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3章 探查结果
    一边卖力的干活,她让项北做首诗来听听,他不是个诗人嘛。就以现在这院子里的事物为题。

    项北四下看看,指着几朵梅花:“看那寒中花,落雪中独自绽放,多美。我就以这梅花为题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老兄还真能来?”楚怜惜狐疑,他一直认为项北这诗人的身份也是冒充的。

    项北确是极其自信:“当然,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文采。”

    项北装模作样沉吟一番之后开口吟诵:

    墙角数枝梅,凌寒独自开

    遥知不是雪,为有暗香来。

    诗毕,楚怜惜鼓掌而起:“厉害啊,还真是说来就来。”

    项北满脸得意,说都是小菜一碟,不要崇拜自己。

    “说你胖你还喘上了”楚怜惜好笑,问她这草除掉以后弄什么啊,这大冬天的,啥也没法种,还不如留着这些草呢,至少还有些事物,空空的土地更难看。

    项北回答自己是为来年做准备,他不想等到必须做的时候再去做。反正现在也没事儿,何必要等呢。等只会闲着无聊,无聊的时候除了想家还是想家,还不如找点事儿干。

    项北说的郁闷,楚怜惜拍拍他肩膀,无声的安慰一下。

    楚怜惜问枯荣的事儿能聊吗?

    项北点头:“能,他们都在后面呢,听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指几个人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目前就一个人跟我见过面,剩下的神秘兮兮的。我估计你晚上住在这里,他们会过来个人跟你接触一下吧。他们应该对你很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当中有我认识的对吧,否则没道理不能跟我见面,大不了不说身份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该是认识,我查了一下,他出事的时候你也好几岁了,该是能记着他。话说我也挺郁闷,这里是我家,我竟然不知道住了几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老兄身边出现什么怪事儿都不算怪,说说枯荣吧,进宫有什么收获?我可不想白帮你除草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让你白帮忙,这么说吧,首先我问你一个问题,卫国楼有没有你的人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一个女人家,搞那么大势力干什么。不过我的人没有,我认识的人有。”

    “关系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还好啊,一个追求过我的家伙,需要他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,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推他一下:“你什么意思,听到是追求过我的人就不用,难道你也喜欢我,吃醋了?”

    “鬼,吃酱油还,你到现在单身狗,毫无疑问追求过你的人都失败了。既然失败了,心中想什么都难说。也许还想继续追你,那就肯定会帮你。可如果已经觉得没希望,说不定会记恨你,坑你,你说这种人能用?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,他肯定已经不觉得有希望,我已经明确拒绝他了。你到底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应该听风一雷说了,枯荣推荐的第一个红叶城城卫统领,是卫国楼的人。我估计卫国楼不止这一个跟枯荣有联系,毕竟这些人都是后备军官,出来就进军队,所以得有人盯着点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,这事儿我记下了。但卫国楼虽然是为部队培养人员。但不参与政事,更不参与兵事,只是培养人才的地方,跟武院差不多,可以缓一缓,不急,接着说。”

    “风家,风浪,现在叫云浪,这你应该也听风一雷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听了,说说别的,风一雷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谋相,宋智,议事之时,他所有话语,几乎都是按着枯荣的需要来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凭这点,不能确定吧?”

    项北问她还记不记得,去枯荣家的时候,自己问过她,跟枯荣同住一条街那户是不是谋相府?

    楚怜惜说记得啊,难道那时候他就知道宋智通敌了?

    “我是命道师,什么事情提前知道都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少瞎扯,好好拿出你的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枯荣又不是文官,住在竖六号街,这本身就不对。对外说什么狗屁风水好,那纯粹扯淡。那鬼地方风水根本不好,四数困宅,前宅黑壁,大煞,那才是真正的凶宅。所以风水好一说不成立,肯定另有目的。

    既然另有目的,那就把他的目的找出来。当时我就想啊,如果我是敌国的奸细,我是枯荣。我要在天龙国建立势力,毁灭一个王权,我肯定得找有分量的人合作。否则一个根本都算不上官职的法师身份,虽然地位尊贵,但其实没有任何实权的,工作很不方便。

    那么谁是这个有分量的人呢,天龙**队人员很难侵入,风老将军的把控很严。没法直接从军队下手。那就要找个人去糊弄国王,让国王做出错误决定。要达到这样的目的,谋相就是最好的选择。而他选择跟宋智住在同一条街,恐怕就是为了暗中交往更方便。明着串门太勤快总是不好的,当官的都忌讳这个,会有结党营私的嫌疑,让人传嫌话,所以只能暗中来往。

    他们两家只隔着一户,而这一户是没人住的,我去找枯荣要钱的时候专门看过了。我猜没人住是因为枯荣的原因,而他们两家是地下通道交往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说不知道那一户没人住的原因,有空可以回去问问她的国王哥。同时他强调,即使如此,一切也都只是项北的猜测,不能证实。

    “可以去证实一下啊,你不是五行法师吗,要探查一栋房子的地下有没有通道难道还不容易吗?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,放心吧,你的情报很重要,不愧是我楚怜惜的谋士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夸我还是夸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夸‘我’喽。”楚怜惜强调了一下这个我字。

    项北咧嘴难看的笑一笑。

    天渐渐黑了下来,楚怜惜的一帮护卫送来了生活用品。风一雷也亲自带风家人上街,给他们买了好多东西。等都安置完,普通护卫跟家丁才离开。

    项北看着布置一新的房子说现在像个家了,要是再取个媳妇,就更完美了。

    小粒粒抱着个大苹果,一边啃一边问他想取个什么样的媳妇儿?是不是跟女师傅一样的?

    项北让她不要乱说,想了下这个问题,最后说其实没太多要求,品格跟自己一样高尚就行。说完请大家都坐,今晚就在这里吃了,自己去帮夏花做饭。

    楚怜惜的护卫头头表示感谢,但也说他们不用了,他们去门外守着,在外边吃,那才是护卫的职责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拉倒吧,这天寒地冻的不用站岗。坐下喝口热茶,等着吃饭,正好咱都认识一下,天天见面连名字都叫不上来,说不过去啊,几位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四大护卫自我介绍,其中护卫长叫金通,另外三人则分别叫袁向飞、窦猛、魏中天。说完四人一起望向楚怜惜。

    楚怜惜告诉他们:“坐吧,老项这里没那么多规矩,难得他要亲自下厨,大家吃他一顿。”

    说完告诉春风秋雨跟冬雪都跟项北一起去厨房帮忙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