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3章 出问题了
    楚怜惜问项北,现在仗打完了,剩下的就是直入寒度,接收寒度国。那林军能跟国王商议明白最好,商议不明白就直接杀过去。但该怎么具体操作呢,带多少人,带什么装备?

    楚怜惜觉得,寒度还有王禁军至少两千,剩下的乱七八糟凑一凑也还不少。要想稳胜,至少得带个七八千才能欺负人。而且不能再犯寒度的错误,兵一路粮一路,要兵粮同行,走乱石滩稳扎稳打,问项北自己说的对不对?

    项北说寒度不投降的可能不大,因为他们已经知道必输,而且这边还有一万多俘虏呢。所以现在要考虑的倒不是怎么接收寒度。而是如何让寒度保持安稳。此时是寒度最乱的时候,各种势力忙着发国难财,土匪强盗贪官横行敛财,民众最为疾苦。

    民众会认为这种混乱是战争造成的,会对天龙怨恨。说不定就会组织什么造反势力,跟天龙打游击。那样会陷入一场规模不大,但骚扰不断的长期争斗中。所以现在要做的,是派部队先去剿匪灭盗。这样民众安稳了,就不会搞事情。说不定替他们除了强盗,还会心生感激呢。

    战争从来都不是战场上的输赢,战场之下更为关键。否则就算赢了,守住胜利果实也是很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楚怜惜觉得有道理,说他战争思想果然先进。说的很有道理,只有民心稳了,战争成果才能安稳。自己这就传书请示,若是寒度不降,则先打江山,若是寒度降了,立刻派兵剿匪安民。

    项北的猜测没错,对寒度国王室来说,认命才是最好的选择。在林军传讯回去第三日,消息就发回来了,寒度愿意接受天龙的统治。

    接到这消息之后,楚怜惜几乎就是整日吹牛不断,自己也为楚家王室打下了一片国土。可是这样的好心情并没有一直持续。

    五日过去,项北楚怜惜加上楚惊天无聊的斗着地主,旁边风一雷跟郝胖小九也在,唯有冷月没事儿的时候不出来。

    楚怜惜扔下俩王:“火箭,给我上天吧。”

    楚惊天问她搞什么,自己俩四她直接用王炸,这算不算用九元**师来打一个小卒子啊。

    项北好笑:“你们这里还有这样的歇后语啊,同样的意思,在我老家叫高射炮打蚊子,杀鸡用牛刀,大理石压咸菜缸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俩还有心情开玩笑呢。”楚怜惜扔下扑克:“五天了,五天没有消息传来,什么鬼?王兄怎么还不让我们发兵寒度去做领土接收?难道他不想要这块土地不成?”

    郝胖跑过去,拿起她扔掉的扑克,拿回那两张王:“俩六,上公主不要着急嘛,也许就是消息走的慢而已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来到项北身后,伸手捏了捏他的脸:“你说是消息走的慢吗?”

    项北出俩圈,告诉她应该不是,八成是没他们几个什么事儿了?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楚怜惜问道。

    项北喝口茶水:“可能我们回府的车队有些太光明正大了,被有心人拿来打了小报告。要不是那两车东西没有录入军获清单当中,也许抓捕我们的命令就下来了。这是有人盯上了项府,我们是打了个胜仗,惹了一身骚啊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说不可能吧,就这么点东西运进项府之内,国王也会计较?那可是自己亲哥啊。

    “军中无儿戏,一旦坐实咱俩私扣军获。国王大哥想保也保不住,只能做出处罚。幸亏那林军好商量,在少了火焰石的清单上签了字,否则咱俩现在坐牢去了。但即使没证据,有人提出了疑议,国王就不能接着用我们了,这说明搞我们的人地位还不低。”

    “会是谁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哪知道。等消息吧,应该很快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项北说完,门外讯兵来报,有宫中讯息传来。

    楚怜惜拿过讯条,看完之后满脸气愤:“老项你说对了,老将军亲自前往寒度,接收寒度领土。这消息发出的晚,老将军现在都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怕我们不服搞事情,才把消息发的这么晚。不过老将军去接收新的国土,这也说的过去,老将军分量重,威望高,比你这军中新手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老将军这个我没意见,关键是后面还有。国王觉得你提出的,要想新的领土能够长治久安,就不能让土匪强盗贪官趁机作乱的意见很中肯。所以派出了专门的安民队来,你猜派了些谁?”

    项北摇头,说这个真猜不出来,想来应该就是军中某支几百人的队伍吧?

    楚怜惜说不是,是卫国楼的。

    项北一脸嫌弃:“我去,一帮菜鸟武力虽然可以,但跟那些作乱的老油条斗,可不是只有武力就行。这些人我不看好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说正是,自己也不看好,但命令就是这样,美其名曰历练。

    项北问有没有说自己这几个货干啥,回王宫复命吗?

    楚怜惜再看一眼讯条:“没有,给我们的唯一命令就是跟老将军做好交接,别的啥都没说。要不咱现在走吧?这交接也没啥好做的,让小宇跟老将军汇报一下情况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项北想了想:“好不容易大老远跑来,寒度的风土人情都没去看看,就这么回去不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还想去?以什么身份?散心玩?”楚怜惜此时极度不爽,所以说话也带了一股怨气。

    项北咧嘴笑起来,问郝胖:“胖子,你说现在寒度有钱人都干啥呢?”

    郝胖回答:“局势紊乱,谁也看不到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子。国家被敌国接收,每个人心里首先会产生的想法就是亡国即为奴,他们不会觉得未来日子好过。所以现在都会跑到宣天开设的钱庄去,把钱财都兑换成金票,随时准备跑路方便。一个国家到了这种地步,能放心存钱的也只有宣天的钱庄了,本国的钱庄他们已经不敢存。”

    郝胖说的一脸骄傲。

    项北说对,现在有钱人手里是金票多金币少啊。

    楚怜惜问他们俩打什么哑谜呢,怎么聊着聊着说起金票来了。

    项北跟他解释:“用车拉金币不方便,但金票我们揣包里就行。现在寒度国内各种势力纷杂作乱,我们也去掺和掺和,看看能不能也去捡几张金票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捡金票?你不会打算当土匪吧?”

    “我品格高尚,我当然不能做那种事情。但我们可以去打劫那些土匪强盗什么的,替天行道。反正都到这里了,直接回家光在路上浪费时间了。而且我还想去寒度的无妄山看看,它流下那么多的金冰水,到底是个什么原理。所以你们谁去?”

    楚怜惜举手,很积极。其他人都没反应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