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1章 安民税事端
    看到令牌,几个卫兵立刻跪地:“参见大人,大人见谅,我们是来收税的,他们不交税。”

    夏花问小粒粒父亲到底怎么回事儿,为什么不交税?

    小粒粒父亲一脸愤怒:“他们收的是安民税,说是因为原城卫统领被害,需要加强城内巡逻力量,所以收税。这税是城主私自加的,我们小本生意哪来那么多钱交税?我也不是不交,就是想让他们宽限两天。”

    夏花一脚踹到那领头的身上:“安民税,保民众安稳本来就是你们的义务,哪来的这样的税。给我回去告诉城主,此事我会向上公主如实禀报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大人息怒。”一帮士兵连滚带爬的退走。

    小粒粒拉住夏花:“谢谢阿姨,你怎么会有师傅的令牌啊?”

    夏花把她抱起来:“以后别叫阿姨,叫姐姐,显年轻。我跟你说啊,上公主不给我发工资,就给我们几个这令牌装逼用,装逼是项先生的词,也不知道用没用错。”

    小粒粒笑了,说没用错,自己师傅也是这么用的。”

    小粒粒父母二人则是对夏花一脸恭敬:“谢谢这位大人,大人进屋坐吧。”

    “别叫我大人,我就是项先生府上一个丫鬟而已,以前是上公主的丫鬟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们jin ru饭馆中。

    一坐下,小粒粒就一脸显摆的跟父母讲起自己这些天去王城的经历。父母二人听着,都是欣喜若狂的表情。

    小粒粒跟项北进风家的时候,他们就感觉孩子能有出息。现在竟然给上公主当了徒弟,而且还成为了驭法师,那就太出息了。一个平民家庭,突然孩子有了如此大靠山,如此大本事,任谁都得激动的不要不要的。

    夏花好笑,告诉他们,小粒粒现在被俩师傅宠着,简直跟自己亲娃一样。谁看见谁羡慕。

    小粒粒说是,说自己还见过国王了呢。

    一家人说说笑笑,红叶城城主闻讯赶来。他可不想让上公主知道自己私自增加税项的事情。让所有随从人员门外等待,城主自己进到酒馆之内。

    小粒粒父母都是紧张,夏花起身:“见过洪城主,城主来是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这个城主的名字叫洪沫,看夏花主动开口,洪沫赶紧说不敢,让她赶紧请坐,大家都请坐。

    坐下之后,洪沫问夏花是什么职务?

    夏花告诉她:“只是公主手下之人,并无职务,城主这么问,是要报复我吗?”

    “不敢,在下不敢,见上公主令如见上公主,我怎敢妄来。首先请姑娘带我恭喜上公主西北大捷。其次我来此处,就是想解释一下民安税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私自增加税项,有什么好解释的,我一定如实禀报。”

    城主解释,自己也是有苦衷,自从城卫首领不幸遇难,这红叶城整条主街道都没人管了。这红叶城与其他城池不一样,这主街属于军备街道,属于城卫军管辖,自己无权过问。平时这街上连一点雪都不能有。可现在呢,城卫军统领身死,城卫军连个副统领都没有。虽然上头已经有了新的统领安排,可到现在也没来上任。军部只能拿自己这个城主问罪,要求军备街必须时刻保持畅通清洁。

    可他又不能命令城卫军来管理,就只好从城主府拿钱,雇人来打理,可城主府的每一分钱都有用处,自己总不能调动其他钱款来用吧。所以他就想到,自己手里还有收税的权利,那就多收点税吧。

    他跟夏花发誓,他只在这条街上收税,其他的都没有。街道整洁了,这些店铺也是受益,多少花点钱还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夏花点头:“你确定这钱收上来不是肥了自己?”

    城主一脸委屈:“我哪敢啊,这可是王城的卫城。不怕说句自我标榜的话,全国所有城主当中,我的俸禄是最高的,但我是最穷的一个。但凡能有点钱,我就自己出钱打理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让夏花忍不住笑了,想想也是,恐怕这红叶城的城主跟王城之内的城主,是最不敢贪污的。这丫一旦被发现,出门就是几万大军的兵营,跑都跑不了啊。

    夏花问她:“你刚刚说,城卫军没有副统领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对,有的话也不至于这样了,现在城卫军就没人说了算。姑娘问这个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哦,没什么,我好跟上公主转述你的难处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谢谢姑娘,我这里有点红色的布料,是去年王城内买的,姑娘看看喜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城主将礼物送上。

    夏花直接拒绝:“你可算了吧,你堂堂城主给我送礼算什么。你放心,你今天说的这些,我会如实禀报,不会因为发生了过节,就只说你坏话。具体事情如何处理,还是要上公主来决定。不过你私自收税,那肯定是有错的。但既然事出有因,总归还不算大错。你为什么就不说成是街道整理税呢?”

    “这种税更没人交了,人人都是只要自己家整理好了就行,谁还管街道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,城主就先回去吧,放心就好,我会如实转述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谢谢姑娘,我先告退。”

    城主退走,小粒粒说夏花很威武。

    夏花撇嘴:“我是狐假虎威,你跟你父母好好待一会儿吧,我去街道上看看,是不是真的是城主雇佣的人在整理街道。等会儿我回来接你,你的两位师傅马上就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姐姐去吧。”小粒粒很乖很听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怜惜跟项北胜利归来,已是下午三时,可惜没有提前通知,他们是脱离大部队走的,也没个迎接仪式。

    行至城内,项北告诉楚怜惜,自己就不跟他去回宫复命了,自己先回家。

    “干啥啊,那可真没你功劳了。”楚怜惜不懂,今天他怎么这么谦虚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功劳了,你就当没带我去。我一个谋士,不会有人关心的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项北打马往自己的项府而去,此时夏花也带着小粒粒回来等着她了。

    楚怜惜摇摇头,还是想不通。想不通就不想了,进宫复命,顺便打听打听这次能奖励点什么?她很清楚,真正的奖励要等风天旗他们回来以后才行,所以现在也只能是找他哥打听一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