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章 天狼原之战(4)
    在兵站休息过后,一行人继续启程。两队人马分道扬镳,项北四人加上楚怜惜四名护卫,一行八人前往风道谷。而风天旗木兵行,带领大部队前往天狼原。

    风天旗叮嘱风一雷,丢了自己的性命,也要护住上公主安慰。

    风一雷斩钉截铁:“父亲放心,绝不让上公主伤到一根寒毛。父亲您也保重。”

    “我堂堂十级化气武士,还没有那么脆弱,你小子这种我还能单挑百十个。”说着,风天旗取出一个瓷瓶交给风一雷:“这里面是国王赏赐的凤泪丹,若是有人生病受伤,为其服下便可。普通伤寒更是很快便可治愈。”

    风天旗说完跟楚怜惜告辞,然后大手一挥:“目标天狼原,出发。”

    大部队开发而去,风一雷拿着丹药转过身来:“大哥,父亲好像就是专门给你留的药,要不你吃一颗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吃,我跟你爹不怎么对付,我才不吃他给的药呢,你自己留着吧。帮我找那大白罗花,虽然晚上不好找,但那玩意儿晚上能发出白光,也许就碰到了。”

    项北打马上路,楚怜惜追上他,让他别那么犟,有灵药早吃了早好,还非得去找那大白罗花啊,万一找不到呢?

    “找不到病死呗,也许能穿越回去呢?”

    “穿越?回哪?”

    “穿越就是一种神奇而无法解释的旅行,我就是这么来的,至于回哪,自然是回家,你们以为我愿意留在这里呢。没有电脑,没有手机,天黑只剩睡觉。想码个字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翻个白眼,听不懂他说什么。而项北取出烟草烟纸卷起一根儿点上。

    楚怜惜看的好奇:“老项你那是什么东西,一摁就出火,比我们的火石好用多了。”

    项北把打火机在眼前晃了晃:“快没气了,也用不了几天了。到时候得跟你们一样,费力吧唧的用火石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得意,说自己就不用火石,自己点火很方便,说完手掌伸出,一团红色的火行元力举起,很快噗的一声,燃起一簇小火苗。

    “知道你们法师牛逼,省点力量吧。”项北说着抽口烟,烟气吐出,看上去还蛮自在。

    风一雷问他能不能给自己一根儿尝尝,那东西到底什么味道,看上去吸的那么舒服。

    项北摇头:“不行,这可不是好东西,理论上也是一种毒药,只是药性很弱,需要很久才会管用,而且没有解药。你老弟还是千万别有好奇心。我是戒不掉,能戒早戒了。上学的时候是个小混子,被狐朋狗友给坑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所说有太多我们不懂的词汇。”

    “不懂就不懂吧,知道大概意思就行。顺便我给你们说一下,到了风道谷要干的事情。

    首先,我根本没有办法利用雪雕将人从风道谷救出来。我所谓的有办法,只是那么一说而已。我就是赌定了敌人会从天狼原进攻,所以风道谷那些人的任务就是配合老将军对敌人前后夹击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让他别这么不靠谱儿,万一敌人没有从天狼原进攻怎么办?

    “我掐指一算没有那万一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什么都能算了?而且我也没看你掐指啊,你别蒙人啊,三千条生命,不是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谁跟你开玩笑,我说是就是,十八章的时候就设定好了,怎么可能错。本来是留着主角破局,没想到自己亲自过来了。看来我穿越的原因,很可能是主角太傻逼,实在不像个能破局的主,这才让我过来帮忙,真倒霉。”

    “老项你满嘴胡说八道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哦,没什么,就是突然有感而发。我的话你们听懂就听懂,听不懂的别去管,我也没法跟你们说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你是正确的,否则用不着敌人杀我们,互相提着脑袋回去请罪吧,老项我帮你提着脑袋,你帮我提着脑袋。”

    “同年同月同日同时死?那倒是好,我从没想过下黄泉还有这么多做伴儿的。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,既然连救人都用不上我们,我们到底去干什么?”

    项北回答去抓内奸。

    “什么内奸?”楚怜惜不懂,怎么还有内奸的剧情,很复杂啊。

    项北一脸笃定:“白虎军团驻扎风道谷的三千指挥长,这王八蛋肯定有问题。对峙这么长时间,敌人一直在打骚扰战,牵着他们鼻子走。不可能一点都感觉不到,除非是故意配合敌人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他就是没感觉到呢?”

    “那他就不配当指挥官了,听我的没错。我到时候会验证给你们看,你们信不信,他会带着人从风道谷主动应敌,给敌人送上门去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命令,他不能那么做,那不就暴露了嘛,他的家人还在王城呢。再说了,要迎敌早迎了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早迎敌,反倒不是内奸。因为那时候我们的部队还有一战之力。等到现在,敌人的援军到了,我们部队受冷挨饿,战斗力已经丧失了一半,基本上一吓唬就会投降,这才是敌人最想要的。敌人想要的他给了人家,不是内奸是什么。至于你说他的家人,如果不是有家人在王城,还能做的更简单。就是因为有忧虑,所以他还在演给我们看,当然也是为了制造这是一场意外的假象,麻痹我们,不会想到寒度国还有其他阴谋。

    但若时间一长,他就没得选了,他必须达到敌人要求他做的程度才行,只有让我们的三千人被灭被俘,寒度国才能真正的以绝对兵力优势长驱直入。如果他不作出选择那就是两边得罪了,只要敌人揭穿他,他一样得害死全家害死自己,还不如放弃家人自保。而我们要做的,是在他作出要将三千将士带入虎口决定之时,将他拿下,保我兵士安危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叹口气:“那就到时候看吧,真不希望我们天龙**中出现叛徒。”

    一行八人,四名护卫是红斑马,其他四人全都是金斑马。都是顶级的马种,基本算初级战兽了,在雪地之中虽然跑不快,但带着他们赶路问题不大,总比走着快些。

    凌晨三时左右,他们终于赶到了位于北风谷东侧的兵营之内。留守在此处的有一百多人,指挥长名字叫聚风。

    看到上公主到来,众人皆是欢呼参拜,楚怜惜让大家平身,问聚风:“里面被困的人现在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聚风老实回答:“按照上公主命令,他们都已jin ru风道谷躲避,敌人未追击而入,但已增兵三千,jin ru我国境之内,守在风道谷出口之处。”

    聚风说完,看看眼前的八人:“敢问公主,大将军跟木将军不是也来了嘛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领兵在后,我们几人是先行赶来,众位不要担心,一定能将我们所有的勇士活着救出来。我问你们一句,此处可有大白罗花?”

    看看浑身发抖的项北,楚怜惜很是担心,所以第一时间询问大白罗花。因为夜间行路,他们目视有限,虽然大白罗花发光,但雪地之中发点暗光出来也没那么好找,除非正好给碰上才行。所以他们没有找到大白罗花。

    聚风说没有,问大白罗花有什么用?

    楚怜惜没回答他,告诉风一雷:“给项北喂进凤泪丹。”

    “是”风一雷取出凤泪丹拿到项北眼前:“大哥,服下吧,别再逞强了。”

    项北闭嘴摇头。

    风一雷看一眼楚怜惜,楚怜惜一把掐住项北嘴巴,呵斥风一雷:“还犹豫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是”风一雷直接倒出凤泪丹,拍入项北口中,给他喂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等项北开口说什么,楚怜惜命令聚风:“把他带入营帐中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。”聚风命人将项北带下,项北一边离开一边告诉他们:“给我也弄点吃的,再不吃饿也饿死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