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7章 天狼原之战(11)
    项北没说错,的确用不着铁锹。只见金通四人在地上滚起雪球,雪球弄好之后,轻轻开始在地上四面摔打,等摔打结实,也变成方形的雪砖了。

    将做好的雪砖垒起来,砖与砖之间浇上水,立刻就冻得很结实。

    只有十几分钟,墙就做好了,然后到顶的时候,开始将弄好的雪砖修整,一边用剑削薄,也好垒出弧度。最后完全垒好,再用剑对弧顶加以修整,去掉累赘的部分,做成完美的半圆。彻底弄好以后,再浇一层水上去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,不到半个时辰就弄好了。然后又备了一些雪砖,放在开口之处,留着堵门。

    等一切弄好,项北告诉楚怜惜进去试试吧,试试这屋子冷不冷。

    楚怜惜钻进去,项北亲自把门堵起来,只留下底下一块砖的位置塞点干草透气。

    楚怜惜进去试了一下,很快推倒砖门出来,一出来就挑起大拇指:“老项你可以,以后这里的驻军有更暖和的房子住了,这么简单的方法,怎么早没人想到。尤其木兵行,他的军团常驻此地,该早研究出来才对。”

    找到了解决方法,楚怜惜非常高兴:“这下好了,我们的人一个都死不了。敌人现在还不知道消息,就连风道谷这帮敌人,恐怕等雪暴来了才能躲回营内,那时去加固营帐已经晚了,一大票人得被吹走营帐冻死。”

    项北说不会,敌人既然没有能力预测天气,那他们的营帐应该跟这边不一样,长期都有加固,能抗住大风。但就算如此,雪暴过后战争恐怕也结束了。风道谷的敌人也该逃回落雪城去了。

    楚怜惜同意,说没想到赢得这么轻松,一场雪暴将敌人葬送了,动手都不用。

    项北翻个白眼。

    楚怜惜嘿嘿一笑:“当然,我家参谋居功至伟,要不是有这雪屋啊,我们的人也死了,那就不叫胜利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”项北暗道这妞总算还有点良心,没把功劳都送给自然天气。

    就在俩人说着的时候,传令兵来报:“禀上公主,龙卫统领在那位化气高手帮助之下,已经冲出敌人的封锁而去。”

    “他干什么去了?”楚怜惜不懂。

    传令兵递上一张讯条。

    楚怜惜打开查看一下告诉项北:“是三王叔的消息,风一雷刚收到雪暴的消息就跑掉了,怕我们反对,才让现在发来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他干啥去了?”

    “杀纳雷,纳雷同为三重气甲的武者,雪暴中死不了,他要去亲手将其杀掉。目前风道谷由三王叔带兵。”

    “他跟纳雷有仇吗?”

    “是,前面聊天才结下的仇。纳雷提起他父亲的时候,一口一个老头子,让他很是愤怒。他一直忍着,现在知道雪暴要来,敌人当中除了纳雷,其他人就算武者,恐怕也无力再战。他怕纳雷雪暴过后便会逃走,所以一定要去亲手杀掉。”

    “这孩子火气真大啊,希望敌军当中不会有别的高手吧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没有,一个三千人的兵团,配置什么样的人员,除了宣天帝国意外,其他各王国都差不多。尤其是寒度国还是王国中的弱国,更奢侈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祝他好运吧,他应该也是心里有数。回来治他罪名,上公主没说话呢,他竟然敢私自决定。”

    项北只是开玩笑,楚怜惜自然不会因此治罪。

    楚怜惜问项北还有什么命令要下吗?没有的话准备回屋里去躲着吧。

    项北想了一下,告诉她给风天旗那边传讯,雪暴过后,原地等待风道谷人员汇合,然后直接回漫雪城,不要再前往风道谷了,风道谷中人员,自有办法脱困。

    楚怜惜问什么意思?

    项北告诉她:“简单嘛,现在纳火应该已经开始嘀咕,天狼原那边为何没传回消息。而等雪暴过后,只要告诉他连寒度国的天武将军都完蛋了,那他就只能跑回落雪城了。如果不告诉他,老将军那边恐怕也不用过来,他们就知道出问题了,也会撤回兵营去,连续问询战况。只要联系不上,就会随时做好撤退的准备。老将军他们就算过来,也只是汇合风道谷人员,追着后面砍,砍不死太多,我们就别贪功了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说行,立刻命人传讯。问还有别的吗?

    项北摇头:“没了,回帐篷烧烤吧。雪暴过后,我们也该撤退了,真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瞪他一眼:“没有战斗你就那么不爽吗?你难道天生就是战争狂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,就是觉得这次来发挥的作用还不够大,有点白白挨冻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了,还想怎么样啊?没你的话现在都已经败了,我们可能正在往漫雪城逃跑的路上,风道谷内的人也算是全搭进去了,活不下几个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说完拉起项北,回到帐篷里。

    袁向飞问金通:“上公主跟项先生拉拉扯扯是不是不合适啊?”

    金通告诉他,少关心这些不该关心的,俩人连就寝都在一个营帐之内,拉拉手算个什么,好好门口守着去。

    他们这边为雪暴做着准备,而在王城之内,只要有重要的事情,原本王宫之内的一天一议,就会改成一天三议。从早上一次,改为早中晚三次。现在是午间议事。

    王座之上,国王一脸凝重:“收到风将军的消息,他们已经改道去了天狼原,今天早上应该就到了,新的消息下午才能发来。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去天狼原,只知道这是怜惜的命令,具体原因并未公布,诸位可是能说一说,怜惜为何要如此?”

    没人作答,国王让宋智来说。

    宋智一步上前:“回国主,上公主如此安排,或许是收到了什么消息,天狼原敌军会有所异动。”

    “能收到什么消息啊,有什么能改变他们目的地的特殊消息,我们现在也该收到了。”国王直接否定是有其他消息改变了原定计划。

    跟项北赌了一个金币的雄飞站了出来:“回国主,以我之见。风大将军就算去了风道谷,恐怕也无法将雪除去把人救出来,毕竟我们这里这么多人,到现在也没人想出个好主意,他们能想到什么啊。他们去了还面临新的雪崩之危。所以我觉得,上公主可能是要让大将军从天狼原进攻,破开敌军在天狼原的驻军,杀到风道谷,与风道谷内被困人员合力突围。”

    国王说是,自己也是这么想的。这不失为一个方法,只不过这样一来,肯定会死伤惨重。风道谷内被困人员本来战斗力就有所消耗。而风天旗破开天狼原敌军守军,必然也是损耗极大。更何况风道谷的敌人的确如楚怜惜所说,早已增兵,现在足足有六千兵力。就算能突围,最后活着回来的也恐怕所剩不多。

    国王一脸难过,雄飞说目前看来,可能就是如此,并无他法可解,这次算是被敌人赢了一仗,只能等待来年复仇了。

    而目前最重要的,是调派汶河城的城卫军,立刻前往漫雪城。万一风天旗逃到漫雪城,可以联合漫雪汶水两城的城卫军,共同阻敌,以保城池不破。另一边再派援军加速前往。

    国王说是,输可以输的起,但不能一输再输,漫雪城决不能被敌人所破,下令白虎军团,立刻派一个九千兵团前往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