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4章 实在的夜灵
    楚怜惜抱起小粒粒,告诉她不用跟师傅客气,到时候他父母进了城,每人每月十枚银币,给国王做饭的厨子也就这身价了。

    小粒粒再次感谢,楚怜惜让她亲自己一口。

    小粒粒听话的亲一口,楚怜惜刮刮她的小鼻子:“接下来说正事儿,我不在这两天,教你的冥想密语跟寻元密语记住了没有?”

    小粒粒说记住了,自己还试过了呢,然后就找到了木行元法之力。

    说话之间,小粒粒伸出手来,手臂之上腾起一阵阵青色的雾气,最后凝聚到掌心当中。

    楚怜惜愣在当场:“你如何收集的木行元力?我还没教你呢,只教了你发现他们的密语。”

    小粒粒回答:“你离开以后,我就天天背,后来记熟了就不知道该做什么了。后院的黑衣伯伯看到了,就说教我收集元力,告诉我如何用积攒的精神力,与天地元力接触沟通,并纳为己用。”

    “夜灵?他怎么会教你,那丫牛逼哄哄的,见了本上公主都不打招呼。”

    “他说项师傅愿意教他养魂之术,他不想白拿如此强悍的术法,让我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可以去问他,驭法师即使力量不同,但修炼方法都是差不多的。不同的只是元法技能的施展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是老项的面子。行,挺好。你继续积攒力量,等够入门的时候,我教你聚符化符之法,控元符是施展元法技能的基础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师傅,我一定努力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比我强,我当年要达到你这程度,用了一个多月呢。光背那密语就背了二十天。当然,我当初是五种寻元密语一起背的,而你只背了一种。所以咱俩半斤八两,都是天才,你稍稍厉害那么一点点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知道,小孩子做的好就要给予鼓励才行。小粒粒做的的确不错,自己会说话就学识字,五岁的时候,认得字已经不少了。而她现在基本不认字,背诵密语只能找夏花去问,能做到这样的确不错。

    楚怜惜告诉春风,以后她就专职教小粒粒识字算数。这要当法师,不识字可不行,那给她个秘籍都没法看啊。

    项北说那好像是自己的工作。

    楚怜惜让他滚蛋,他哪来的时间教孩子认字,大事儿还忙不过来呢。

    项北耸耸肩,自己是挺忙的,不忙的时候也懒得真去教小粒粒认字。这样的安排他还是喜欢的。

    一阵马蹄之声传来,楚惊天回来了。将马牵进马厩,楚惊天回到屋内先见过项北跟楚怜惜。

    项北问他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

    他回答说自己是带着部队与风天旗汇合以后,就独自离开了,这还是中途有些事情,要不早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回来的正好,你跟那夜灵也别住后院了,怪冷的。前面这排房子我都装了暖气,带他搬前面来住吧。”

    项北刚说完,夜灵抱着一大堆铺盖进到屋里,告诉项北:“我就住右边第三个屋子行不行?”

    项北大笑起来:“你倒是不客气,忙活着安装的时候没看到你,装完了你自己带着铺盖来了。”

    夜灵并未回答,自顾自的离开客堂,往自己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楚惊天让他们不要介意,这位法师就这样。

    “不介意,七元**师请都请不来,怎么着都行,随便。你先歇息一下吧。”说完项北撸起袖子,告诉夏花,去柴房里把鸡炖上,有了炉子就得做炖菜,自己再去炒俩菜,一会儿大家还是一起吃,这个家里不分彼此。

    “是,先生”夏花去忙活。楚怜惜也不想闲着:“我给你打下手,本上公主还没亲自做过饭呢,也体验体验。”

    小粒粒问自己干什么?

    “你等着吃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跟项北一起来到厨房,楚怜惜拿起青菜问秋风怎么摘?

    秋风给她说了一下,她就开始干活。一边弄一边告诉项北:“我进宫见我哥的时候,发现我哥也知道你买了这个房子。提起龙山王,他也是以三王叔来称呼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讲你哥还认这死了的三王叔。”

    “嗯,至少没有多少厌恶吧。而且昨日我忙里偷闲,去宫廷记录官那里查了一下,当年三王叔带领狼啸兵团造反,四王叔当时却不知所踪。而且三王叔被抓之后,交待自己当时不在王城,而是在红叶城抵山村慰问部下家人。而去抵山村调查之人,却发现整个村子都被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,这么多疑点就能定案?”

    “王室嘛,最忌讳的就是造反,发生这样的事情,总得有个结果。其实疑点何止这些啊,当时要是真是三王叔所为,造反失败之后,他怎么不赶紧逃跑,反倒是主动进宫被抓?可现在麻烦就在于,能证明三王叔不在案发现场的都死了。整个村子一个活的也没有,而三王叔当时是跟叔母一起去的,也早被斩了,这案子怎么翻呢。这肯定是四王叔干的无疑了,那家伙我从小就讨厌他。不近人情,下人打碎个碗都要杖刑,我生辰之日从没给我送过礼物。”

    “你怨气挺多啊,现在人家可是白象军团的军团长,还是御封的象山王。的确不好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快想主意,我感觉我哥现在还肯以王叔来称呼三叔,估计心里也是明白三王叔可能被冤枉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一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当年龙山王进宫造反失败,是怎么跑掉的。当时重兵围起王宫,宫内高手也都已出动,想跑也应该没那么容易吧?肯定有人接应。你去查一查,当时在宫内围捕龙山王的都是些什么人,王宫外的部队又是什么部队。在楚惊云接管白象军团之后,又是哪些人加官进爵得了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,我怎么没想到。明天进宫我就去查,明天早上风将军回城,该论功行赏了,可惜没咱俩什么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就没事儿吧,国王让你把功劳让给风将军,自然有他的考量。你一个王室之人,要这点功劳没必要。把你摘的菜给我,看我无敌菜菜刀工。”

    接过楚怜惜手里的油菜,项北告诉她:“这玩意儿不用切,整个炒就好。要切肉末才对。你再剥个蒜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好笑,项北永远都是这么逗逼。她让项北唱歌歌来听,自己喜欢他的歌。

    项北想一想,说给唱个凡人歌,自己很喜欢的一首歌。

    你我皆凡人,生在人世间

    终日奔波苦,一刻不得闲

    既然不是仙,难免有杂念

    道义放两旁,利字摆中间

    多少男子汉,一怒为红颜

    多少同林鸟,已成分飞燕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