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1章 天狼原之战(5)
    躺在床上的项北极其郁闷,搞半天整个队伍中最弱的是自己,人家咋都没事儿呢,连楚怜惜都没事儿。

    看了那么多玄幻都不是这么写的啊,书上的魔法师都是身体孱弱,楚怜惜虽然不是魔法师,是个驭法师,但应该差不多回事儿吧。

    看来书上的东西,除了东方仙侠灵异,其他的都不能信,作者都是胡说八道啊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也正常,不管法师还是什么,修的都是力量,有了力量身体自然棒棒。

    正瞎郁闷着,楚怜惜端着碗粥进来:“本上公主亲自来喂你了。”

    项北看着她手里的碗眉头直皱:“喝稀得啊?”

    楚怜惜问稀得怎么了,难道病人你还想大鱼大肉?受的了吗?

    项北告诉他,这凤泪丹能不能治病自己不知道,但挺他妈开胃,现在很有食欲。

    “粥里有肉碎,吃吧,吃饱了说说接下来本上公主的任务是什么,说完你才可以睡觉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码字工,少睡会儿没关系,已是习惯了。你把粥给我,你去睡会儿吧。老风呢?”

    “他在跟外面士兵们一起吃,我们既然来了,本公主要来照顾你,总得留个身份差不多的,去慰问一下焦急的士兵们。他等会儿吃饱,还要亲自越过雪堆,去探望一下谷内被困的军士,带去本上公主的关怀。”

    “他能进去?”

    “能,气甲三重,足以踏雪而不落。刚刚我们去看过了,雪堆有百丈多高,堆积多长距离还不知道,但他说自己有把握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把消息带进去,告诉里面的三千指挥长,明日一早,大部队便到。明天我们也要想办法进去,你能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,能的话我早自己进去了。冻土太厚,无法施展土行之术,否则我也许能从地下穿过去。咱俩咋进啊?我三叔估计也无法带着我们往里进。一次带一个也不行,这种轻身之武,最忌讳带着个碍事的。而且雪堆那么厚,弄不好掉进去可就出不来了。刚塌下来的雪,还很松软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进了,大人物蹲在办公室里指挥战斗也一样。你让龙山王与风一雷一起进去。就凭一个气甲三重还太弱了,恐怕搞不定那三千指挥长。让他们带上你的令牌,只在夺取指挥权的时候拿出来,刚进去不要拿,还是要把指挥权放在那三千指挥长手里,让他搞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俩在外面,不亲眼看到,你确定他们行?”

    “龙山王身经百战,这是小场面。风一雷看着傻乎乎的,但对战场的感觉也不错,从小就跟着他老爹上战场,经验也够用了。别担心,保持通讯畅通就好。对了,军中都是怎么传讯的?”

    “普通的军队,使用的是利剑鹰,飞的很快。而这种极寒之地,利剑鹰受不了,就用咕咕鸟,一种很像鸽子的小鸟,最低等的战兽。但耐极寒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明白了,叮嘱风一雷。如果里面的部队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跑去迎战敌人,立刻拿下,接管部队指挥,不用请示。把粥给我,你也去休息下吧,你也累的够呛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儿,我命人准备了床铺,今晚就在你这里睡,随时照顾你。你是我的谋士,你可不能死啊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刚说完,外面两个士兵也抬着一个木床出现在了门口。楚怜惜告诉他们,把这床放项北的床旁边就行。

    俩人把床铺安置好退出去,项北问她不怕被人说闲话啊?

    楚怜惜说不怕,说上公主的闲话,那是活够了。让他快吃,吃饱了睡觉,自己去交待一下。

    楚怜惜把粥喂到他的嘴中,项北眼睛有些发红。

    “你老兄怎么了?感动哭了?至于吗?”楚怜惜发现了他的异常。

    项北把嘴里的粥咽下去,告诉她自己来这里之前,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。生病的时候没钱去医院,就一个人撑着。有一次食物中毒,跑厕所跑的最后连床都下不了,就那么生生的饿了两天,一直在昏迷,也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惨,就这样还整天说自己是高人。”楚怜惜表示同情。

    项北不服:“在我家乡,是个人就比我牛逼。但在这里,我的确是高人。把粥给我吧,你赶紧去吩咐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自己喝吧”楚怜惜把粥塞到他手里离开。

    看着楚怜惜离去,项北自言自语:“怎么突然这么像个女人了呢。”

    说完笑笑,把勺子扔一边,直接用碗几口就把粥喝下去,比用勺子爽多了。用勺子一口一口的来,没喝完估计粥都凉了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过去,吃完饭睡一觉,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七点钟。看看旁边床上,楚怜惜已经不在。

    跳下床来,活动一下身子,感觉不错,这凤泪丹的确好使。

    他离开营帐,走进楚怜惜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楚怜惜正襟危坐,眼前是聚风负手而立。

    项北进来问什么情况?

    楚怜惜告诉他,是这聚风前来询问,救援部队何时赶到?

    项北自顾自的坐下,告诉聚风:“救援部队不会来了,你就不要挂心那些了,现在去传讯,告诉里面的人,救援部队已经到了,吹响迎接号。”

    “可明明没到啊,这”聚风想不明白为何要这么做,骗自己人干什么?他询问的目光看向楚怜惜。

    楚怜惜告诉他:“照做,就在这里写讯条。”

    “是”聚风不敢多问,取出纸笔趴到桌子上写起来。写好之后,唤进一名通讯兵吩咐:“将此讯传入谷内,命人吹响迎接号。”

    士兵拿着讯条退下,很快外面响起了一阵号声。

    号声结束之后,一个士兵跑进来:“参见上公主,我们接到了神武将军的传讯。”

    “拿来我看”

    士兵将讯条递上,楚怜惜看一眼之后告诉项北:“风老将军已经赶到天狼原,兵分两路,一路留在天狼原兵营东侧五里之外埋伏,另一路在北侧埋伏。同时命令原驻军物资后撤,只留营帐人员,一旦发现敌人绝不迎敌,向东侧援军埋伏之处撤退,北侧人员随后杀出阻断敌人退路,两路人马合围包抄,以陷坑辅助,将敌人绞杀。问我们有没有问题?”

    项北说没问题,老将军战斗经验丰富,打这种将计就计的埋伏如果还让敌人有反手之力,那就该告老还乡了。那边不用管,老将军跟她说一声,也只是出于对王室的尊重,此时她就算下命令改变计划,老将军也不会听她一个外行瞎指挥的。

    让楚怜惜等着吧,只要天狼原敌军接到这边天龙援军已到风道谷的消息,就会动手。

    楚怜惜问为什么天狼原的敌人就不会早动手呢?

    项北答疑解惑,因为若是风老将军没来风道谷,还在中途的话,随时可以改道向西北支援,早了动手,那不是迎头被揍吗。

    只有老将军来到了这里,听到战事,再想去天狼原也晚了。所以自己让她今天早上才传讯进谷,就是给老将军准备陷阱埋伏以及休息的时间。

    楚怜惜点头:“嗯,老项你果然好算计,本公主头一次指挥战斗,可别出什么差错才好。敌人兵力肯定在我们之上,这次要是打赢了,回去我估计也能被封个官职。”

    “我呢?”

    “你当然还是我的谋士,胜利跟你没关系,都是本上公主指挥有方,哈哈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