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7章 郝胖
    月蓉法师的注意力转移到楚惊天身上:“这位先生如何称呼,看先生行气内敛,绝对是一位高手,至少化气之境。如此高人,在这王城之内,也该是名声赫赫。”

    楚惊天客气道:“法师廖赞,不过项府一护院武者而已,所谓名声却是没有的,不敢在法师面前献丑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高手,只是项府护院,项北先生身边还真是藏龙卧虎啊。”

    项北知道这家伙开始怀疑自己了,怀疑自己接近楚怜惜是不是别有用心。

    项北随意打个哈哈告诉她:“法师说的是,项府之内的确藏龙卧虎,是个人就比我能打,现在我也就欺负小粒粒,在过两天小粒粒都能揍我了。”

    月蓉郁闷,自己说的藏龙卧虎可不是这意思,她问项北去卫国楼干什么?

    项北还未回答,小粒粒抢着开口说自己在街上被人欺负了,是卫国楼的人,他师傅给他报仇。于是双方立了战契,可敌人没打完就跑了,找这里来继续打。

    月蓉看一眼楚惊天,心道有这样的家伙在,对方不跑才怪呢。她告诉小粒粒:“师奶奶陪你一起去找他们,我倒是想看看,谁敢欺负我的徒孙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师奶奶。”小粒粒高兴坏了,又来一个撑腰的。

    绕着湖边一直走,很快他们jin ru了一片树林之中,树林深处,是一片占地巨大的建筑,月蓉告诉他们,此处便是卫国楼了,最中心那个三层的楼房,便是卫国楼的核心,高手都在那里,最厉害的据说已经达到化气八重。

    项北说没事儿,他们来又不是跟八重打架的,只是来找那三个逃跑的家伙。

    把国王令摘下来收好,几人来到门口之处,便立刻被人拦下。

    守门之人对月蓉法师施礼:“见过这位法师大人,不知大人来卫国楼何事,我好去通传。”

    月蓉回答:“我来找欺负我徒孙之人,战契当身,他们未战便逃,我就找上来了。你去跟欧阳战说一声,让他赶紧把人交出来,继续比斗。”

    守门弟子不信:“谁敢与法师大人您签下战契?”

    月蓉看向项北,项北将战契取出来说:“一个叫年荆棘的,白狼组之人。年荆棘已经挂了,还有三个同党,是我跟他们签的战契,你赶紧去找人就是了,别让法师大人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这就去禀报楼主。”

    那弟子赶紧跑掉,等了没多久,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走了出来:“月蓉法师,你来还要什么通传,赶紧请进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挺会说话,此人正是卫国楼的老大,化气八重的欧阳战。

    随着欧阳战来到卫国楼客堂之内,欧阳战开口:“你们来的目的,我已经知晓。但具体经过能否说一下,我也好事先有所了解。”

    项北起身:“这个还是我来说吧,今日我带着徒弟上街逛游,徒弟去买糖,被一个小男孩欺负了。那小孩正是你们卫国楼白狼组一个叫年荆棘的人员的儿子。后来我徒弟打回来,又把那小孩推到了。那小孩他妈就去找来了年荆棘要置我们与死地,双方签下战契。一番比斗之后,那年荆棘弱了一招,死在了我家护卫手里,但剩下三个同党跑掉了,我们特来找人。至于法师大人,因为我徒弟恰好是他的徒孙,所以就一起来了。战契给你看看,没错的话帮我们把人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项北把战契给他,欧阳战看一眼说没错。将战契还给项北:“先生是月蓉法师大人的徒弟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,我山野俗人一个,不习武,只从文。”

    “那您的徒弟,怎么会是法师的徒孙”欧阳战不把项北放在眼里,但忌惮月蓉。

    月蓉冷冷的开口:“你是怀疑我们胡说八道吗?你应该也知道,我的徒弟是上公主,而小粒粒是上公主的徒弟,不就是我的徒孙嘛。你若是怀疑,我去找上公主来亲口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怀疑,这年荆棘真是不长眼”欧阳战知道惹上大麻烦了。上公主的徒弟也敢打,这一把糖引发的血案还不小啊。

    欧阳战起身传命:“去给我问问,谁随年荆棘上街滋事,与人签下战契?”

    “是”一个武者领命而去。过了许久才回来:“禀报楼主,各组均无人承认,白狼组人员,更是除了年荆棘以外,未曾有人外出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给我将所有人召集起来,我要亲自查找。”欧阳战说完,告诉月蓉:“月法师您放心,此次不管是谁,必给法师一个满意的答复。希望不要影响到我们卫国楼与万元阁的友谊。”

    月蓉点点头:“那我们就去演武场找人吧。”

    几人来到演武场,卫国楼所有人员已经在组长的带领下集结在此。一共也不过三百人左右,占的地方不小,但人不算多。

    欧阳战开口:“是谁与年荆棘上街与人签下战契,自己站出来,别等我找到。”

    一阵低声的商议之声传来,突然一个胖子举手:“我知道,是黑狼组的臭屁三兄弟,那三个家伙跟那白狼组的年荆棘关系最好,肯定是他们一起作案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那喊话的胖子跑出来,跑到项北面前:“是项先生吧?能不能给我签个名?”

    说着递上一支笔来。

    项北好笑:“我这么有名吗?”

    那胖子告诉他:“没有,你现在屁名没有,但我看好你将来会光耀整片玄元大陆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如此说?”

    “您出现在红叶城那天,我恰好在红叶城。讲真的,可能除了我以外,没人知道您是怎么出现的了,只有我看到了。您必是奇人,所以我先要个签名,将来该是能卖个好价钱。”

    项北来了兴趣:“我他妈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出现的,你竟然看到了异常。那正好,有空咱俩聊聊,你只要给我说明白了,这签名你要多少我给你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等会儿你忙完了我请你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你长得很像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夸奖,别人都说我胖的像猪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那意思,我说是跟我认识的一个人很像,叫狗蛋,我死党。”项北想起了自己唯一的朋友,也是这么胖,也是这样一副嘴脸。

    胖子告诉他“我可不叫狗蛋,我叫郝胖,为了对得起这名字,我才吃这么胖。”

    “嗯,果然有想法。”项北极其赞赏,为了名字去吃胖,第一回见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