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5章 养魂之术
    吃吃喝喝一大通,吃饱喝足之后,项北抱着个火炉子来到门口蹲下。扔两个地瓜进去之后,开始烤着手想事情。

    楚怜惜吃着雪糕问他想啥呢?

    “我在想这后堂住的人,怎么还不来找你聊天,侍卫侍女都已经退下了,他们也该来了,他们肯定想与你接触的。我做的雪糕怎么样,好吃吗?”

    “好吃,就是太冷了,要能留到夏天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能,用冰窖就能保存,这个将来可以做军需,夏天士兵们热的难受,来根雪糕爽一爽绝对战斗力倍增,谁让这世界没有呢,王宫有冰窖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真落后,但现在弄也晚了,来年暖和了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俩人聊着,夏花抱着一大堆纸钱走过来:“先生,您要的阴钱。”

    项北拿起一张瞅瞅:“这世界的阴钱倒是跟我老家的差不多玩意儿。”

    他问夏花:“我让你找的毛笔跟丹砂金铃呢?”

    丹砂就是朱砂,这个世界的丹师用的。

    夏花说带来了,说着将东西都取出来。

    项北取了毛笔蘸了朱砂,开始在纸钱上画下一个个符文,告诉夏花摇响金铃。

    清脆的铃声传出,项北将画好符的纸钱扔进火盆中,口中语调怪异的喊出声来:“天黑了,出来走走吧。魂钱我发,用者自取了啊。”

    一阵阵阴风刮起,楚怜惜有点心慌:“老项你干啥呢,你家死人了?”

    “你家才死人了呢,我在把这房子里死过的人找回来看看。”“魂钱我发,用者自取了啊。”

    项北回答完毕,依然自顾自的喊着。突然黑暗中出现一个白色的身影,面无表情向着他们飘来。一个紫色的符文从火炉中飘出,原本看上去有些模糊的灵魂突然变得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楚怜惜问什么鬼,他到底干什么呢?

    “这叫养魂,魂灵师用自己的力量去养魂控制鬼魂,我不是魂灵师,只能用这种方法了。幸亏以前是写灵异的,研究了不少资料。

    给你讲点连魂灵师都弄不明的事情,人若是冤死,将不入地府,魂灵师控制的就是这些灵魂。但灵魂的魂力会越来越弱,甚至会渐渐消散在天地之间。魂灵师养的鬼魂,也不可能完全支撑他们始终魂力完整。否则魂灵师会累死,所以只保留他们存在,并且能正常攻击就行。

    他们不懂我这种方法,我这方法只在我的家乡有。阴钱有吸引鬼魂的能力,而这符文就叫养魂符,养魂符黑夜才有效。我要把这里的鬼魂的魂力喂养完整,回到原来的样子,让你老妹儿看看认识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魂钱我发,用着自取了啊。”

    项北继续着自己的工作,越来越多的鬼魂出现。而第一个来到这里的鬼魂,已经变得很清晰,能看到模样了。项北让楚怜惜赶紧看看,这个鬼她认识吗?

    “黑咕隆咚的看不太清,我得凑近了看,但你确定她不会伤我?”

    “不会,这都是魂灵师炼化过的鬼魂,是受控制的,不会随便咬人。要是野鬼,你也根本不可能看的见,得开天眼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开天眼。”

    “一种看到野鬼的方法,如同你们这里魂灵师的追魂眼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,我瞅瞅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凑近了那鬼看看,突然一声惊呼:“楚云云,当年我三王叔的女儿,这里的鬼魂难道都是三王叔家的人?”

    项北嘴角翘起,但并未回答,继续工作:“魂钱我发,用者自取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推他一下:“你回答我,这里的鬼魂是不是原来住在这里的三王叔一家。”

    项北让她不要着急,看看别的再说,自己也不知道,鬼知道这里住着的魂灵师,养着的都是哪些鬼呢?

    楚怜惜点点头,而此时后堂之中,那黑袍男子大急:“主上,养的魂兵不受我控制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前堂看看,那项北白天就能破你魂技,也许就是他搞的鬼。我带你去屋顶,别让那些护卫发现。”

    楚惊天抓住黑袍男子,脚下轻点,便跳到了屋顶之上。看到前院项北正在将鬼魂聚齐,黑袍男子大急:“主上,果然是他,他这是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楚惊天此时却呆住了:“云云,我又看到我女儿的相貌了,这么多年了,我又看到女儿的相貌了。”

    楚惊天眼中流下泪来。

    黑袍男子说:“主上,这项北的确厉害,能将魂力补充完整,再现生前的样子。可是他到底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或许是在帮我们,不要妄动,看看再说。”楚惊天其实也不知道项北的用意,只是猜测。

    一个个鬼魂越来越清晰,显示出样子来,楚怜惜突然大叫一声:“三叔母。”

    说着一下子扑向其中一个女鬼,却不想一下子扑了个空,直接从女鬼身体上穿过。

    项北告诉她:“没用的,灵魂乃虚幻之物,看见也摸不着,你现在能确定了吗?这些人是不是楚惊天的家人?”

    “我三王叔的名字不准你乱叫。”楚怜惜开始哭起来:“小时候三叔母特别疼我,可是三王叔为什么要造反呢,到现在我都没想明白。”

    项北扔掉最后一张值钱:“魂钱发完,散去吧,以后再取。”

    一个个鬼魂消失在黑夜中,项北从火中取出烤地瓜,掰下一半递给楚怜惜,问她现在想说什么?

    楚怜惜没伸手去接地瓜,问项北:“我记得你之前说,只有冤死之人,死后不下地府对不对?”

    项北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岂不是说,他们都是冤死。”

    “嗯,冤死的,之前我对他们是不是冤枉还保持怀疑,现在确认了。冥判最是公正,可查三生三世,绝不会弄错。冤魂入地府怨气太重无法投胎的,所以地府不收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走了?”楚怜惜说完就转身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项北将她喊住:“这大晚上的你往哪走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一脸坚定:“我要重新检查当年龙山王造反一案,若是冤死,我必为他们翻案。”

    项北笑起来:“你没发现刚刚鬼魂中少了谁吗?”

    楚怜惜反应过来:“三王叔,三王叔没在,难道三王叔还活着,后堂之人就是三王叔对不对,他一直生活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这丫的确聪明,项北抱起火炉喊起来:“龙山王,这可不是我说的啊,这上公主自己聪明,给猜出来了,剩下的屋里聊吧,别躲屋顶上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