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4章 厨师项北
    厨房当中,项北拿过夏花的刀,说她这刀法不行,看自己的。

    项北开始展示他作为专业厨师的刀法,一个胡萝卜没半分钟便被切成了均匀的细丝。

    夏花赞叹:“看来先生还真是会做饭啊,手法真是精妙。”

    “何止会做,我可是专门学过厨师的,我考了电焊证,考了电工证车工证,本打算考个厨师证呢,不小心跑这里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电焊电工车工为何职业?”

    “说了你也不懂,反正我很专业就是了。对了,你这胡萝卜丝准备炒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“炒肉丝。”

    “那能吃吗?我项北招待客人,菜可不能这么简单。不要了,你再帮我切一个,切成丁儿。春风你帮我把鸡弄干净稍微过一下热水,另外剥一些花生米出来,我来炒个宫保鸡丁。这就一个菜了,让我看看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项北打量一下食材:“秋雨,海参给我清理一下,来个葱烧海参,没想到你们这里也吃海参啊,怎么采上来的,这东西可得潜水,有机会我也出海转转。还有那鲤鱼,我们红烧一下,有鸡有鱼代表大吉大利年年有余,这是有讲究的。冬雪帮我把那半只羊的肋骨那块弄下来,我调个料,你给我腌上,等会我们弄个烤羊排,可惜没有烤箱,把那土炉给我烧起来,烧得往死里旺,等会灭掉用炉壁温度烤,应该可以,这算个硬菜。接下来还要有汤.......”

    项北忙活着安排着,过了大概半个小时,厨房里开始传出香味。小粒粒鼻子抽动一下,跟楚怜惜说:“师傅,好香,这是什么菜的味道,我家开饭馆的,我怎么没闻过?”

    “去看看不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跟小粒粒来到厨房门口,此时的项北正在颠勺,菜锅中油火呼呼,锅中食材上下翻飞,楚怜惜鼓掌:“漂亮,我还没见过这么翻炒的呢,好大的火。”

    小粒粒说是,自己父亲都不会这么炒,而且炒的菜从来没这么香的。

    项北回过头:“哈哈,长见识了吧,我可是来自美食帝国。小粒粒你有口福了,有时间我给你发酵一桶奶油,做奶油蛋糕给你尝尝,那才是小孩子最喜欢的东西呢。”

    “奶油,跟牛奶有关系的吗?我不喜欢牛奶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不会喝,等我给你调一下味你就喜欢了,小孩子必须喝牛奶。而奶油呢,跟牛奶还不一样,就算不喜欢喝牛奶,你也一定喜欢奶油,放心吧啊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舔舔嘴:“元法之神啊,没想到老项你一个好吃懒做的人,竟然厨艺还这么好。我决定了,不去风家了,跟你这里混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是违抗国王命令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,我在风家还有事儿得做的,要不你天天给我送饭?”

    “你可算了吧,想累死我啊。你俩赶紧出去,大概得一个钟头以后才能吃,有几个菜特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老项加油,我们去等着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拉小粒粒离开,小粒粒却咬着手指头不肯走,眼巴巴的盯着项北手里的炒菜锅。

    “小馋猫啊,还没熟呢,出去等着吧,这里多呛。”楚怜惜抱起小粒粒出去。

    直到一个多小时过去,夏花端着第一道菜出来,小粒粒一声欢呼,跑去拿筷子拿碗,可勤快了。

    陆续几道菜全部上桌,看着满桌的美味佳肴,所有人望向项北的目光都是充满了好奇,风一雷问他:“大哥,您的家乡到底是个如何神奇的地方?怎么会有让人如此垂涎欲滴的美味。”

    “我家乡的人最擅长的就是吃,尝一尝吧,大家都尝一尝,春风秋雨冬雪,你们也都坐下,四位护卫大哥,别客气,我请你们吃饭,不用顾忌你们家上公主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点头:“对,不用顾忌我了,我先吃再说,哪还有空管你们啊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直接抓过两根羊排啃起来,一点都不淑女。一边吃一边直对项北挑大拇指,说他哪天不用当谋士了,就来给自己当厨子,这做饭水平,简直没谁了,爽,过瘾。

    “你好好吃吧啊,少说两句,另外金护卫袁护卫四位大高手,还有春风秋雨你们三个,我跟你们说件事情,你们今晚肯定是要留在这里保护上公主。留下我很欢迎,但不准去后堂。”

    几人看向楚怜惜,楚怜惜很干脆:“这是他家,客随主便,他说什么就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七人应命,说完继续啃。

    而此时后堂当中,楚惊天跟那黑袍人守着两个小菜,端着酒杯互相干杯之后,却迟迟不肯动筷子。

    楚惊天仰起头,鼻子抽动一下:“这项北跟那上公主吃什么呢,怎么传来味道这么香,弄得我都无心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深有同感:“我也觉得眼前餐食简直无法下咽。不过主上,上公主来了,要不要我出面去与其接触一下,侧面问一问她对您当年之事的看法,看看能不能请她帮我们。”

    楚惊天一阵沉思:“我这小侄女从小就善良,爱打抱不平,但现在她毕竟长大了。我也不敢确定她现在是什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主上您是同意我去还是.......?”

    “我亲自见他,只要不让他看到我相貌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好吧,她身边护卫颇多,万一她仗着身份尊贵,要强行见您相貌,一旦您跟她动起手来,他肯定就知道是您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她知道我们的存在,这么长时间,肯定已经有要求来见我们,只是被项北拦下了。既然能被项北拦下,就说明她并不太关心我们是谁。不会为难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决定下来,而项北那边,一帮人吃的直呼过瘾。楚怜惜推推项北:“老项,我觉得你不用开工厂了,你培养几个厨子开酒馆吧,我把我所有家当投资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要做集团。酒楼要开,工厂也要开,我要当首富。”

    “老项你志向远大,当了首富之后可以养一大堆妻妾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家乡都是一夫一妻,妻妾成群会被认为人品有问题,而我是品格高尚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,品格高尚跟娶妻有什么关系。男人拼命的挣钱夺权,不就是为了吃喝玩乐享受女.色嘛。”

    两个世界的人,思想就是不一样。连女人都觉得男人三妻四妾是正常的事情,一点都没有排斥。她不觉得老婆多了就是品格不高尚。

    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楚怜惜发现自己喜欢听项北这么说,特别喜欢。此时她脑子里想起的是项北的歌,项北的诗,还有这让人吃一次就很难戒掉的厨艺。

    她不得不承认,项北这家伙很神奇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