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5章 天狼原之战(9)
    眼见如此,孟国良也知道了不妙。可因为冲的过急,此时已经到达了陷坑之处。

    一阵马叫之声传来,脚底下的雪突然塌陷,跑在最前面的全部跌落陷坑之内。而天狼原驻军,则是提起水桶便抓住了铁链,原地旋转一周,使出全身力气将水桶连同铁链一起抛出。

    铁链在空中一圈圈脱落,等到达陷坑之时也全部掉地,没有了铁链的木桶,根本没有加以其他禁锢,木片全部散开,里面还热着的水散落在坑中。

    如此极寒之地,水流顺着兵甲流入里面的棉衣之上,将棉衣浸透之后结冰而起。此时中招的敌军就是一个个穿着冰疙瘩,沉重冰凉,衣服很皮肤冻在一起,活动之下都能粘下血肉,几乎完全失去战斗之力。

    孟国良冲在最前面,自然也是陷入了坑内。但作为一个武者,他的反应很快,几乎是立刻便从马背之上跳起。也只有他跟少数几个指挥官是骑马的,此处积雪深厚,一般的马匹根本不行,只有他的金斑马,跟几个指挥官的红斑马可以跑动,还跑不快。

    几百之人跌入坑中,最前方的只有少数几人冲了过来,他们运气好,恰好踩到了安全通道之上。而跌落最多的是刹车不急造成的。谁让他们冲的那么急,而后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又在往前挤,造成这样的局面正常。

    终于后方之人有所反应,堪堪停下来之后,立刻涌向安全通道。可就在此时,原本一片洁白的雪地上,呼啦一大票穿了雪狐皮衣的人站起,人人手持弓箭,对着全都聚集到安全通道上的敌军开始射击。当场又是一大片人倒下。

    孟国良明白上当,偷袭战成了被埋伏了。从一开始jin ru敌营所未收任何战果,敌人连阻击都没有,便看似慌乱实际却是轻松的撤离,就早应该想到异常。但此时后悔晚了,立刻下令撤退。

    所有人慌乱的调头,等好不容易撤离弓箭覆盖范围,剩余人员已经不到一半,而此时风天旗的部队,还是一人未损。

    眼见敌军撤离出去,风天旗大手一挥:“给我追。”

    孟国良带人仓皇逃窜,可是没跑出多远,突然从东侧之处,一大票人马在木兵行的带领之下出现,截断了他们的退路。弓箭雨再次落下,又是一大群人栽到在地。而同时后方传来了喊杀之声,老将军已经带人冲了上来。而且很明显,一方战甲一方皮衣,在雪中的跑动,老将军他们更轻松。

    虽然风天旗年事已高,但作为一个超级武者,不能以年龄来论断。只见他上来便是直接一跃而起,手中大刀挥动,强劲的刀芒斩出,就是一片人头落地。化气十重,对普通人攻击,那就是砍瓜切菜。

    孟国良也是抽刀而起,在空中迎上风天旗,二人在空中连续两次对砍之后,同时落下地去。风天旗纹丝未动,而孟国良则是蹭蹭几步后退。一次对撞,高下立判。

    而此时木兵行在一轮射击过后,因为自己人已经冲入了敌军之中,也是立刻停止射击,带人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孟国良刚刚站稳,身后便传来一声呼啸。用不着回头看,他立刻凝聚气甲,转身应敌。

    仓促之下,孟国良无法发挥全力。木兵行一刀砍下,落在孟国良举起的武剑之上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爆响传开,孟国良身上厚重的气甲破开大半,整个人也摔了出去。

    而也在此时,风天旗也已再次袭来,手中刀兵嗡嗡震响,火刀破甲武技使出,一刀之威,直接将孟国良从中间一刀劈开。武者的防护气甲,在风天旗的攻击之下,就跟没有一样。几乎毫无阻碍的便被破去,人也被杀掉。

    杀掉孟国良,木兵行聚气大喊:“孟国良已死,降者不杀。”

    聚集了玄气的喊声也是武技,在战场上轰然传开,震得人人耳中嗡嗡作响。打斗双方停了下来,一个指挥官扔掉兵器:“我投降。”

    在此人的带领之下,很快敌军剩余之人便全部投降。这一战可谓迅速,前后不到一个时辰,再看此时的敌军,剩下已不足七百。

    木兵行向风天旗汇报:“死伤共计八十二人,死亡三十,伤五十二。”

    风天旗面无表情,但心中其实是欢喜的,死亡三十人,换来敌军两千人被杀被俘,已是最难得的成绩。

    他下令:“为死去的兄弟们收尸,所有俘虏收缴武器物资,锁起来留在此处,武者封住气田。漫雪城的城卫军已经往这边赶来,让他们带回城内看押,现在大家随我去敌营吃饱喝足,然后前往过雪丘准备下一场战争,天龙必胜。”

    “天龙必胜,天龙必胜。”一大片喊口号的声音响起,此时所有人信心十足,几乎已经没有输的可能。

    向楚怜惜发去讯息通报战况,他们立刻杀到孟国良的敌营之处,将留守之人全部活捉以后,开始吃吃喝喝。吃敌人的喝敌人的,这感觉好不痛快。

    最痛快的还是木行兵,陪着风天旗喝酒吃肉,木行兵拿起桌子上的一把剑:“孟国良这把剑,名字叫饮血剑,越见血越锋利,所以每次上战场,他都是一马当先。防区相邻,我跟他交手几十次,我曾经告诉过他,他的剑早晚是我的,他还不信,现在归我了吧。”

    风天旗好笑:“这可是战场缴获之物,要上交国家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将军您就赏给我吧,我实在太稀罕这剑了。”木行兵一脸哀求。

    风天旗大笑:“哈哈,跟你开玩笑的,留着吧,多多杀敌。”

    “是,定不负老将军嘱托”木行兵说着,将剑收好。

    而在风道谷外,楚怜惜的办公室里,此时就只有项北跟楚怜惜俩人。

    项北摆弄着手里的扑克:“我估计啊,天狼原的消息应该快传过来了。老将军亲自出马,最多用不了一个时辰,就能将敌军搞定。咕咕鸟往这边传讯,虽然那肥鸟不如利剑鹰飞的快,但用不了一个时辰也能过来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让他猜一猜,这次会付出多大代价?

    “以老将军的能力,战损可以控制在百人之内。”

    项北刚说完,聚风跑了进来:“上公主,神武将军传讯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将讯条拿过,看了一眼之后便笑了:“战损八十二人,杀敌一千三,俘虏七百,这仗打的漂亮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很是满意,项北则在咕哝着在这地方太无聊,都没法去看热闹。说完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楚怜惜问她去哪?

    项北回答:“我去山谷看看,能不能咱俩也翻过雪堆,跟着部队去跟老将军汇合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让他坐下“你行了你,等着吧。咋跟小粒粒一样调皮呢。”

    项北觉得无趣,蹲回椅子问楚怜惜,那边具体怎么打的有没有说?

    楚怜惜回答“用陷坑泼水弄死一波,弓箭射死一波,刀剑近战一波,孟国良死了敌人就降了。”

    项北好奇泼水怎么泼?这样的地方水出来就该结冰了。跟下雪一样没大用吧。

    楚怜惜解释,水桶底下有热泥,可以有效加热三个时辰,所以泼出来的是热水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,还有这种东西,果然每个世界都有各自的玩法”项北觉得好玩,问报告中有没有说敌军将领如何?

    楚怜惜说有,敌军将领是寒度国唯一的天武将军亲自指挥,也许这家伙是想来亲手俘虏风天旗吧,但现在已经被宰了。

    “连天武将军都被杀,那就是说可能无一人逃脱。如此一来,恐怕纳雷接不到那边传来的消息,老将军还可以打一次伏击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一来,可算是战果颇丰了。回去你跟老将军估计都能赏不少钱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让我们分你一份儿吗?”

    “嘿嘿,上公主很懂我”项北承认就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楚怜惜告诉他没可能,他手里不能有钱,他只能提出花钱的方案,来跟自己申请钱款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