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9章 天狼原之战(13)
    俩人随意瞎扯着,外面雪暴很快形成。项北也算是又涨见识了,他原来以为雪暴就是超风雪,可是真正的雪暴形成才知道自己错了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不定向的狂风暴雪,也许前一秒是北风呼啸,后一秒就瞬间变成南风了,而在这瞬间转化之时,气流碰撞,会产生一种低沉的爆响之声,爆响的瞬间,空中会爆开一蓬冰花,落到地上跟针一样,看起来倒是很漂亮。

    这种天气地球没有,挺好玩。而此时除了狂风跟时不时的爆响,便再听不到其他声音。

    楚怜惜裹上两层棉被:“还真冷啊,以前雪暴只听说过没见识过,这次让你老兄骗这里来,算是长见识了。”

    项北也包的严严实实,没想到这个世界天气是这样的,气温骤降竟然能一下子就冷这么多,太操蛋了。

    楚怜惜问他:“你家乡冬天靠什么取暖啊,你们那里人那么聪明,应该不是用烤火的吧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我们有暖气,屋里暖和着呢,穿单衣就可以。就算是烧炉子,也不跟你们一样烧木炭,炉子更是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烧什么?”

    “煤,你们称之为石炭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,那东西可贵了,普通人都烧得起吗?而且那东西很呛人啊,以前也有人冬天烧过,可是熏死人了就不敢烧了。现在只有铁匠用。”

    “首先,你们这里贵,是因为煤炭难以开采,只能挖到一些浅煤,大量的深层煤炭,你们是挖不到的,量少自然就贵了。这也是为什么你们的铁器如此贵的原因之一。其次是呛死人这事儿,那是因为冬天屋子太封闭了,有毒气体排不出去,你看铁匠烧煤为什么没事啊,因为铁匠铺是得通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冬天开窗那还不如不烧呢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开烟筒做壁炉啊,你哥那王寝中不就有嘛。只不过你哥那炉子不耐火,也没法烧炭。但只要改造一下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拉倒吧,难道要一个屋子装一个壁炉?那光烧炉子得多少人啊,总不能一天到晚待一个屋子里吧?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你们还是不会用,其实炉子装在柴房也一样,房间里加暖箱连通烟道,就可以取暖。暖箱可以用一个炉子供两三个。回去我帮你弄,保证你美美过冬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谋士果然靠谱儿,你往我身边挪一挪,咱俩挨近点暖和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吧?”

    “这么厚的被子呢,没关系,一会儿我还要跟你一张床上睡呢,反正你这么菜,敢不老实随时拿下。”

    项北撇嘴,俩人紧紧挨在一起继续聊,俩家伙都是话唠,算是找到知音了。

    雪暴整整持续到半夜,才减弱为大雪又下了半夜,天亮才弱下去。早上一醒来,楚怜惜发现项北又回到她的床上去了。

    从被窝里钻出来,把项北拍醒:“喂,你老兄怎么又挪窝了?不好意思跟本公主一起睡?”

    项北睁开眼:“你还好意思说,这么大人了,晚上还蹬被子,想冻死人呢?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,这么冷的天,我怎么会蹬被子?”

    “你没蹬自己被子,你伸脚丫子进我被窝蹬我的被子,蛋蛋都差点被你踹烂了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脸红了:“我有那么做过?”

    “有,别不想承认,你丫别忘了我们都是穿着鞋睡呢,踹一脚多疼你知道吗?我差点忍不住就报复了,但理智告诉我,这妞是上公主,踹不得,而且你也没蛋蛋给我报复啊。”

    看项北气急败坏的样子,楚怜惜憋着笑,拍拍他的肩膀:“知道我是上公主就行,别满嘴荤话了,去听听消息。”

    俩人一出门,原本只有二三十公分厚的雪,此时足足有半米多,但还好他们门前的雪已经被打扫掉了,直通办公室都有路。

    一进办公室,聚风早已在等着:“禀上公主,风道谷消息,谷内所有人员安然无恙,就是遇到了一点小麻烦,被冰屋困住出不来了。这冰屋经过一晚上,简直比泥瓦的屋子还要结实。现在军中武者正带人破开冰屋呢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大笑:“好,没人死就好,敌军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回禀公主,敌军已经撤退,没想到雪暴时间如此长,雪太厚了,已经不可能交战。”

    “用不着吓唬就撤了,这倒是意料之外,谁知道这场雪这么猛呢。往年积雪达到这个厚度,是不是你们也要撤回漫雪城?”

    “是的上公主,往年这样的雪厚,至少还要一个多月才能积攒起来。就算雪暴,最多持续一个时辰左右,可这次整整持续到半夜。如此情况下,行兵还可以,我们的行兵路是多年摸索出来的,都是凸起之处。而漫雪原有雪必有大风,大风刮过,这些地方积雪不多。但交战是不可能了,所以往年我们在这种情况下都会退回漫雪城驻守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撤吧,全都撤,传讯天狼原,等风道谷人员到达之后,全部撤回漫雪城,不要再留人了,大家都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感谢上公主,我去传讯。”聚风退出营帐而去。

    楚怜惜松了口气:“就等着走了,大获全胜,敌军冻死的能不能算我们功劳呢?”

    “当然算,战斗当中,所有死亡的敌人都算我们的功劳。因为敌人的兵力调动,也是在与我们战斗,如果我们没来,他们也不会往那边走啊,自然算我们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“是本上公主的功劳,不是我们。不知道你那傻兄弟怎么样了,可别再把风家人搭进一个去,那样老将军真该垮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怕他被杀,我就怕他在雪暴中迷路,一旦迷路恐怕真撑不住。谁也没想到雪暴时间这么长,他也想不到。他不可能一直以玄气防护,防护那么长时间,累也能累死。现在没有收到传讯,说明他还没有到天狼原,按时间算不应该。”

    项北也是一脸担心,自己书中主角,不能就这么挂了啊。

    此时在天狼原,风天旗早就起床了,比风道谷这俩指挥勤快多了。

    在他身边是木兵行,木兵行一脸担忧:“老将军,风道谷一早传讯,昨日风统领在雪暴之前,去追纳雷兵团了,可是现在即没有回风道谷,也没来我们这里。雪暴天气恶劣,难以识别路径,会不会”

    风天旗此时也担忧,但嘴上还是骂道:“这家伙真是混账,没有上公主命令就私自行动,死了活该。不要去管他,这样的雪厚,交战已经不可能了,上公主的新命令,恐怕就是带所有人员准备撤回漫雪城。等着吧,战斗结束了,等风道谷的军士们来了,我们就撤。”

    “是,但风道谷的人到我们这里,这样的雪地,至少需要一天的时间,这一天里,我想带人去寻一下风统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若是真的迷路,说不定跑到敌国去了,你去哪寻找。这鬼地方,好天气都容易迷路,人少了我怕你也回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多带些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天龙国的士兵不是用来寻找这种不遵守命令的家伙的。”

    老将军脾气很倔。而就在这时候,突然远处一个身影艰难的走来。木兵行眼睛一亮:“是风统领,风统领到了,快去接一下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