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章 天狼原之战(1)
    风一雷问什么事情?这大冷天的,西北之处早该极寒,双方士兵怎么可能这时候交战?若不是前期有所摩擦,此时都早该撤兵了,每天冻死的人比战死的人还多。

    家丁回话:“听闻并非交战,而是白壁山雪崩,填埋了白壁山之间两国的通道,风道谷。而我们的士兵此时位于寒度国一侧,在风道谷口被围困,也无法绕过白壁山借道天狼原回来。老将军已被请入宫中,主母说恐怕这种事情家主必须亲自前往,否则被困士兵意志很难坚持,或会投降敌方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这时候雪崩。”风一雷坐不住了,告诉项北:“大哥,父亲出征,我需亲自送行,我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一起,白壁上雪量何其之大,老将军去了有什么用?根本弄不开。最多就是鼓舞士气而已。而若是搞得动静太大,恐怕会引发更大的雪崩,所以**师也不敢用。”

    项北说完跑出房间,拍一拍客堂的门:“上公主,出来有事情干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打开房门:“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白壁山雪崩,边境守军被堵在敌人那边回不来了,咱俩去一趟,立个功挣奖金过年。”

    “咱俩?”

    “对啊,你堂堂上公主,亲自跑去极寒之地为士兵们鼓气,大家才有劲头儿挖雪啊。而且我是你的谋士,你不去我也去不了,去了说话也不管用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三叔这边”

    “他都被冤枉十几年了,也不差这一时,先别管他。”

    楚惊天说是,国家事大,询问项北,自己能不能以家丁身份陪同他前往?

    “神哦,我一个谋士还配家丁,头一次听说”项北问他为什么这么干?

    楚惊天回答:“我不想你有任何危险,我还需要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,不多你一个,我们准备出发,你面目做一下掩饰,别被认出来。上公主你赶回王宫,找国王请命令,我们在城门之处汇合。记得让国王派一雷保护你,带他一起玩。”

    “妈呀,还得我跑腿儿,咋感觉我也是你的家丁呢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抱怨着,带四名护卫离去。项北告诉夏花:“把家给我看好,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小粒粒呢?”

    “她睡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明天跟她说一声,她俩师傅干大事去了。没事儿带她回红叶城转转,小孩子容易想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先生保重。”

    项北点头离开,告诉风一雷也不用回家了,直接去城门。

    楚怜惜一路彪马超速,赶回宫中便直奔议事殿而去,此时议事殿内灯火通明,边境突发此事,所有王宫大臣都被召集起来了。

    风天旗身穿盔甲:“国主,我已准备好,可即刻出发。”

    国王说:“老将军辛苦,此次老将军确是要亲自前往,否则用不着敌人的攻击,恐怕三千军士也难以坚持,他们此时无法回营,敌人又围而不打。他们食物也是不多,如此下去,恐怕会主动投降,那样有辱国威,决不能发生。”

    “老臣明白,我已传讯命天狼原驻扎的雪雕战士全部出动赶去支援,为他们空投食物以及保暖衣物,虽然空投力量有限,但能让他们维持活命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老将军安排周详,此次就有劳将军了,千万保重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谢国主挂心,国主保重,事不宜迟,我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风天旗刚说完,大殿之外响起马蹄之声,国王大怒:“谁敢在殿前骑马?”

    这话刚说完,一匹金斑马停在殿外,楚怜惜从马背上下来,jin ru殿内,单膝跪地:“王兄,此次边境士兵被困,怜惜愿代王室前往,为将士们鼓舞打气,也好能早时脱困。”

    国王皱起眉头:“怜惜你能这么想为兄很是高兴,但西北极寒之地,寒冷至极,怕你身子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将军年事已高都可承受,我为何不可。请王兄批准怜惜为国而征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想好了?”

    “想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不愧是我的妹妹。楚怜惜听命。”

    国王宣布:“边境三千军士被困,饥寒交迫,还要面对敌方可能的增兵打击,身心极度疲惫。本王命你代吾出征,将我三千被困军士安全带回。告诉他们,我楚家王室对于他们的安危时刻挂念。随同人员可自由挑选,不必禀报,即刻前往。”

    “是”楚怜惜应命,与风天旗一起退出殿外而去。

    楚怜惜告诉风天旗:“老将军您回家安排一下,我在城门之处等候。”

    风天旗回答不必,来时已经命人集结队伍,此时恐怕也已到了城门之处,家中没有什么好安排的,国事当头,何来家事。

    俩人一起往城门而去,此时大殿之内,宋智走上前来:“国主,上公主亲自出征,精神可嘉。但上公主身份尊贵,西北之地又是极寒,国主还是多加三思才好,现在召回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国王告诉他,已经决定的事情莫要再议,即使是公主,也没有三千士兵的性命重要。楚怜惜去的合理。

    此时项北跟风一雷已经赶到了城门口,到来之时已有大批士兵在此处集结。

    风一雷走到最前方一个身披盔甲男子面前:“风一雷参见木将军,木将军也要亲自前往吗?”

    男子告诉风一雷:“此次被困的全部是我白虎军团之人,我自然要去,你是来为老将军送别吗?”

    此人正是白虎军团的军团长,名字叫木兵行,官封二刀武将,是天武将军。而风天旗则是一刀武将,是神武大将军。他因为要亲自整兵,所以未到宫内参与议事。

    听木兵行问起,风一雷回答:“回木将军,此次一雷是要护卫上公主前去西北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上公主也要去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上公主代表伟大的天龙王室亲自前往,为众将士鼓气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个勇敢的公主,有如此公主,是天龙的福气,他们也该快来了吧。”

    木兵行刚说完,后面响起一阵马蹄之声:“上公主到,神武大将军到。”

    通报声音刚过,传来楚怜惜的声音:“众位将士不必下马行礼,立刻开城门,即刻出发,带回我们被困的兄弟们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”二字,让所有都是心有感触,原来在这上公主心里,他们这些普通士兵也能如此亲近,不得不说这楚怜惜很会拉拢人心。

    而楚怜惜话音落下,也跟风天旗跑到了最前面,城门打开,风天旗命令:“此次由上公主代王出征,上公主所言即为王命,所有人听从上公主命令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手一挥:“众将士听我命令,城门已开,连夜奔行,出发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