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9章 国王知晓
    回到家中,项北发现一大堆陌生人出现在了家里。

    他问夏花怎么回事儿,这些人看上去像是宫中护卫,跑自己家来做什么,搜查吗?

    夏花说不是,这些人是国王派来学习安装暖气的。

    夏花刚说完,风一雷从一个房间里走出来:“大哥你回来了,国王听上公主说起您的暖气,就让我带人来学习,在宫中也进行安装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得学得会才行啊,不是跟你吹,就这玩意儿,我项府的人不亲自去实地给你指导,你们弄不来。”

    风一雷说看起来很简单啊,没那么麻烦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试试呗,反正我不管,我就自己暖和就行。上公主呢,还不回来?”

    “上公主还在宫中参加庆功礼,中午还有宴会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参加啊?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军中之人,只是去保护上公主而已,我参加什么。这两位是?”风一雷注意到了郝胖跟小九。

    项北告诉他,自己的新护卫而已。让他继续研究暖气去吧,有不明白的也别来问自己,自己懒得跟他说这些。

    说完,告诉小粒粒跟夏花玩去,带着郝胖跟小九进了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郝胖四下看看:“家主您这里好暖和,没看到生火盆壁炉,难道这就是那所谓暖气的效果?”

    “对,你身后就是暖气片,热量从那里来的。”

    郝胖把手放到暖气片上,满脸舒爽:“真的好热,家主果然非同凡人,我算是找到明主了。”

    “叫我先生便可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先生,先生绝对大能之人,连龙卫统领都喊您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谁都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江湖上行走,多长点见识总是没错。”郝胖说完,拍一拍小九:“刚刚那位龙卫统领乃风家之人,将来早晚是将军。跟咱家先生是拜把子兄弟,将来想上战场很容易,你别一副死了爹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小九打起精神:“真的可以吗?”

    项北告诉他可以,但别去乱说,尤其是上公主回来的时候。

    小九说明白,自己现在就是家中护卫,别的什么都不想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脑瓜不笨,放心吧,既然是跟我混,自然是有酬劳的。之前开玩笑而已,我还得靠你们的工资零花呢。妈的,上公主一分钱不让我有,我花自家护卫的总没问题吧。”

    他告诉小九,要是有机会,一定要跟上公主说自己家很穷很穷。这样自己才能给他申请更多的酬劳。他这算是提前走上工作岗位了。

    他继续告诉二人:“你们俩听着,你们是我的人,不是上公主的人。心中都明白点,跟上公主也别什么话都说。我让你们俩去干的事情,都不要向她禀告。胖子你心眼多,瞎扯蛋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郝胖说没问题,上公主问什么,自己都能给糊弄过去。

    “嘿嘿,那我算是找对人了。小九你先出去,我跟胖子还有话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”小九离开房间,守在门外。

    郝胖问项北:“你是不是要问我你出现在红叶城的时候,我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项北点头。

    郝胖跟他讲起来:“那可算是灵异事件了,其实你不是出现在红叶城,而是出现在城外。当时我看到了空中一副奇怪的场景,一群穿白衣服的人围着你,你躺在白色的铁床上,脸上还带着个东西。突然你身上站起一个影子,影子伸出手来,想拉地上跪着的一个女人,但是你的影子却越飘越远,那副画面消失,你就那么闭着眼睛,飘到了红叶城,我是一路追到红叶城的。你的影子没人能看见,只有我。直到你落下地来,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人,然后就破口大骂自己来到了什么鬼地方。后来我就一直跟踪你,包括你认识了风一雷,到了风家,我还在风家附近蹲守,再后来你就成了上公主的谋士了。”

    听郝胖这么说,项北叹息一声:“那不是梦,我真躺医院去了。可是怎么会被你看见,别人都看不见我那个影子,你怎么看见的?”

    “可能因为我是宣天族的人吧,我们天生眼睛可以直达灵魂,那应该就是先生的灵魂。但那副画面太诡异了,给我一种是从无限之远投射而来的感觉,跟传说中项南大师的追魂术有点像。”

    “项南,追魂术,老子设定的,难道用在我身上了。不过你小子有问题,你是宣天族,那可是宣天帝国的王族,你到底什么身份?”

    “嘿嘿,只是与王族有点血缘关系,但不上台面,人家也不认我。所以就当没身份吧。先生您还有什么疑问吗?没有的话我门口站岗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站个屁岗,我这破地方还用的着站岗吗?带小九去找夏花,给你们安排房间。”

    “是有暖气的吗?”

    “有”

    “谢谢先生,我去了。”郝胖肥大的身子摇摇晃晃的跑掉。

    项北躺倒在床上,开始自言自语:“我进了医院,那到底是挂了还是没挂?追魂术,难道我写出来的人物真给我使上了?得快点找到项南,才能求证,来这里八成跟那老头有关系。妈妈呦,早知道当初不写这么个神秘高人,这不是给自己挖坑嘛。”

    项北郁闷,极其郁闷。迫切的想找到项南,问问跟他有没有关系,如果有的话,该怎么回去。

    可惜,在他的设定中,天涯海角根本不是个固定的地方,这上哪找去,也没设定怎么能找到他啊。

    如此想来,给自己挖的坑还不浅呢,一时半会儿爬不出来。

    楚怜惜一直到下午才回了项府,一回来就看到家里多了俩人,跑到项北房间,项北正在做自己的卷烟机呢。

    她问项北:“外面那一个胖冬瓜,一个瘦茄子怎么回事儿,他们说他们是护卫。”

    项北说是,都已经知道了还问什么。

    “妈妈呦,你看他们俩什么形象,用这样的护卫,说出去不是丢本上公主的人嘛。”楚怜惜不同意。

    项北给她纠正,那是自己项府的人,跟她没关系。

    “扯,你一个谋士还要护卫,老实交代,是不是你家亲戚来走后门混饭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那是我的护卫,你就给他们开工资就行。是我高薪从卫国楼聘请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卫国楼了?还高薪?”

    “嗯,小粒粒被卫国楼人员家属欺负,我去替她报仇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敢欺负我小粒粒,你弄死他们没有?”

    “宋智的孙子,还有两个该是王室之人,我弄死个鬼啊,我敢吗我。”项北翻个大白眼。

    “宋智老头的孙子的确不能弄死,但王室那俩可以啊,反正我熟悉的没有在卫国楼的,你弄死了我给你担着就是。你真怂,我去找小粒粒,再报一次仇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跑掉,项北头一次听说报仇还轮着来的。更没想到谋相的孙子不能弄死,王室的人员反倒随便弄了。但那不关自己的事情,楚怜惜可以随便弄,自己不行啊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