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6章 夜灵
    楚惊天跟黑袍男子从屋顶上跳下来,楚怜惜虽然已经如此猜测,但看到活人还是忍不住震惊。

    惊诧过后,便再也忍不住了,一下子扑到楚惊天身上:“三王叔,你真的没死,你是冤枉的吗?你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龙山王摸摸楚怜惜的头:“什么王叔啊,现在我哪还是王室。怜惜你还跟以前一样,聪明,有正义感。我会把事情全部告诉你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转头问项北:“你怎么知道我在暗处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不废话嘛,这位魂灵师先生发现魂兵异常,肯定会想到我,然后你们俩肯定会来查看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知道我们在屋顶上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们在后堂,上屋顶最简单省力还稳当,难道还能绕过来吗?您这样的高手,翻个屋顶如履平地,绕路更费事,而且绕过来还得找地方躲,怪麻烦的,屋顶多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项南大师高徒,感谢你为我做的。本来我想掩着面目,跟怜惜见一面,打探一下她对我家当年之事的态度,你把这些都替我做了,现在我可以确定,怜惜会帮我。”

    楚惊天看向楚怜惜,楚怜惜点头:“三王叔,你把一切告诉我,我们屋里说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拉着楚惊天进屋,黑袍男子问项北:“你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“什么啊?”项北装傻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我精心培养的魂兵,怎么会听你指挥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我家乡的道术比你们魂灵师的亡灵技能更强吧。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,我是第一次干这个,以前我都不确定这些东西是不是真的。这位大师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“我叫夜灵,七元魂灵师,先生能不能将此术教我?魂灵师项来早亡,就是因为要以自己力量养魂兵,若以此术来饲养,我就可以多活几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,有空你来跟我学。”

    “感谢先生,但是抱歉,我不喜欢与活人过多接触,这就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夜灵法师挺不爱说话,达到目的就闪人。转身低着头离开,走路还轻飘飘的,看着很是怪异。

    目送夜灵走远,项北看向夏花,夸赞道:“不错,不让你告诉上公主谁在这里,你就果然没说,像我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夏花说自己挺为难的,但还是愿意遵从他的指示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啊,以后就不用为难了,等会儿他们商量完事情,我就把你要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您几时休息?我为您将床暖了?”

    “暖床?跟侍寝是一回事儿吗?”项北想入非非。

    夏花满脸通红:“就是把被窝提前暖了,您初睡之时可以不那么凉,跟侍寝自然不是一回事儿,不过先生若是需要的话,我也可以侍寝。因为我是被家人卖入宫中的,不是雇佣关系,我的一切属于上公主,上公主如果把我送给您,那自然是一切属于您,但前提是,必须上公主亲口说出将我送您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想多了,你不用给我暖床,我不怕凉,以前日子穷,早习惯了,你睡去吧,别管我。我睡觉晚,你熬不住的,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先生关心,那我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项北看着夏花回了房间,感叹世事无常,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配上丫鬟了,而且还是那种什么都听你的丫鬟,跟花钱雇的佣人可不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如此,项北在这方面可能真的是老实人中的老实人,没法确定负起责任,绝对不会乱来,宁愿自己鲁。

    墙角取了之前买的木匠工具,找到一块木头,告诉屋里的楚怜惜,自己就不参与他们谈话了,自己还有事情做。

    说完,给他们关上门,带了木匠工具jin ru自己卧室之内。

    从桌子上取一些切好的烟丝,卷进纸中,取出打火机点上。满脸惬意之色,对于一个吸烟者来说,几天没有抽烟突然来一口,那种舒爽没谁了。可惜这世界没法找过滤嘴,有个百度也好啊,还能查一查过滤嘴怎么做,可是那些都是奢望。

    点着烟,项北开始打磨手里的木头,一边弄一边嘀咕,等这卷烟机弄出来,确定可以用之后,就找人照着多做一些,然后自己就可以雇人大量生产卷烟了,当烟草贩子,给敌对势力,谁让这玩意儿不是好东西来着。自己倒霉染上烟瘾,也要他们倒霉。

    他发现自己想做的产业挺多啊,现在关键是让楚怜惜拿钱,有多少拿多少。

    正规化着自己未来,突然敲门的声音响起,项北问是风一雷吧,赶紧进来,怪冷的敲哪门子门?

    风一雷推门而入:“大哥怎么知道是我?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吃饱了饭没赶紧回去,反而要住在我这里。那就是有事儿呗,说说吧。”

    风一雷将门关好:“大哥你说的对,我是有些事情,本不好意思说,但在屋里想了半天,还是厚颜无耻的来找大哥了。我想投资大哥您说的工厂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怎么,攒钱娶媳妇儿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是想让军队的兄弟们生活的好些,他们太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军队,你老弟跟军队有什么关系,你一个王宫龙卫统领,也没进过军队啊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呢,我每年都要去军中历练的,跟军中兄弟们关系都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爹把你当他的接班人培养啊,倒也可以理解。自从有天龙国,神武将军一职就是你们风家的,这个职位也是天龙国开国王君亲自册封,风家可以世袭。看来下一个就是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一定,我二叔三叔家的堂兄堂弟,都有资格继承这个职务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跟他们不熟,我就认准你。不过今天还是要告诉你,你的钱我不用,你现在也没多少钱,杯水车薪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问父亲要钱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会给你的,他让你跟我保持距离还来不及呢。你就别想了,我的工厂也不想跟你有关系。而且一旦跟你风家有关系,我开不安稳。相反帮楚怜惜挣钱,连国王都会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大哥,我考虑不周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坐下,帮我干活,这木头你帮我削一下,我这么一点点刮太累了,只能拿你当电锯使了。”

    项北在木头上画几根线,让他顺着线来削切,别切跑偏了。

    风一雷让他放心,自己一定给他切的很平整。说着手中大刀出现,木头抛起,一刀切成两半。

    切完问项北怎么样?

    项北拿起来看看说不错,是跟着线走的。但一刀两半好切,剩下的这些线可就不能这么切了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用匕首。”风一雷取出匕首,开始顺着线弄起来,项北说好,比电锯好使,切木头如泥,还没有噪音,高手就是不一样,自己这么搞就弄不动。

    项北找到了一个好帮手。可是还没有给他干多少,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风一雷起床去开门,一个风家的家丁冲了进来:“统领大人,西北战事突变,家主将连夜出征,请少主即刻回府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