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1章 前往搭救
    楚惊天承认,宫中有一名三书官员,一直与自己保持着来往,是那人告诉了自己关于他的事情。

    虽然按那人所讲,项北并无出色之处。但作为曾经的王室,楚惊天很明白,能在王宫早议之时被赐坐的人,要么对国家极其重要,要么是国王钦佩之人。

    他问项北:“先生您与国王应该早有交往对不对?”

    项北承认的确如此,自己能跟国王说上话。让他放心,只要他是被冤枉的,就一定帮他,自己就是这么有正义之心。不过目前最重要的,还是去把这房子买下来,最好晚上就能住进来,否则还得住客栈。

    楚惊天苦笑:“五十金币,当初我用十几年的时间把这里做成如此规模,如今王城的城土处,却只将它卖五十金币。”

    项北知道他难过,告诉他以后这里五万金币都会不止。绝对不会辱了他当年对此处的苦心经营。说自己先走了,把房子交易完再回来跟他聊。

    “先生请,我就不送了。”楚惊天神伤黯然,这么多年了,自己的家又要迎来新的主人。

    项北带着夏花离开,夏花满脸佩服:“先生果然厉害,如此无人愿近的凶险之地,先生却能一言识破其中异处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厉害,你就好好学着吧。”项北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谦虚。

    他们忙活着买房子,在地球的时候,项北的梦想就是买个六十平米的小房子,这种古色古香的超级大别墅,那就是想都不敢想了。

    风家当中,楚怜惜正在教小粒粒练功呢,此时楚怜惜很像个老师的样子,如果项北在这里,可能会想起小学的漂亮班主任。

    楚怜惜来回踱步之中给小粒粒讲解着——

    “五行法师,元法之技不同,但理论是相通的,首先最基础的,就是增强精神力,去感受天地之间的元法之力。也就是把自己需要的力量找到。”

    小粒粒问怎么感受?

    楚怜惜问她想先练哪种?

    “师奶是木行法师,师傅你也是木行最是强悍,那我也要先寻这木行元法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,爬树上去,那里木行之力相对容易寻到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爬树,我还是先寻金行吧,师傅你给我一堆金币我抱着。”小粒粒挺会理解,木行爬树,金行就抱金币。

    楚怜惜翻个大白眼:“金是指金兵金属,不是金币,为师带你去风家的武器库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先寻水行。”小粒粒又改主意,他不想钻武器库待着。

    楚怜惜说:“这个简单,到水池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不要了,太冷了。”小粒粒打个哆嗦否定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先弄哪个?”楚怜惜有些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小粒粒仰着脑袋想了想,问不爬树就寻不到那木行之力吗?

    楚怜惜说当然可以,力量充斥天地之间,什么地方都有,只是属性相符之处,更容易寻到而已。

    “那我觉得我哪都不用去,就在这里就行,师傅你说怎么寻吧?”

    “冥想密语,我来教你,学会之后沉浸心灵,以秘语激发自身精神力扩散。覆盖范围越大,你就能越容易寻找,精神穿透力越强,就越容易寻到天地之间的力量。当然,还要配以寻元密语,不同属行有不同的寻元密语,别人要学一种两种,你要全部学。既然你要先寻木行之力,那就先教你木行寻元密语。时间长了,基础有了,密语就不用了。只要你有这样的想法,便可自动jin ru状态。否则那么长的密语,每次都念叨太累了。”

    小粒粒苦恼,说这听起来好复杂。

    楚怜惜说练功就这样,习惯了就好了。

    小粒粒点头:“那师傅你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冥想密语,听好了,很长。”

    “元法开天,力行天地,以万物共存。万物法则,百千取化,以一力而借超越。一力生之,愿我沟通神灵,元法之神借我天眼,闭目而目远,目远而寻”

    楚怜惜一大串冥想密语念完,小粒粒一脸懵逼。楚怜惜问她记了几句?

    小粒粒回答:“刚开始记了一句,听到后面就把那一句也忘了。师傅你都给我写下来吧,我记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记不住正常,讲真的,你师傅我如此天才,当年也记了好几天。我都给你写下来,包括我掌握的五种寻元密语在内。这个你以后慢慢背。我现在要告诉你,天地之力什么样子,省的你找到了不认识。其实很简单,五行元法之力就是五种颜色的光点,只以精神力可见。金色青色银色红色褐色,找到它们以后,还要收集它们,那个我以后再跟你讲,你先找到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,是不是收集还要密语,所以你不跟我说,怕我受不了放弃。”

    “不,用密语那就简单了。冥想的过程中,不但能找到五行元法之力,同时自身精神力也能不断增强。而精神力为什么称之为力,因为那也是一种力量。到时候我就要教你用这种力量,来捕捉天地之间的力量,那时密语已经用不上了,明白了否?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,师傅你晚上慢慢给我写,你说我项师傅现在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他,肯定是忙着买房子,我很好奇他会买个什么房子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刚说完,风一雷急急火火的跑了进来:“上公主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啊,这么急”楚怜惜皱起眉头,这可不像是风一雷,风一雷平时还是蛮沉稳的。

    风一雷说:“对不起上公主,打扰了,是项大哥的事情,现在城里都在传,有人去了城土处,买下了龙山王的房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栋鬼宅?”

    “嗯,就是那栋闹鬼的房子,已经吓疯了好几个魂灵师。”

    “项北在买吗?”楚怜惜的问题很简洁。

    风一雷说就是,他听到消息,就去凑热闹看了一眼,城土处的公告中显示,买下房子的正是项北。

    楚怜惜抓抓头发:“这家伙聪明一世糊涂一时,这次八成是被骗了吧,那么大的宅子卖那么便宜,他就不曾起疑?不行,快去找他,可别让他贸然跑进那栋鬼宅中,会死人的,快走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着急忙慌的去骑上马就往外跑,风一雷赶紧跟上。一边往城北跑去,楚怜惜一边骂:“夏花怎么搞得,项北不知道那房子有问题,她也不知道吗,竟然不加以阻拦,看我怎么惩罚她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很是担心。

    而此时在项北的新家中,项北正在花园里清除干枯的杂草,一边弄一边告诉楚惊天:“龙山王您先避一下吧,我是命道师,按我测算,我这里要来客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能以命道之术测算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去后面避一下,那也是我平时住的地方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