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章 天狼原之战(2)
    楚怜惜一马当先,冲出城外,大部队立刻跟上。此次出征全部为骑兵,供给三千人马,其中备马十匹。

    项北跑到楚怜惜身边:“挺像那回事儿嘛?”

    楚怜惜翻个白眼:“有屁快放,我还要安排驿站准备马匹物资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老将军恐怕早就安排好了,让你来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。如何行军老将军比你清楚的多,我要说的是边境。以前两国没在这个季节对峙过,因为冻死的人太多了,雪地里打也不痛快。

    可今年很反常,冒着让士兵枉死的憋屈,寒度国也要跟咱天龙过不去,这事儿怎么讲都不通。所以我觉得,这场雪崩敌人早知道会发生了,恐怕增兵速度会很快,因为早就准备好了。你信不信最多明日一早,敌人的援军就已经出现在了我们士兵的面前。用不着太多,那样孤立无援的境况下,有两倍敌人他们就撑不住,一击便溃,恐怕会投降。甚至不用打,冻两天就都受不了了。这也是我们天龙最怕的,说白了那三千人如果战死也许事儿不大,但投降就丢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敌人援军不会比我们更快,他们不可能预测到会雪崩,这总不会是人为的吧。白壁山在我国境内,我们自己爬上去都难,别说他们要摸进国境,还要上去一大票人捣乱,那么高的地方,上去冻也冻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文化真可怕,多大角度的山壁,能承受多厚的雪盖是有数的。积雪到了一定程度,就会很容易崩塌。有点震动就弄下来了,甚至自己就塌下来了。白壁山应该也不是雪崩一次了,你们就没有做过统计,大概几年会发生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怨你们了,地质勘查是一个国家的重中之重,一定要搞好。我猜每次我们的士兵退回到白壁山东侧,敌人就会进来勾搭,好把他们再引到西侧去,就是在等这个呢,今年不发生,明年也会发生。大不了多试一年而已,对方有文化人,测算出这场雪崩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不早说?”

    “我哪知道那里啥样啊,我又没去过。我是在出了这事儿以后,才感觉到不对,路上跟风一雷打听了白壁山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怎么办?事情已经发生了。难道我们就回天乏力,眼睁睁的看着我军被俘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急嘛,我这不是来给你出谋划策了嘛,谁让我是你的谋士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快说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们刚被围困,就拼命突围出去,绕道往回跑,也许那时候还有一战的勇气。但现在被围困许久,突围做不到了,敌人围而不打只是要劝降,谁都想活命,他们会开始考虑敌人意见。投降这种事儿不能发生,那天龙国就彻底没颜面了。所以我建议让他们所有人退回风道谷内,找没雪的地方待着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讲?刚刚雪崩,我们的将士心有余悸,怎么敢退回风道谷,雪已松动,万一再发生雪崩怎么办?岂不是要全部活埋了?”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他们会这么想,敌人也会这么想,所以一定不敢追进风道谷与我军交战。在那里打起来,引发二次雪崩,那谁都没跑,他们一时半会儿才不会进去送死呢。所以风道谷至少能保证,我们去之前,不会有人投降,只要保证他们最低的活命物资就行。至于会不会被活埋,就看他们运气了。埋掉总比投降好。而且现在风道谷堵塞,风也就没那么大了,让他们靠着岩壁慢慢待命,在里面还挺暖和,省的冻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有道理,但还要请示一下老将军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转过身去刚要开口,风天旗看一眼项北告诉楚怜惜:“我虽然讨厌这姓项的,但这次他所言有理,我这就以将军令传讯,所有人务必退回风道谷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老将军。”楚怜惜说完,问项北还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?

    “当然有,敌人搞得这么累,目的可不是俘虏我们三千人那么简单。我怕我们在那里挖雪,而一直安静的天狼原会爆发战争。那里才是敌人真正的突破口。我们与寒度国边界,一直是白虎军团的防区。可是他们很清楚,出了这档子事儿,恐怕我们的神武大将军,军团指挥的天武将军都会赶往风道谷。那他们突然大军偷袭天狼原,根本反应不过来。而且更重要的是,我猜驻扎天狼原的空军,已经跑到风道谷去空投物资了,没了空中侦查,他们的偷袭将更方便。恐怕天狼原根本守不住多久,敌人便可长驱直入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说是,天狼原所有雪雕战士都去风道谷空投物资了,而驻扎兵力,在这个最困难的季节,天狼原驻军也不会超过一千人,这还是因为临近的风道谷一直有摩擦,才加派的人员,平时也就三五百人。他问项北,难道敌人会向那边集结?

    项北估计这至少有八成的可能,敌人只要从天狼原突入,会立刻从我方一侧攻击到风道谷,把他们这些救援部队消灭。到时候就更倒霉了,连神武大将军都只有落荒而逃的份。

    楚怜惜被项北说的不寒而栗,问他要是这样的话该怎么办?

    项北说简单啊,大部队偷入天狼原,别去风道谷,去了干啥啊,急急火火的带上这么多人,有没有想过用不用得着?难道还真要挖雪吗?累死也挖不开,只挖一条通道,随时有塌陷的危险。这事儿没试过也许不知道,根本不可行的,去了也只是摆设。

    所以就干脆,这些人去天狼原埋伏并干掉敌人,然后从敌方境内到达风道谷,同时命令风道谷内三千士兵出击,前后夹击之下,敌人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绝对很惨,只有逃跑的份儿。

    楚怜惜问他万一猜错了呢?

    “那就从天狼原汇合我方驻军主动攻击。既然他们不想从天狼原进攻,那他们在天狼原就还是原来的兵力。到时候我方兵力比他们多很多,一旦冲过去,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从风道谷方向调兵防守。到时候风道谷内的三千士兵,由上公主指挥雪雕战士空中投放绳索慢慢救援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说用雪雕战士救人不可行,雪雕战士只有十名,而雪雕飞行速度快,但力量不大,驼着雪雕战士已经够累,无法再带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我有办法,放心吧,我陪你去风道谷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啊,我再问问老将军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转过头,没等询问,风天旗就同意:“他说的对,我一直也在疑惑,为何风道谷方向一直有摩擦,而天狼原却毫无动静,甚至敌人还主动退避了。看来敌人的目标恐怕真的是那里,不得不防。我与木将军带所有人前往天狼原,风道谷就交给你们了。如果猜对了最好,猜错了主动攻击,好好拼个你死我活,也比去挖雪强,我真的还没想出怎么去把雪挖掉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这么办?到时候我们与老将军兵分两路行动。”

    连风天旗也同意,楚怜惜就没什么说的了。拍拍项北肩膀:“你这个谋士没白雇佣,果然还是用得上的。”

    项北郁闷:“你这叫雇佣吗?半个铜币都不给我。”

    项北抱怨着,而风一雷问楚怜惜,自己能不能也去天狼原,他更喜欢在战场上厮杀。

    楚怜惜没回答,看向项北。

    项北说不行,他有别的任务,现在没法透露,到了再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