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2章 奖励事项
    怀着要奖励的心情,楚怜惜jin ru宫中。

    王宫五龙园,国王最喜欢待的地方。楚怜惜来到这里,立刻被守卫拦下:“上公主,国王有令,谁都不能打扰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明白了,肯定知云也在这里。知云跟国王亲近这事儿是保密的。

    楚怜惜一本正经:“没听说本上公主是在边疆立了大功刚回来吗?”

    守卫说听说了,但这不妨碍自己执行国王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那国王难道就没告诉你们,这里别人不准进,唯独我来了可以?”

    两个守卫互相看看,他们不记得国王这么交待过,一起摇头说没有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们记差了,快闪开,不闪开我要揍人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请上公主在此稍后,我们进去问过国主。”

    “没意思,我不进了。”楚怜惜无趣的转身离开,走到看不到人的地方,突然停了下来,

    手中轻轻聚起一个控土符——“尘埃散尽,土中有我。土遁技,大地之行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另一只手轻轻压下,符文化作一捧尘土流动起来,迅速蔓延到全身之上,等尘土落地之时,她整个人也消失了。

    再出现之时,已经在园子当中。楚怜惜得意:“就你们还想拦住一个五行驭法师。”

    正想着,一眼看到前方国王跟知云正在垂钓。她悄悄摸过去,这时候也正好鱼儿游到了国王的鱼钩旁边,楚怜惜抓起一块石头,一下子往水中扔去,可是刚要落水,只见国王伸出手来,五指成抓,手中一股玄气转动,石头被直接吸了过来。

    将石头轻轻放在岸边,鱼也上钩了。

    将鱼捕获之后,国王一脸笑眯眯的回过头。

    楚怜惜则是一脸不高兴:“哥你没意思,早发现我来了,你就不能让我得逞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能让你扰了我垂钓的兴致,欢迎我的王妹得胜归来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走过去,先是跟知云问好,然后一屁股蹲在石头上:“这下知道我的厉害了吧,以后有搞不定的,都交给我就行。话说你们在王宫里挺着急吧,一定以为我们输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思来想去,最好的结果也就是风将军带人杀到风道谷,然后帮助被困人员突围出来,但最后也剩不下几个。却没想到,付出几十个人的伤亡,让敌人损失五千人马,而且无比轻松。话说那寒度过一共才多少兵力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好怎么奖励我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恐怕你的功劳不大吧,据我所知,项老弟是与你同往的,这几天你二人吃住都在一起,你敢说不是他在给你出主意?我就不信,连风道谷情况都没查明,你能果断下令让老将军直奔天狼原。”

    “谁告诉你我跟他吃住在一起的?”楚怜惜暗道不好,自己身边有国王的眼线啊。他怀疑是不是那四大护卫有问题,可是想想又不可能,四大护卫自己信赖无比,从自己小时候就跟着自己,而且每天都在自己眼前晃悠。不可能有人跟国王暗中联系,连这些八卦都去禀报。

    国王让他别瞎猜了,自己是命人询问了风道谷留守的聚风,才知道这些的。

    他问楚怜惜:“你们俩连睡觉都在一起,你就不怕有人说嫌话?”

    “说呗,我楚怜惜正大光明,还怕被说嘛。不过有一点我要跟你强调,项北是我的谋士,就算他出的主意,功劳也都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算你的,但奖励我私下给你。明日殿上,你就把功劳全让给老将军吧,就说一切都是他的判断,你只负责决断而已。太过锋芒,我怕你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讲,哥你跟知云先生是不是发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们能发现的,项北恐怕早已发现,就不用跟你说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用,不用了,就是有点憋屈,明明是我的功劳,还要拱手送人,早知道我跑这里来干啥啊。不过你私下赏我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你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钱,好多钱。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用项北的话说,我要创业开工厂,我是董事长,项北是总经理。我负责找客户,他负责搞生产。”

    “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再说详细些,一个国家的制造业,是国力之本。项北要利用其脑中比我们多出来的知识,强盛天龙制造业。包括日用品,军工品甚至服务业等等,我都要做,我要做的是集团。我知道有些话你听的懵逼,我刚听的时候也这样。军部的订单以后只要我有涉及的项目,都要交给我才行,比如项北的作战服概念,不同地域设计不同的盔甲。士兵不训练的时候,要有统一的常服,那样才像士兵。”

    “听起来好先进的样子,你确定你能控制的了项北?”

    “我确定,钱都归我管,他能怎么着啊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你需要钱来找我就行,初步上限十万金币,如果做得好,可以再行追加,但你们要做什么,必须跟我说的清清楚楚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我明白,嘿嘿,这下真有钱花了。本来我还发愁,我那一年一千金币的公主俸会不够,本来还想去借钱的,现在不用了。老哥知云先生你们聊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达到目的便要离去,可走了两步突然又停下:“哥,还有一件事儿,我去风家择夫的命令撤了吧。至少现在,风家稳当的很,完全没必要关心他们。我不想住风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回宫住?”

    “不,我住项北那里,方便教徒弟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项北会买下当年三王叔的府邸,你要去便去吧,我也管不了你,但不要宣扬,毕竟现在无名无分,会让人笑话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无名无分啊,我去是干正事儿,我办公室安在他那里呢。我工厂就在他家对面,当年三王叔的演武场,我要在那里办公的。不过关于三王叔的事儿,有时间我还得跟你聊聊,现在不行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也不多说,直接跑掉,跑到门口的时候,对那俩侍卫做个鬼脸。

    知云开口:“上公主与项北在一起,口中全是新词,我都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办公室到底为何物?”

    知云摇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