱的花园,二人jin ru客堂之中,一阵风刮过,门闭了起来,夏花浑身一哆嗦,紧紧抓住了项北的手臂。

    项北调笑道:“不是说男女授受不亲嘛,怎么现在你抓我了,算不算占我便宜。”

    夏花松开手:“先生您就一点都不怕吗?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怕,花园之内虽然杂乱,这房间里器具虽然看着无日常生活用品,但却没有一丝灰尘,我就不信鬼魂没事儿还这么勤快的打扫卫生。”

    说完,项北开口喊道:“天涯海角项南之徒,项北特来拜访屋主。”

    一阵低沉的呜呜之声响起,墙壁之上出现一片片人影隐约可见。夏花问项北,不是说没鬼嘛。

    项北回答:“我没说没有鬼,我的意思是说有人。就算有鬼,也是人在搞鬼,这是要试探一下我们,你比我能打,你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从来没有与鬼魂的战斗经验啊,我哪知道怎么打。”夏花很为难。

    项北将她的剑拿过来:“巧了,哥以前是写灵异的,这玩意儿我还真仔细研究过,坐旁边看我的吧。”

    项北一剑刺到墙上,剑尖划过,刻下驱鬼之符,口中道咒念出:“七星云盄,八门摄魂,六甲护身,六丁我卫,黄神越章,宁请灵神,先杀恶鬼,后斩夜光,何神不服,何鬼敢当,急急如律令。”

    道咒念完,墙上驱鬼符也画完,咬破手指,一滴鲜血甩出到墙符之上,立刻驱鬼符亮出金光。墙上的鬼影发出痛苦瘆人的嚎叫之声,很快全部消散而去。

    项北大喜:“竟然真管用,我以前没碰到过鬼,以为网上找来的都骗人的呢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他把剑还给夏花,继续喊道:“怎么样,这招对我不灵啊,赶紧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项北说完,门被推开,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弄掉头上的雪花,男子开口:“敢问先生可是魂灵法师?先生所施之术我从未见过,实在怪异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对你们来说,我身上什么玩意儿都怪异。认识一下吧,我叫项北,这位先生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男子回答:“楚惊天。”

    “啊”旁边夏花吃了一惊:“龙山王楚惊天,您”

    “姑娘莫怕,我不是鬼,只是恰巧没死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那您不是武士吗?怎么能召唤鬼魂?”

    “刚刚是我一名好友所为,但他不想露面,两位勿怪。”

    项北说不怪,当然不怪,乱怪会被揍的。他对楚惊天道:“龙山王您出来见我,恐怕是给我师傅面子吧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早闻项南大师智慧过人,我想求先生替我想办法伸冤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讲?”

    “我当年并未造反,只是被人陷害。”

    “细细说来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没什么好说的,我是被我亲弟弟所害。是他趁我不在之时冒充与我,带领我的狼啸兵团杀入了王宫。我自己怎么可能做那么傻的事情,狼啸兵团当时驻扎王城的不过三百多人,而当时没有外部战事,除了边防军团驻扎人员,有几万兵力就在王城之外训练,选择那时候造反,这不是找死嘛。”

    “你弟弟是哪位?”

    “象山王,如今白象军团的军团长楚惊云,那个军团长的位置本来该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但这事情还要从长计议,你也要把当时的情况完完整整的告诉我才行,现在我还信不过你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先生有办法为我伸张正义。”

    “事在人为,但从内心来讲,我挺想举报你还没死,让国家派人把你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要买这房子啊,你还活着,而且是被冤枉的。到时候万一平反,那我买下来的房子岂不是要还给你,你可是王室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诚实,不过先生不必多想。我如今孤家寡人,还要这大房子干什么,我一直守在这里不让人进来,只是在等一个能够帮我之人,今天等来了。先生放心,到时候你若愿意,我留下给你做个家将,你若看我碍眼,我离去便是,我只求摆脱王室罪人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项北翘起嘴角:“你应该早就了解过我吧,我猜宫中有你的人,否则你不能就这么相信我有这能力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