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6章 一把糖引发的血案(下)
    老板抓一把糖塞进小粒粒手里:“几位,你们还是快走吧,那女人的丈夫,是卫国楼里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卫国楼里的人,又不是当官的,怕什么?”项北不明白。

    老板一脸急切:“卫国楼里的人不是官员,但很多都是背靠官员,尤其是敢在街上嚣张的那些。听我的,赶紧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,谢谢提醒啊。”

    项北抱起小粒粒,一边哄着一边离开。楚惊天则是好笑:“项先生,你怎么连不是武者的女人都打啊?”

    “谁规定不能打女人,男人我又打不过,不打女人打什么?这种人就是缺管教,估计他男人也好不了。他男人要是真因为这点破事就来找我们麻烦,可以确定人品不端,帮我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不至于吧?”

    “至于,我就是要得罪一下卫国楼里那帮家伙。看看这卫国楼有没有像样的货色,挑上一两个回去用,人手有点不够啊,不能手下全是上公主的人,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我也好久没杀人了,有几年了吧。”楚惊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化气六重的高手,很难有对手,完全不担心打不过。不像项北,谁来都打不过。

    也没让他们就等,很快那个女人就带人杀回来了。带了四个人,气势汹汹的拦在了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最前面的男子开口:“是你们打我老婆?”

    楚惊天指一下项北:“他打的,跟我没关系,我跟他不熟。”

    “神哦,老楚大叔你不是吧?怎么能装不认识呢?”项北好笑。

    楚惊天还没说什么,对面之人先开口了,告诉楚惊天:“你戴个面具遮遮掩掩,想来也不是好人,今天你们俩谁都别想走。”

    项北哈哈大笑:“楚大叔,你装不认识我也不管用了,人家不让你走。”

    “笑什么笑,死到临头还笑”对面几人不乐意了,这样子是完全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啊。

    那家伙告诉项北:“我是卫国楼白狼组年荆棘,你们俩报上名来,我不杀无名之辈。”

    项北点上根烟:“你还是杀无名之辈吧,我问你一个问题,当街杀人不会被送官吗?”

    “有种的与我立下战契。”

    “战契什么鬼?”

    “比斗契约,证明我们是自愿比斗,生死自负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立你就不能杀我们了呗,我不立。”项北故意逗他,这战契的事情,自然是知晓。前三十三章自己设定过。

    年荆棘好气哦,没见过这么没种的,他告诉项北:“别以为不立战契我就杀不了你,打你个半死,拉出城去宰了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还是立吧。你应该准备好了吧,拿来我签名,我写字可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年荆棘取出两张写好的战契,自己先签了名字,摁了手印之后交给项北。

    项北告诉年荆棘:“我是打你老婆的主谋,旁边这位只是我的家丁,这战契由我来立就好对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们俩各自代表双方。”

    项北痛快签下名字,按手印的时候纠结了:“喂,你老兄挺猛,直接咬破手指头,但我怕疼,害怕见血,麻烦借一下你的血。”

    项北闭着眼伸出手来,年荆棘气愤,竟然碰到这么个家伙,但还是用自己的血,抹到他手指之上,摁下手印之后,取过一张战契收好。

    项北擦擦手,这才睁开眼睛看一眼手里的战契,点点头说不错,他们可以开始打了,然后抱着小粒粒转身退开。

    “喂,你去哪,你不打?”年荆棘喊问。

    项北在街边店铺找个凳子坐下:“我是文化人,我又不会打架,你把我家丁杀了,尽管来杀我便是,我又不跑。”

    年荆棘冷哼一声,不再理会项北,取出剑来,身上亮起一层薄薄的气甲,指着楚惊天:“拔出你的剑来。”

    楚惊天说:“算了,我家家主怕见血光,我空手与你斗过吧。”

    一个气甲一重的家伙,楚惊天一把就捏死了,用武器实在不值当。

    被如此鄙视,年荆棘当场大怒:“真是找死。”言罢便是一剑刺来。

    楚惊天一掌拍出,强劲的掌风一出,年荆棘便是不稳,当即后仰而去。完全没有一合之力。

    未等年荆棘站稳,楚惊天突然一声大喝,双手转动之下聚起玄气之力,双掌推出之时,一条玄气巨蟒涌动而出,一下子将其缠绕而起,然后就是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过,巨蟒消失,地面只剩一具扭曲变形的尸体。

    楚惊天走过去瞅一眼,告诉项北:“主上,没出血,不用闭眼。”

    项北睁开眼,挑个大拇指。

    楚惊天看向剩下三人:“你们就一起吧,别一个一个的上了,怪麻烦。”

    三人互相看看,其中一个大叫出声:“化气高手,快走。”

    三人仓皇逃窜而去。

    项北起身大喊:“别走啊,没打完呢。”

    三人哪顾得上这些,一个化气高手,他们碰都碰不到人家。

    项北告诉楚惊天:“他们走了,那咱去找他们继续打。”

    楚惊天一阵犹豫,说卫国楼虽说不在王宫主区域之内,但也属于王宫的范围,自己进去不好吧。jin ru王宫范围,这面具恐怕无法带。而且还得先联系上公主,否则也进不去啊。

    项北告诉他能进,自己就是打算去卫国楼搞事情的,怎么会进不去。跟自己走就行,面具也不用摘,保证木有问题。

    项北有国王给的令牌,王宫主区域之内都通行无阻,何况一个半开放的副区,那种地方平时宫内官员都可以自由走动。

    不理会趴在尸体身上嚎啕大哭的女人,项北拦一辆车,径直往王宫西处走去,正是上次出来的那个门。

    来到门口,三人大摇大摆的往里进,一边走项北一边取下背包。两个侍卫刚准备阻拦,他的令牌也拿出来了,将令牌直接挂到脖子上,俩侍卫没出声,低下头去,看都不敢看。

    走进院子,就又看到了那片湖,绕着湖边走着,楚惊天问她怎么有国王的令牌?

    项北回答:“国王非得给我当大哥,我也没办法啊。”

    正聊着,突然小粒粒眼睛一亮,对着前方呼喊起来:“师奶奶。”

    前面走着的,正是那位月蓉法师,楚怜惜的师傅。

    月蓉法师停下转过身来,小粒粒跑过去:“师奶奶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去检测殿看了一眼,你来这里做什么?你师傅此时不应该在主宫之内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项师傅一起来的。”小粒粒指着项北。

    项北施礼:“见过月法师,上公主经常提起您,今日能见到,真是有幸。”

    “怜惜也经常跟我提起你,今日看到你,觉得怜惜没乱说,你的确给人一种与众不同的感觉,你们这是要去哪?”

    “卫国楼,找几人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一起走吧,正好同路,我们法师的万元阁也在那边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荣幸。”项北对于七元法师特别尊敬,这都是一弄死一片的大杀器啊,不搞好关系怎么行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