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3章 装个暖气
    楚怜惜跑回项府,发现项北正在画图。自己回来,也只是抬了一下头而已。

    楚怜惜问旁边伺候着的夏花:“这家伙又画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先生说,他要把家里暖气装上,在屋里就不用穿那么厚了。此时画的是安装图,我也不明白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夏花说完,项北抬起头来:“本来我是想做个铁皮箱当暖箱,跟烟道连在一起,那样很简单。但想来想去,那样一个炉子只能供两个房间的暖,更何况家里有小孩子,怕烫伤,那干脆就一步到位,做成水暖。这样炉子放在柴房,我们客堂卧室连接暖气片,就都能暖和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用水取暖?这很新奇啊,在风道谷你用雪保暖,现在又要用水取暖。”

    “确切说是热水的循环来取暖,这个世界没有暖气片,但是没关系,有炼器师,用普通的钢铁炼制成钢管,我就能做成暖气片。水在暖气片里流淌,炉子里热水流进暖气片,将暖气片里的冷水挤压进炉子里烧热再流进去,形成一个循环系统。”

    “钢管?”

    “你们称之为空圆钢,这世界用的不多,但还是有的。只不过没有铁的,铁匠搞不了,都是炼器师做特殊之用,而炼器师的材料,往往也不会用纯铁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炼器师不屑于炼制普通钢铁,谁会给你干这活儿?”

    “那些刚入门的炼器师,让他们来。这玩意儿又不是法器,纯铁也容易炼制,入门级就能搞定了,还便宜。高人就算请到成本也太大啊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仔细看看:“你这图上,钢管连接成这些格子,就是那所谓流水的暖气片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对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如何保证连接之处不漏呢,刚入门的炼器师,能给你练成钢管不错了,不可能再给你连接成这么复杂的水流通道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作为一名七级电焊工。虽然条件简陋,但我有办法把他连接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这竖着的管道口跟横管带有弧度的面连接,也没法放严实啊。”

    “作为一名高级管道工,我可以在竖管两头制作马蹄口,就是将平面凹下去,正好卡住横管,保证放上去严丝合缝,只要管道规格相同,我用眼睛就可以估摸出下料情况,连公式都不用带入。实在不行还可以异径插焊,就是竖管细一些,横管打洞直接插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等着用就行,你帮我找一把削铁如泥的匕首,我下料。”

    “鬼,上哪找去,所谓削铁如泥那是武者用自己的力量加持。你就算给你再好的匕首,也无法削铁如泥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让四大护卫高手帮我。”

    “这方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炉子,对了,你去帮我找点铁皮,我做炉子。还有火山沙跟火山泥,做耐火的内胆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上面最高的这个什么玩意儿,需要什么东西?要不要我帮你找?”

    “这是加水斗,放在高处才不会溢水。用铁皮做就可以了,这都不是随便装的,没有循环泵,装错了热不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有些期待呢,需要几天能做好?”

    “两天吧,实在是条件限制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帮你找人炼制钢管,你先弄这个格子,然后我再去找铁皮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不过强调一下,这叫暖气片,不叫格子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兴奋的带四大护卫跑掉,项北放下笔:“哈哈,有人帮着跑腿儿就是好。”

    夏花翻个白眼:“那可是上公主啊。”

    “上公主怎么了,好奇害死猫,只要她有好奇心,那就得屁颠屁颠的干活。我去准备焊接的东西了,妈妈的,这里没有焊材,火候一定得控制好啊,否则不漏了才怪呢。”

    项北也离家而去,怎么焊接他有初步想法,但还得先买东西试一下,这事儿楚怜惜搞不定。还好暖气没什么压力,否则他还真不敢说自己能保证不漏。

    就这样一帮人开始忙活着搞暖气,这个世界虽然没有那么先进工具,但好在超人多。下料全靠武者用刀,铁皮也用不着折板机。没有管件,就全部使用焊接相连。

    所以唯一的麻烦就是焊接,他没有电焊机,但他知道这世界上有一种好东西,火心石。是火行法师修炼用的。

    火心石砸开以后,里面是一种红色的粘稠液体。这些液体点着,能将钢铁融化。项北给他起个名字,叫热熔膏,灵感来自家里水暖工用的热熔器。这东西炼器师也有使用。

    火心石非常贵,或者说法师用的东西都贵,尤其这种可以辅助修炼的东西。铁匠做活肯定不可能用得起,但他这里只是焊口局部涂抹,少量用,还是舍得的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东西买好之后,计算下料,安装焊接。他将热熔膏抹在焊口之处,然后另一只手取了细铁,同样抹上热熔膏,接着一起点着,热熔膏变得通红,然后将细铁也融化,底下焊口之处也融出熔池,将融化的铁汁以氩弧焊的手法融进去,就算是搞定了。虽然看着简单,但他可是试验了几十次,因为热熔膏一旦抹多了,那就变成大窟窿了,一旦抹少了,根本融不到一起。这算是他的独家技术。弄好以后发现比用电焊机还漂亮,焊道能媲美自动焊机。

    一大帮人连武者带楚怜惜这个元法师的帮助,也是忙活了两天才搞定。而且这么多的房间,就只装了前排最主要的几个房间,暖气片实在费事啊,而且装太多,那就得用大型锅炉了。

    弄好之后加水检查漏点,确定没地方漏水以后,炉子里点火。

    烟筒中白烟冒气,楚怜惜跑过去摸一摸暖气片:“怎么没热呢?”

    项北受不了:“水都没烧热,你着什么急。添火添火,不用担心炸开,我都留了排气管的。专业管道工,咱可不是吹牛。”

    一直烧了小半个时辰,终于屋子里热了起来。小粒粒跟楚怜惜兴奋的几个屋子里挨着去试,确定全热了之后俩人跑回来都是一脸激动。

    楚怜惜挑起大拇指:“老项你太帅了,一个炉子就能让这么多房间暖和起来。这下只要雇佣一个烧炉子的,咱晚上就都不用起来添火了。本上公主决定来你这里住还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项北让他们都不要大惊小怪,小意思。

    楚怜惜直接把棉衣脱掉,伸展一下身子:“真舒服啊,老项你靠谱儿,我对你要办工厂的事情越来越有信心了。”

    小粒粒举起手:“上公主师傅,能不能让我爸爸妈妈来负责烧炉子。我家饭馆一点都不挣钱。”

    项北说不对啊,他家饭馆不是平时人挺多嘛,怎么不挣钱的。

    小粒粒摇头,她不懂为什么。只说自己前日回家,还看见父母还因为交不上税差点被打呢,那肯定就是不挣钱了。

    楚怜惜冷下脸来:“夏花,你跟小粒粒一起回去的吧,到底怎么回事儿?谁敢打小粒粒爹妈?”

    夏花赶紧上前:“回上公主,事情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夏花讲起安民税的事情,说完之后告诉上公主,自己不是不说,是这两天大家都太忙了,给忙忘了。

    楚怜惜点头,并没有斥责她,而是问项北:“现在云浪要上任红叶城城卫统领,我们是不是也该做点什么?比如这个城主。”

    项北说是,这城主如今把柄被抓,完全可以为他们所用。另外不是没有副统领嘛,干脆再安插一个副统领。让那云浪自己在那边搞,一点不盯着他,的确有些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咱俩想到一起去了”楚怜惜告诉夏花:“给红叶城城主传讯,明日下午来此见我。另外通知小粒粒父母来项府给我们做饭,我估计他不挣钱,是因为房子是租的。”

    小粒粒说是,本来他们家不在城里,是城外十里桥村的。同时谢谢上公主,让父母有了新工作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