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4章 改造失误
    项北问什么意思,行侠仗义之心,就只有上公主有吗?

    郝胖翻个大白眼:“先生,我跟老楚叔是你的护卫,还用尊重我们的意见吗,你说去哪就去哪呗,至于风大人,整天哥长哥短的,你觉得他会反对?所以我们没必要举手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,是我太民主了,你们的意见有啥好尊重的。那位七块钱的大师怎么样了,能不能带着一起去干几票?我们好不容易俘虏来的,得留着自己用。”

    郝胖说醒了,但要带着去打劫恐怕是不成的,他还是伤的太重,一时半会儿好不了。

    项北叹口气:“可惜了,我还想看看七块钱的法师打劫什么样子呢。既然如此,那就留在这城主府中。上公主,你去跟这白虎城城主商议,派人看住他,我们回来再带走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说不行,国家如果派人来带走,城主也拦不住啊。

    项北说没事儿,法师受人尊敬,这么大个法师,有自己的选择权。等会儿去跟他商量商量,晓之以情动之以礼,让他自愿入项府应该没问题。只要他自己要去项府,国家也不能把他强行带走。法师这玩意儿就这么点好处,谁也管不着。

    楚怜惜对他的说法很是怀疑:“晓之以情动之以礼,你怕是又要使坏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品格高尚,上公主怎么能用使坏来形容我的智慧。不过上公主你要是愿意跟我一起去晓之以情,我觉得可能更简单一些?”

    “怎么讲?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有机会帮助一个五行法师成长,你说这对他来说是不是蛮激动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懂了,你甭去了,我去认他当客师,我这样的外徒没不愿意收的。毕竟五行法师百年不遇,谁赶上谁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“客师什么鬼?”

    “不是师傅,跟师傅功用相同。法师从来不拜两个师傅,所以只能是客师。”

    “那小粒粒有俩师傅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她先认了你当师傅,我再给她当师傅只能将就了。要是她先认我,我是绝对不可能允许她再有第二个师傅的。话说本上公主好委屈,竟然要跟别人收同一个徒弟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说完,哀声叹气的离去,正是往那土行法师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项北扔下手里的牌:“不玩了,胖子跟我去改装一下我们的棚车,把他弄成土豪金的颜色,找工匠来镶点玉石上去。弄得一眼看上去就特别有钱那种。”

    郝胖问他是准备钓鱼吧,这样走在寒度那块纷乱的土地上,估计能招惹不少强盗。

    项北承认,自己就是这么个意思。自己人马少,地方不熟,想寻找目标太难了,只能伪装成诱饵,让敌人送上门儿来。告诉他们,这次去寒度,搞不到一万不往回走。搞不到一万没意义,过节包几个饺子还能挣五千呢,现在自己眼眶高了,小钱看不上。

    “先生说的是,我们这里有超级箭师,有化气高手,有国王的俩干弟弟,有上公主,还有宣天的王子。钱少了出场费也不够啊。”

    “照你这么一说得三万。”项北突然觉得自己还说少了,还是胖子会算账。

    马车改造很快,在车里加了木地板,弄了个小桌子,棚架拆下来,搞成木头的,外面镶金戴银,连马匹都专门配了三匹红斑马,一看就是土豪人家才有的车。

    楚怜惜看着项北他们把车改造完,问这玩意儿走一趟寒度,能收回成本吗?光金银珠宝就价值五百金币啊。

    郝胖让他放心,他们订的目标是三万,怎么会收不回成本呢。

    项北说是,应该对自己打劫技术有信心才行,让她车里试试,舒服不舒服。

    楚怜惜打开车门钻进去:“这车里的木板挺好,踩着挺舒服。棚屋也不漏风,挺暖和。这铺盖也不错,躺着软软的,困了还能睡一觉。冷月你也上来,这么宽敞呢,让他们男人在外面风寒露宿吧,咱俩在里面享服。”

    冷月说不敢,自己车外伺候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你会伺候人,你可别开玩笑了,你比本上公主架子还大呢。赶紧上来吧,要不这么大的车也浪费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让出地方,项北问她有没有搞错,这还没打算走呢。走之前总得先采购点吃的用的,绕道乱石滩太远了,别还没到饿死了。

    楚怜惜从车里下来:“原来还没打算走啊,我以为马上出发呢。不过话说回来,走乱石滩坐这车会不会把我颠死啊?本上公主可是很娇贵的。”

    项北让他看车底。

    “车底怎么了?就是加了一些钢片,给弄得高了些,这有什么特别之处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二代底盘,按胖子说法,这车在乱石滩表现很好,就是速度太快,颠的太狠了,士兵有些受不了。所以我改了避震底盘,这些弯弯的钢板叫弹簧片。就算高速之下,也能保证车内不是那么颠。至少不是那么生硬的颠簸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项果然智慧,马车还有避震一说,不错。还有啥地方改了,你跟我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车轮,我刻画了防滑纹出来。这样抓地力更强,不容易打滑。另外加了一个工具箱,里面有维修应急物品。比如防滑链,跟防滑纹一样的原理,若是遇到特别滑的地方就装上。还有些常用的工具,小毛病随时维修。另外还有武器系统。”

    “武器系统什么鬼?”

    项北让他看看车底下。

    楚怜惜弯下身子,一看吓了一跳:“怎么这么多弓箭?”

    项北告诉他:“这个叫车弩密集阵,采用弓箭发射原理。弓箭插进去的时候,就已经拉满力量,箭支拉紧以铁销卡住,若是有人从两侧或后方追击马车,车内那铺盖底下有个小盒子,打开以后就是发射开关,只要拉下,便可射击,摆脱敌人追击。”

    项北话刚落下,突然一声痛呼。一支弩箭从车底射出,直接插进小腿肚子里。

    楚怜惜吓一跳:“你老兄说说这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项北蹲到地上拔下弩箭,撒了药之后告诉楚怜惜:“貌似铁销长时间受力松开了,弩箭就射出来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