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章 天狼原之战(3)
    漫雪驿站,天龙国编号一五二的驿站,也是一个可以容纳万人的兵站。更是他们从王都一路至此,所能经过的最后一个驿站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是第二日夜中,一路上所有人都累的够呛。听到楚怜惜下马休息的命令,一帮人都是赶紧下来,奔向驿站之内。

    漫雪城的城主赶来,跪在楚怜惜面前:“漫雪城主参见上公主,上公主与众位将士进城休息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本来城主算是好意,却不想楚怜惜听完却是大怒:“这是在行军,你以为在游玩呢。进城脱了盔甲睡大觉,要浪费多长时间?”

    “是,上公主息怒。”城主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楚怜惜告诉他:“不要再犯这种错误,但我知道你心意是好的,我还是要对你表示感谢。”

    “谢上公主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且旁边一站,等会儿跟你说些事情。”楚怜惜让城主暂且退下,告诉所有人:“大家辛苦了,听我命令,jin ru兵士堂吃饭休息,给你们一个时辰,抓紧修整。过了此处,便要jin ru漫雪地,地势将会大幅度升高,会越来越冷,呼吸也会越来越难。而且马匹也不能往前走了,进去都会冻死。大家一定要充分准备。现在去吃饭补充体力,吃完饭领取御寒丹,然后休息一下,卸下马上物资,装上雪车。”

    “是”所有人应命,jin ru兵士堂当中。就是一个无比开阔的大房子,房子里铺满了干草,一排小饭桌早就备好了食物。吃饱了在干草上就地一躺就行。

    楚怜惜重新唤过城主:“你回城去,我知道你们长居此地,对于御寒之法颇有研究,给我弄些御寒物品来,仅靠御寒丹还是不够,将士们会冻坏的。”

    城主想了想:“我们城内部队有的御寒之物,白虎军团都有配发。但有一种民间的回魂汤,我觉得可以回去让民众加以熬制,喝了以后几个时辰之内身子都会更暖,公主可以带上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去取来吧,替我感谢城内百姓。”

    “愿为天龙效力。”城主说着便要命人准备,项北让他稍等,告诉他说:“你去找一些兽皮衣来,要白色的,我知道你们的雪狐皮衣都是白的。让战士们换下身上兵甲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说不行,兵士身上没有兵甲,那还叫兵士吗?

    “特殊情况特殊对待,兵甲是用来保命的,不是用来害命的。而此时兵甲就是坑人性命。再往西走,雪越来越厚,除了我们几个的金斑马红斑马,其他马匹都不能进,让大家身上挂那么多破铁片干啥,雪中行路本就难,加那么多负重找麻烦吗。而且看他们一个个冻得直哆嗦,哪有皮衣暖和,都快冻死了还打什么架?再说这兵甲防御根本增加不了多少。少冻死的绝对能比因为没有兵甲而被砍死的多。这白虎军团西北边防军就不应该配兵甲。”

    项北一通讲下来,楚怜惜说:“你说的有道理,让我想想。”

    她询问木兵行:“木将军,这极寒之地所驻扎的都是你白虎军团的人,你来说说,是穿兵甲好,还是皮衣好?”

    木兵行回答:“皮衣,我已经向国主提过此事,但国主不允许,说是兵士就该兵甲着身,否则有损兵威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”楚怜惜一阵犹豫,最后告诉城主:“取皮衣来,为将士们换上。就按项北所说,只要白色雪狐皮。此事回去我向王兄禀报,他没来过此处,不了解情况,我会向他详细说明,一切责任由我承担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这就命人安排”城主召来一个手下开始交待。

    项北告诉楚怜惜,用不着那么紧张,回去的时候重新设计一种专门用于寒地作战的兵甲出来,将皮衣与防御之物结合到一起,不但是无过,还有功呢。心眼别那么死,在自己家乡,各种作战环境之下,都有不同的作战服。作战服弄好了,可以大幅提高战斗力。

    “就你家乡能,吃点饭吧,趁热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蹲在干草上拿起筷子,立刻城主又凑上前来:“上公主,我命人已在客房备好饭菜,您与两位将军都去里面吃吧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说不用,自己跟大家吃一样的就行。让他不要多管这些,把该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便可。

    “是”城主没想到这上公主竟然一点没有架子,本来他还准备了礼物,现在都不敢拿出来了,这上公主跟别的王宫贵族不一样,随便送礼怕是找麻烦。

    楚怜惜拿起馒头吃着菜,问项北怎么不吃?难道不合胃口?

    项北说不是,自己只是不想吃饭,有点感冒了。

    “感冒?”

    “就是风寒,我特妈的跟你们不一样,你们这里人都很彪,身子骨结实。连马都能冻死的地方,人竟然还能承受,真是头一次听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有御寒丹,马要是能吃人的丹药的话,马也冻不死。可惜,马匹丹药还没有人能炼制出来”楚怜惜说着伸手摸一下他的额头:“这么烫,你怎么不早说。”

    “来人,取来风寒丹给项北服下。”楚怜惜满脸担心,在这时候生病可不是什么好事情。

    兵医将风寒丹送过来,项北摆摆手:“不用了,我怕苦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问他是不是有病啊,这时候了还怕苦。

    项北坦然承认:“我是有病啊,但病死我也不能苦死,你别管我了,死不了。别忘了我也会治病,我自己心里有数。这丹药留着给别人吃吧,我能撑住。一会儿到了海拔高的地方,我自己找点药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听不懂他说的海拔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项北回答:“以平均海面高度为基准,测量某些事物的垂直高度,比如陆地高度。说了你们也没法测量,别管了。记住海拔高就是高的地方就行了。漫雪地那种海拔高的地方,上面有大白罗花。那可是一味好药。虽是极寒之处的物种,但药性极热,对治疗伤寒有奇效。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城主所说的回魂汤里就有所添加。”

    旁边伺候着的城主说是,回魂汤中的确有大白罗花,而且是汤药的主料。能治愈伤寒,但奇效算不上,不可能吃了就可以快速的好起来,只是用来热身子的汤药而已。

    项北说那是因为他们的熬制破坏了药性,当然,如果不熬制也不行,因为大白罗花有毒,不经过熬制吃了会死人的。

    楚怜惜不懂了,既然有毒,他怎么吃?

    项北回答:“这毒素有很长的发作期,怎么也得到我回去以后,回去我有解毒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那让城主给你找大白罗花不就行了,他能拿来熬汤,肯定城内有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大白罗花采下后一个时辰,药性就会减弱。城内能找到一个时辰以内的吗?所以我还是自己现找现吃吧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问他是怎么知道大白罗花的,貌似这种花生长在这种地方,应该不常见吧?

    楚怜惜很疑惑,项北反问自己博学多才不行吗?

    这丫说假话,其实这大白罗花他在前三十三章提起过,大白罗花有毒,而且是慢性毒药。有人就利用这一延迟发作好几天的特性,以大白罗花对他人下毒。

    风二雷之前就被枯荣派人以此毒坑害过,只是一些巧合的原因,没有把毒药吃下去而已。所以在前三十三章有一段是专门设定这大白罗花的药性毒性的,没想到自己现在用上了。不知道自己设定的玩意儿,对自己管用不管用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