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6章 天狼原之战(10)
    项北泄气,看来跟这上公主混,手里想有点现金是难了。气人的是还没法辞职,辞职就砍脑袋,这还讲不讲道理?

    楚怜惜看到他憋屈的样子就好笑,告诉他别那样,吃喝玩乐自己全包,又不会饿到他,至于那样子吗?跟受气的小媳妇一样。

    项北没有回答,取出扑克牌来:“喊一下老金,我们斗地主玩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那边打起来还早呢,这冰天雪地的,赶路费事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问他斗地主是什么,这不是他命道之术的法器嘛,还能拿来玩啊?

    “能,保证你上瘾,但先说好了,输了不准给我撕了,还指着这个吃饭呢。”

    项北说完,把楚怜惜的护卫长喊进来,就开始给他们介绍游戏规则,帮他们认牌。等二人都听明白以后,三人便围着桌子玩起来。

    项北点上根烟:“我是地主,你俩平民,我先发牌,一个四。”

    “四个六,炸,管上。”楚怜惜放牌。

    项北吓一跳:“有没搞错,一个四你给我炸了,没这么玩的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我牌好,我乐意,要不起吧,我接着发,俩四。”

    项北就这么跟两个古人像模像样的玩起来,一边玩一边闲聊,项北问金通:“老金大哥,你家是在王城对吧?”

    金通说是,感谢上公主照顾,能在城里有个小房子,老婆孩子热炕头,生活很好。

    “真羡慕你,那是我向往的生活,孩子多大了?”

    “十八岁,感谢上公主,娃娃才能在天龙武院学习。明年我准备让他去宣天帝国,参加乙兵大赛。”

    “乙兵大赛什么鬼?”项北不记得自己在书里设定过这么个玩意儿。

    金通反问:“先生连乙兵大赛都不知道吗?这是整个玄远大陆领兵英才最盛大的比赛。您没听过乙兵的传说吗?宣天帝国作为大陆的唯一帝国,就是”

    金通刚要介绍,楚怜惜咳嗽一声将他阻止:“金护卫,别说了,那种事情项先生没兴趣,她是个命道师,又不能带兵打仗,关心那种比赛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可乙兵大赛重在谋略,我倒觉得以先生的智慧,可以一试。”

    金通说完,楚怜惜脸色冷了下来:“谁让你那么多话,让你别说就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项北看他一眼,告诉金通:“那就不说了,金护卫长该你出牌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三带一”金通不明白,楚怜惜为何突然生气。但项北明白,这楚怜惜是不想自己对那乙兵大赛有所关注,可越是这样,越勾起了他的好奇心,他非得找个地方打听打听不行。

    三个人玩着,突然聚风跑了进来:“报上公主,漫雪城消息,观天台预测,一个时辰之后,可能会有雪暴发生。届时狂风暴雪,气温将再次骤降。我已命人全力加固营帐,将柴草加厚。但风道谷内兵士,恐怕撑不住。雪雕无法将营帐送入其中。营帐太重了,全是多人帐篷。就算送进去,谷内也撑不开。而且营帐单薄,没有柴草暖身也是无用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放下手里扑克:“怎么这时候来了雪暴,真是天不助我。这雪暴一个冬季最多两次,怎么就让我赶上了。这下风道谷内之人冻也冻死了。项北你快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楚怜惜满脸着急。

    项北让他别急,告诉她:“这对我们来说是好事儿,纳雷此时正在半路,而且为了快速赶路,肯定是未带任何物资。落雪城离这里,比漫雪城离这里远太多,他们落雪城要发来消息,也更慢,他们现在还在往前冲呢,等接到消息往回走,最多走回一半的路,还不如不走,原地防御。这下纳雷的部队冻也能冻死一半。”

    聚风插话,告诉他寒度国国力有限,落雪城根本未建立观天台,更没有强悍的冰雪法师。他们恐怕得雪暴来了以后,才知道雪暴发生,根本没有预测能力。

    项北笑了:“敌人连天气预报都没有,这下想准备也没法准备,纳雷那三千人如此就死定了。而反观我们这边,老将军他们此时反倒是物资充沛,也还未曾去过雪丘。过雪丘那么近,他们不会着急,此时恐怕还在敌营之内吃喝呢。收到雪暴的消息就会全力做防寒,不会再出击,所以不用为他们担心”

    “你老兄打住,这些我懂。可是有什么用,敌人冻死三千,我们也冻死三千,毫无意义。我要问的是,山谷内的人怎么办?这三千人要是冻死,我们这次来救人也就算失败了”楚怜惜听不下项北的废话了,让他赶紧出主意。

    “咋有急眼了呢,姑娘家家的大喊大叫丢人不丢人。那么多雪呢,冻不死人,要说你们在这种地方搭帐篷就是脑子进水,你们就没有试过用雪保温吗?”

    “用雪保温,这做何讲?”楚怜惜听不明白。

    项北告诉他:“这地方其实不算冷,在我老家,最冷的地方比这冷多了。当然我老家也不算冷,更冷的地方都有人居住,比如爱斯基摩人,就有住在雪屋里的,雪屋比这帐篷还暖和。我知道你没听过爱斯基摩人,也别问,知道接下来做什么就行。”

    项北说到这里,略略停顿了一下,然后告诉楚怜惜下令雪雕战士,全力为风道谷内空投干草被褥,这些东西那么轻,雪雕战士几十个来回够他们挤在一块使了。另外自己来为他们画图,雪屋也不是随便做的,弄不好一天也堆不起来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,雪暴到来,恐怕还会有小面积雪崩,毕竟山上的雪崩刚过,雪已经松了。让他们往谷口安全地方转移,现在双方人员相当,敌人不敢交战。

    “老项你确定住在雪里不会更冷?”楚怜惜还是担心。

    项北撇嘴:“没点物理常识,别以为雪是凉的进去就冷,放心吧,保证让他们暖和的渡过雪暴,比我们这破帐篷还暖和,守着个火炉,我都冻得流鼻涕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快画图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会做出详细说明,雪屋还得用雪砖来做最好。对了,送点水进去,雪屋堆砌的时候,雪砖跟雪砖中间,要用水来冻到一起,才不会透风。还有,弄个破帐篷撕开,挂在谷口之处至少做两道屏障,别让敌人看见他们做什么,万一敌方有个聪明人,知道这样能保温,岂不是就会想到雪暴要来,那我们岂不是为他们提供天气预报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没人知道这个方法,知道他们早就用了,还跟我一样搭帐篷吗?希望你老兄没坑我,我这就去下令了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冲出营帐,安排雪雕工作。项北也很快把雪屋的图画了出来。

    将图纸送进谷内,楚怜惜告诉金通:“让你的几个兄弟都过来,给我照着图做一个足够你们四人挤进去的雪屋。不准使用铁锹,就用你们手里的剑,因为风道谷内也没几把铁锹。”

    “是”金通拿过图纸副本,开始照着做。

    项北好笑:“你还是信不过我啊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说不试不行,万一一个时辰就做不起来呢。

    项北让他放心吧,自己都考虑好了,制作方法写的明白,根本用不着铁锹,有刀剑就行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