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8章 小九
    俩人正聊着呢,郝胖跑出来的那个组的组长开口了:“胖子你回来,谁让你脱离队伍的?”

    “我乐意,管得着吗你”郝胖好像根本不把组长放在眼里。而欧阳战对此人也是纵容,并未斥责,只是问他:“你说的臭屁三人组是谁?”

    郝胖跑进黑狼组当中,一脚把其中一人踹出来:“这是其中一个,另外两个我看到躲厕所去了。这三个家伙五天前刚被我揍了一顿,现在又跑出去惹事儿,我建议开除。”

    被他一脚踹出来的家伙大喊:“我爷爷乃是当朝谋相,我看你们谁敢动我,欧阳楼主,你最好心里有点掂量。”

    欧阳战为难,告诉月蓉法师:“法师您也看到了,我这卫国楼里的人很难管啊,我虽是楼主,但我出身平平,有些事情”

    月蓉也是为难,当朝谋相的孙子,这还真不好办了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项北开口:“原来是宋大人的孙子,那不能找你麻烦,你回去吧,另外另个呢,别说跟你是亲兄弟,我把他们俩杀了解气。”

    那货不依:“就凭你,他们你也杀不得,他们比我身份更为尊贵,只是不能说出而已。”

    项北明白了,另外俩是王室之人。这年荆棘牛逼啊,挺会结交。

    项北想了一下,看向欧阳战一脸哀怨:“欧阳楼主,我总不能白来一趟吧,您可是说了,今天一定给个说法的。”

    欧阳战求助的望向月蓉,月蓉开口:“项北,恐怕今日三人你还真动不得,说说你的想法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。”项北本来的目的也不是为了杀人,而是为了找几个干活的,他告诉楼主,久闻卫国楼内都是当世青年才俊,不知道楼主可否送自己几人,也好出门不被欺负。

    大人物不敢要,但总有出身低微的吧,这些人可都是武院里送来的。只要没走后门的,应该都没什么出身。送自己几个,今日事情就算了了。否则自己拼着得罪王公贵族,也要将那三个王八蛋按契约斩杀。

    欧阳战说行,只要他能放弃战契之约,他可以挑人。这事儿自己能做主,但最多两名,这些人都是为国家培养的,自己不敢乱用。

    欧阳战刚说完,那个郝胖又跑了过来:“我,挑我,我不想在这卫国楼里无聊了,出个门还得翻墙跑。”

    项北让他打住:“胖子你这么嚣张,宋大人的孙子都敢踢,估计来头也不小,我用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用的起的,我没啥来头”像是生怕项北不选他,胖子嘚吧嘚吧的解释起来。

    他说自己本来在天龙武院安稳练功,是武院看他本事不浅硬把他推荐到这里来的。而且自己并非本国之人,将来也无法受到重用,恐怕jin ru军中都是不行,根本没前途。

    项北反问,他就那么能确定,跟了自己能有前途?

    郝胖一脸坏笑:“这些笨蛋不知道。我可是仔细查了你的身份了,你是跟上公主混的,我跟你混,等同跟上公主混,何乐而不为。实话告诉你,今天你不来,我也要去找你投靠了。城南项府,我早打听好了。你别看我胖就以为我不行啊,我跟你说,就这姓宋的,我一个能打仨。”

    说完还把那宋智的孙子抓过来,让他变成仨给自己打。

    宋智那孙子好像挺怕他,连说不敢,也不会变。自己的确仨也打不过他。

    项北也挺喜欢这胖子,谁让他长得像狗蛋呢。他告诉胖子可以,让他帮着再选一个。

    郝胖跑回队伍中,拉出一个消瘦的少年:“他叫小九,出身山村,从在武院之时,就是我最好的朋友,绝对靠得住。”

    项北乐坏了:“你们俩一个这么胖,一个这么瘦,很搭啊。”

    他问小九何种境界?

    小九回答自己是气甲两重之境,同时表示不愿意跟着项北。

    郝胖在他屁股上踢一脚骂道:“你傻啊,就凭你有一个山村娃,你以为将来jin ru军中就能有前途吗?”

    小九回答:“我只想从军杀敌,不问前途如何,我父亲死在战场之上,我要杀敌报仇。”

    项北点头:“我就喜欢你这种没追求的,就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说了,我不想追随与你”小九很倔。

    项北撇嘴:“胖子说的对,你一个农村娃,就是给人欺负的。你觉得我会参考你的想法吗?老子就要你了,不服弄死你。”

    郝胖挑起大拇指:“先生霸气,我就喜欢跟不讲道理的人混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算是跟对人了”项北也极不要脸,承认自己就是那不讲道理的。

    抱起小粒粒:“事情已了,法师大人,我们回去吧。胖子你去跟小九收拾东西。”

    月蓉点点头,郝胖说没什么好收拾的,这卫国楼里吃的用的都是国家的,根本没什么私人物品,就几件衣服,不要了,自己有的是钱,买呗。

    “你有的是钱啊,这样好,正好我分文没有,以后就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,我给你当护卫,还要给你钱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呢,早说了我就是那不讲道理的。”项北就是个无赖。

    小九则是一脸哀怨,本来在这卫国楼还有点补助,拿回去补贴家用。这下好了,没了。

    一行几人离开卫国楼,月蓉问项北:“找现成的护卫,这才是你来这里的目的吧?”

    项北没有否认。

    月蓉问她有没有跟上公主商量?

    项北撇嘴:“我跟她商量个鬼,这是我项府的护卫,又不是她上公主的。她住我家里,我没跟她收费就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最好对怜惜坦诚一些,我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月蓉警告一句之后,往万元阁而去,小粒粒挥手跟她再见。

    项北把国王的令牌挂脖子上,问郝胖:“胖子,那姓宋的小子在你手里有什么把柄吧,他好像挺怕你。”

    郝胖说是,那小子去烟柳巷,让自己碰上了。这事儿他不敢让别人知道,他可是当朝谋相的亲孙子啊。

    项北问那小子叫啥名?

    “宋玉。”

    “好,以后还用得着他。”项北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胖子则是显摆:“别看我没什么显赫的出身,但这卫国楼里还真没几人敢得罪我。包括楼主在内,一大帮王八蛋都有把柄在我手里。不信你问小九,小九就是靠我罩着。”

    小九还在郁闷呢,懒得回答这话。

    楚惊天此时开口:“你现在又多了俩护卫,我是不是可以当护卫长了?”

    “楚先生您随意,您开心就好。”项北无所谓,他爱怎么玩怎么玩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