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2章 如此吓唬
    楚惊天说完离开,夏花则是疑惑,没看到项北使用命道之术,怎么算的?问他来的是什么人?

    项北好笑:“我逗老楚玩的,还用得着算嘛。这是国有资产,卖掉以后有公告,风一雷跟怜惜妞肯定能收到消息,然后会火急火燎的来凶宅救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您怎么能这样称呼上公主。”

    “她又不在,你难道要告密啊?”

    “不会,但还请先生能对上公主加以尊重,我虽然跟着先生,但始终是上公主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鬼,等她来了,我让她好好跟你说明白,以后你就是我的,跟她没关系了。去沏茶吧,他们肯定是骑乘金斑马赶来,估计用不了多大会儿就到了,还是人家的交通工具好使啊,咱俩就只能靠走靠打车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您说话真有意思,我这就去沏茶。”夏花回了堂内而去,项北继续拔草,这活儿小时候经常干,家里十亩多地呢。

    楚怜惜一路忧心忡忡的追到府前,路上没有碰到项北,心中担心万分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大宅子,风一雷问楚怜惜:“上公主,项大哥会不会进去了,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楚怜惜说门开着,肯定是进去了,就算地狱也要闯一闯了,项北还不能死。

    二人从马上跳下来,小心翼翼的jin ru府门之内,一进去就听到了口哨声,目光寻过,很快就在花园的一棵树后面看到了项北的影子。

    二人站在门口一阵发愣,而这时候项北抬起头,突然咧嘴一笑:“哈哈,本府刚开就来客人了,夏花你家上公主来了,快出来迎一迎。”

    夏花从房间内出来,往大门口迎来,项北也在池子里洗洗手走过来:“欢迎上公主与风统领大家光临,茶已备好,两位屋里坐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说不急,四下看看,问他来这里就没碰到什么吓人的东西?

    项北说碰到了啊,问他们想不想看看?

    俩人一起点头。

    项北大喊起来:“麻烦各位鬼兄出来,吓唬吓唬我这两位朋友,吓尿他们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说完,在堂后一个房间当中,一个浑身笼罩在黑色长袍中的男子问楚惊天:“主上,要不要配合他?”

    楚惊天说当然,现在这里项北说了算,他们两个属于寄人篱下,当然得听人家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配合”黑袍男子说完,手掌平身而出,手中出现一团黑色的死气,死气当中一个紫色的符文闪动。男子一把将符文捏碎,死气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“死灵技,元法夜黑,亡灵聚集”

    随着这黑袍男子的施展,整个院子里突然变得极其阴暗,一阵阵呜呜的声音响起,一个个人影从墙壁地下冒出来,一个个血淋淋的还披头散发。

    楚怜惜拉住项北手臂:“这些东西你不害怕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怕的,我是房子主人,他们在我这里生活得听我的,我让他们退他们就得退。”

    项北说完打个响指,口中命令的口吻道:“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瘆人的声音停止,鬼影子一个个消失。

    风一雷惊奇:“大哥好厉害,您还是魂灵法师呢?”

    楚怜惜却总感觉不对,想了想之后明白过来:“项北你老实告诉我,还有什么人在这房子里,以前所谓的凶宅,都是有人搞鬼对不对?”

    项北夸她聪明,一下子就想到了关键之处。但同时告诉她,此处居住之人,暂时她还不能知道,过后会加以引荐,等在一些事情确定了以后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你赚大便宜了”楚怜惜明白,这么大的房子,五十金币买下来,又没有任何危险,这岂不是赚死了。

    项北坏笑:“我会做生意吧?上公主你要不要入股?我准备开工厂挣钱,你入股我分你红利。”

    “开工厂?”楚怜惜没听过这说法。

    “工厂就是大规模加工器物的地方,我要造东西卖钱,过小康生活。我向你保证,你只要入股,必有钱赚。钱这东西就是用来生钱的,光靠抠门攒那点钱,纯粹受罪不讨好,无法流动起来的钱,都是被浪费的钱。”

    “老项你说的有道理,我会考虑,先去屋里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来到房间之内,楚怜惜一眼就看到了桌子上的背包,问他是从哪买的?看上去盛装物品很方便。

    项北老实回答,是夏花做的。

    楚怜惜疑惑夏花还会做这东西?以前怎么没给自己做过?

    夏花只好解释,自己以前不会做,这是项北画了图,然后从旁指导,做了好几次才成功的。说有时间会帮上公主做一个。

    项北也告诉楚怜惜:“这就是我开工厂生产的东西,怎么样,你觉得能不能畅销?”

    楚怜惜说不错,这种奇奇怪怪却又实用的玩意儿,也就他能想出来了,自己决定入股了。

    但自己入股还要说了算才行,所有钱财要自己来掌握,项北需要钱的时候,来自己这里支取。建工厂需要的钱自己全包了,自己是老板,他只是个打杂的,而且是没有酬劳的打杂。

    项北傻眼,怎么还有这样的人,太不讲理了。

    楚怜惜眉毛一挑:“怎么?不服啊,我可是上公主,你是我的谋士,是我的手下,不听话我斩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听,我听就是了。”项北没办法,早知道就不提什么入股,谁知道这丫到现在还要完全掌握财政。简直蛮横不讲理。

    楚怜惜径自走进内堂,从床底下取出一包金币:“这是枯荣给你的吧,没收了。”

    项北这下不能答应了:“知道你会来,我专门藏起来还是被你找到了。你总得给我们俩留点吃饭的钱吧?而且我这里啥家当没有,这大冷天的没铺盖没火炉,你想冻死我们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我会处理的”楚怜惜告诉风一雷:“你先回去吧,告诉春风,带着我所有的人,去街上采购物品,先买生活必须之物,天黑之前务必给我送过来。还有,今晚我不回去了,把小粒粒也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恐怕不妥吧。”风一雷心道,你一个未婚的姑娘,住到一个男人家算怎么回事儿。到风家那是有国王的命令,可是来这里就说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楚怜惜告诉他,自己国王哥都管不了自己,他还想管啊让他赶紧去干活,真要把这家里人都冻死吗?

    风一雷不敢再多说,应命离去。

    风一雷离开,楚怜惜问项北现在能不能说这地方还住着什么人了?

    项北回答不能,自己之前不说,并不是因为风一雷,而是因为她楚怜惜,此人之事,就算告诉风一雷也不能告诉她楚怜惜,至少暂时不能,但很快就能。

    楚怜惜明白了:“看来此事有关王室啊,你不说我就自己找了啊。”

    项北毫不客气:“劝上公主不要莽撞,您打不过人家,实话说那人就在后堂,但你要是过去,人家不想见你,你肯定会被人揍出来。所以还是在这里老实待着吧,该让你知道的时候,自然让你知道,大概晚上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这上公主岂不是很憋屈?”

    “您就当没有别人,那就不憋屈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我去除草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从门口拿起工具,跑进花园当中,看起来很有兴致。项北问她就不能施展点什么元法技能,把这草给一下子全弄光?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但那多没意思。”楚怜惜享受动手除草的快乐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