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8章 天狼原之战(12)
    天龙国一帮大佬在商量着怎么输呢,项北则嫌弃赢得不过瘾,正跟楚怜惜烤肉玩牌,等着雪暴到来,雪暴一过,就该回家了。

    风道谷口,纳火收到敌军在谷内挂起屏障的消息,便赶来查看。但只看到空中雪雕不断往谷内投送物资,物资还包裹的严严实实,也看不到是啥玩意儿。

    身边一个副指挥长开口问这会是干什么呢?那包裹中会不会是什么武器,那帮家伙困兽犹斗,要发起进攻?

    纳火说不会,雪雕负重没多少,那里面应该是很轻的东西,不会是武器,应该是棉被什么呢,这天又阴沉下来了,里面一帮人连个避雪的地方都没有,自然得盖得厚点。

    说完,他身边几人都笑起来。

    纳火则是对着谷内大喊:“喂,里面的人听着,又要下雪了,风一雷也扔下你们跑掉了,你们还坚持什么,出来投降吧,酒菜都已经备好,出来暖暖身子。”

    几个百夫长全都看向楚惊天,此时楚惊天手持上公主令,风一雷临走也下令听他安排,他就是老大。

    楚惊天安慰大家:“别听那家伙胡说八道,风统领从谷口前方杀出去的,只是有其他任务而已。他若是要扔下大家跑掉,完全可以翻越身后这雪堆离开,我们俩就是这么进来的,他有必要往前跑吗?过去全是敌军。”

    听楚惊天这么说,大家才放下心来,一个百夫长询问为什么要造这些雪屋,是有什么用?

    出惊天告诉他“等会儿造好了,你们进去试一下就知道了,里面比外面暖和,我已经试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雪屋会比外面暖和吗?那可全是用雪做的。”那家伙想当然的以为,雪是冰的,雪做的就该更冷。

    出惊天说上公主的命令不会错,让他放心。

    “那上公主命我们造雪屋,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在短时间内还是出不去,要在此处持久僵持?”那家伙还挺会理解。

    楚惊天大笑,告诉他们别多想,最多明天就可以出去了。至于为什么造雪屋,很快就会知道,让他们等着看好戏吧。

    这里除了楚惊天以外,并没有其他人知道要来雪暴的消息。还是要防着有奸细啊。

    几个百夫长都不再说话,前去督促大家快点工作。而楚惊天则是看着自己的雪屋嘀咕:“这肯定又是那项北的主意,真是奇人啊,竟然能想到以雪保暖,而且效果还这么好。”

    楚惊天一脸钦佩之色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过去,鹅毛大雪很快落下。风也越来越大,直到此时,纳火才发现了不对:“风怎么这么大,太冷了。”

    他命令所有人收拾军器,准备暂退躲避。而旁边副指挥一脸担忧:“不会是有雪暴要来了吧,天龙国有观天台,可以预测雪暴。所以他们才会空投保暖的的物资。”

    纳火点头说是,很有可能。此时他心中焦急,如果这暴风雪真的变成了雪暴,那自己哥哥还在路上呢,一点物资都没带,岂不是要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他下令:“所有人立刻回营,所有备用干草被褥取出,这可能是一场雪暴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纷纷行动,而此时风道谷内的雪屋也全部造好,整整三排雪屋,摆在山谷当中,摆了好长一大串。所有士兵躲了进去。五人挤一个小小的雪屋,干草被褥盖满,一点都不冷。

    楚惊天带人挨个巡查,寻到一个雪屋门口竟然全堵上了,立刻给抽掉一块:“你们几个想憋死啊,等会儿雪盖满,一点空气都进不去呢,还要不要命了?”

    说完,出惊天大声告诉所有人:“都听好了,门口抽掉第二层的一块雪砖留着透气,如果门口开的较低的,适当加高,透气孔至少与地面保持半米距离。然后按照跟你们说的,用干草堵上。五个人轮流休息,始终留一个人,一旦发现透气孔外有雪,立刻除掉。这场暴风雪马上就会生成雪暴级别的灾难,不想憋死就依命令行事。”

    楚惊天生怕有笨蛋没死在战场上,把自己给憋死在雪屋里。

    他继续喊:“大家再坚持一晚上,现在可以实话告诉大家,风将军根本就没来风道谷,上公主早就洞悉敌人阴谋,风将军已直奔天狼原埋伏敌军,现已大获全胜,天狼原敌军已被尽数斩杀。而之前从此处前往天狼原的纳雷兵团,估计也会冻死在雪暴当中。山谷外这帮王八蛋,雪暴过后就该吓跑了,明天便能带你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样的消息,所有雪屋中传出呼喊之声。

    楚惊天呵斥:“喊什么喊,都给我节约体力,渡过今晚才是关键。我不想你们当中有一个人死去。想想你们的老婆孩子,都给我坚持。要是冷了,就互相抱在一起,虽然都是大男人,但活命更重要。我们现在至少比外面那帮家伙要暖和多了。”

    雪屋当中传出一阵笑声,楚惊天也巡查完了一遍,告诉他们:“行了,都休息吧,敌人这时候也躲起来不敢出来了,不用管。老子也够冷的,回去躲着去,你们要互相照顾,明天出发回家。”

    说完,让传讯兵向楚怜惜报告里面的情况。而雪屋当中,所有人忍不住开始流下泪来,被困了三四天,本以为不投降就死定了。现在却听到了马上就能回家的消息,一个个大老爷们儿也忍不住哭了。

    楚怜惜此时正跟项北吃烤肉呢,接到讯条告诉项北:“雪屋全部完成了,你说的没错,最笨的笨蛋也能在一个时辰内将屋子修好。现在唯一危险的,就是你那兄弟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他,只要敌人中没人比他厉害,打不过还能跑啊。我在想现在你那国王哥在干啥呢?”

    “他估计是在为我们这边战败做准备吧,肯定在调集人员前往漫雪城。我们虽然没发消息,但老将军估计是已经告诉他自己去了天狼原。而去天狼原的目的没说,我不让他说的。在我们回到漫雪城之前,不再往宫内传讯。就让王城那帮家伙猜,急死他们,凭什么我们在这里受罪,他们在后方逍遥啊。”

    “太坏了吧?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就没想过,这样一来国王会调兵遣将?军队一动,可全是钱呢。”

    “调呗,就当冬练了,反正每年冬天都要进行。这么搞还更有点实战的气氛。而且也调动不了多少人,花不了几个钱。”

    “你够坏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夸奖,吃肉,多吃点不感冒。”

    “学的挺快嘛,感冒都用上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