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0章 交情
    项北忙活了大半天,又是削又是磨,终于把卷烟机弄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的作品,他无比得意:“嘿嘿,加强版手动卷烟机,一次出烟三根,试制一些,先给那枯荣送包烟让他尝尝。只要他能上瘾,就大批量生产,咱就先当烟草厂的老板。”

    说着,项北取来烟丝烟纸,刚要试一下突然又停下了。

    似是想到了什么,他看着手中烟丝自言自语:“挣这钱真的好吗?你真的有本事控制产品流向指定的人群,去只卖给看不顺眼的人?恐怕只是借口吧,你根本控制不了它。又没什么技术难度,谁还不能做啊,将来你也没什么独家优势,挣得是刚开始的钱,而最终祸害的还是本就生活不宽裕的普通人,去***”

    项北将卷烟机扔到墙上摔碎,想明白这种昧良心的钱不能挣。自己是品格高尚的人,自己倒霉就倒霉了,决不能去祸害别人。

    楚怜惜推门而入,看着地上的卷烟机,问他怎么了,制作失败了,这水平不行啊。

    项北说没失败,只是不想去卖这烟了,没意思。问她怎么没去给小粒粒报仇啊?

    “小粒粒说了,一把糖,死了一个人,没什么仇了,不用报。”楚怜惜说着坐下,告诉项北:“我听你的话,上午进宫的时候,又去查当年三王叔的事情,想查一查可能的接应之人。但被我哥盯上了。他问我三王叔是不是没死,是不是就在这项府内?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回答的?”

    “我开始自然是不承认,但我哥说,他其实早就知道三王叔没死。”

    “知云告诉他的?”

    “嗯,其实当初我第一次去翻三王叔的案卷,国王就知道了。他让知云以三王叔生辰时日,以珠盘而算,寻其命星之迹,发现三王叔命道尚存,非已亡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普通命道师算点事儿就是麻烦,要我抽两张牌就知道了,那国王怎么说啊?”项北一边吹牛一边问,这丫也没忘了自己也是命道师的事情。

    楚怜惜不跟他掰扯没用的,告诉他,自己已经跟国王老实交待了楚惊天的事情,国王说不让自己管了,有时间会亲自来见过楚惊天。说完,她让项北猜一下,国王会跟楚惊天说什么?

    项北连想都不用想:“国王肯定要补偿他,然后让他继续归隐。如今天龙周边不安,象山王楚惊云作为一个军团长,还是天武将军,此时不宜动他,怕白象军团生变。”

    “那三王叔岂不是要冤枉死了?”楚怜惜不乐意。

    项北回答:“国家为重吧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接着问:“你早想到了对不对?我屁颠屁颠的跑去调查,你早就知道不会有结果。”

    项北没否认,他的确早就想到,国王不会为了给楚惊天伸冤,就冒风险此时去动一个手握重兵的天武将军。那样恐怕敌人没打进来,内战先开始了,不划算。

    楚怜惜叹口气,觉得很难过,自己都已经答应三王叔了。他问项北,既然如此,该怎么给楚惊天说啊。

    “你就实话实说呗,说国王会见他。还能怎么说,反正我不去说,这活儿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鬼,我说就我说。等会儿我就去说。”楚怜惜讲着,将椅子拉到墙边,靠在暖气之上:“还有一个事儿,你那一个胖冬瓜,一个瘦茄子,是弄回来故意气我的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讲?我找俩护卫你也这么不爽?”

    “哼,你要护卫我给你,用得着自己去找吗?背后目的我清楚,但今天我给你发出第一次警告,你背着我做事可以,但不要做坑我的事,不要做坑我王室的事情,一旦发现,别说我不讲交情。”

    项北哼哼一声:“说的好像咱俩有什么交情一样。”

    这话让楚怜惜好气哦,跑过来掐住他的脸使劲儿拧了拧:“没交情你能坐着跟我说话?”

    “疼松手,有交情,有交情还不行吗”项北受不了,这货咋还喜欢捏人脸啊。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,给你的金币没花出去吧,交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让我留着吧,大不了花哪我都告诉你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留着吧,这次进宫让我哥训了一顿。他竟然知道我不给你发工资的事情,告诉我不能这样,谁手里没钱都会急眼的。你项北可不是卖进宫中的,而是高人谋士,要加以礼待。真是见鬼了,他怎么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知道的我不知道,但我觉得你哥说的对,你以后要给我开工资,还要把枯荣给我的钱都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想得美,你身上就只能有俩金币,花完了再来找我要。行了,准备一下,红叶城的城主快来了,想一想怎么坑他。”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坑啊,吓唬吓唬就完了。不过在吓唬之前,得先确定一下,他没有被枯荣收买。我觉得可能不大,这红叶城城主怕是所有城主中权利最小的,连城卫军都没权利管,枯荣看不上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到时候你跟我配合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,行。不过城卫军副统领一事,你打算怎么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个上公主,手里可没什么人,想了半天也没想出该找谁去干这活合适,这个得找风家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空我问问风一雷,那小子忙活着给你哥装暖气呢。堂堂龙卫大首领,变身水暖工,想想也是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敲门声音响起,楚怜惜问什么事情?

    金通的声音传来:“启禀上公主,红叶城城主洪沫前来拜见。”

    “让她去客堂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”

    金通声音落下,楚怜惜告诉项北该去干正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项北坐着没动:“这洪沫我研究过,听说他家有一棵漂亮的月亮花,你猜他这次来见你,而且是提心吊胆的来见你,他会不会把这棵花给你带来啊?”

    楚怜惜问他研究这个干什么,人还没见到,先想着人家怎么给行贿。说他幸亏不是官,这要当官不贪才怪呢。

    听到被否定了人品,项北解释“我只是想说,那月亮花是好东西,汁液剧毒,化气高手也能放倒,这东西不弄来不行啊,在别人手里早晚会祸害人的,我们要消除隐患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信他才有鬼了,把他拉起来“在你手里才会祸害人呢,走吧,去看看再说。”

    二人走出房间,大老远就听到了小粒粒的声音:“师傅,上公主师傅,我爸爸妈妈来了。”

    小粒粒父母是跟城主一起来的,光他们俩进了王城也不认路,让城主专门去带上了他们。

    二人一起来拜见上公主,一来就要跪下。上公主拉住二人,让他们不用客气,以后就安心在这家里为大家做吃食,没事儿的时候监督一下小粒粒练功,别去费力开那酒馆了。告诉秋雨,带俩人去安排一下住处,自己还有事情就先走了。

    “上公主您忙。”二人也不敢多耽误上公主的事情。说完对项北也点点头赔笑。

    等他们走远,小粒粒一脸骄傲的问父母:“我女师傅漂亮不漂亮?”

    父母说漂亮,上公主当然漂亮。

    “师傅说将来我也能跟师傅一样漂亮。”小粒粒学会自恋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