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5章 他们来了
    他这话一说完,所有人立刻躲开马车。楚怜惜说不靠谱儿,这是射击敌人呢,还是自杀啊?

    “我再研究研究,原理是通的,就是有所忽略而已。”项北不服。

    楚怜惜告诉他别研究了,赶紧拆掉,这又不是战车,搞那些干啥。看这血淋淋的多瘆人,幸亏没扎进骨头里,否则就在这里养伤吧,也不用出发了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实验嘛,现在至少证明这弩箭攻击力可以啊,虽然没射到骨头,但也算造成贯穿伤了。”项北还挺满意。

    楚怜惜让他实验留着以后再说,现在别试了,别几条人命全报销在这里,那玩笑可就开大了。

    项北包扎好伤口,拖过个麻袋垫着,爬进车底,把弩箭拆掉。

    等全拆下来,楚怜惜才敢走近:“老项啊,刚发现一件事情,以后你搞科研还得离你远点呢,这玩意儿这么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科研就要有所牺牲嘛。”项北说着,从车底爬出来说行了,武器系统唯一的武器没了。

    “没了好,没了才敢放心坐啊。”楚怜惜感叹着,叫郝胖把项北扶进房间休息,自己跟楚惊天出去采购。这事儿闹得,改个马车还干废一个。

    郝胖扶着项北回房间,一边走一边告诉他,自己是支持他这实验的。

    “还是胖子你说话中听”项北拍拍郝胖肩膀,一脸感动。

    郝胖建议项北练些武功,这都被箭扎了两次了,肩膀的伤口还留着呢吧?

    项北说不练,自己哪有时间练那玩意儿,自己是大师,再去从头跟人讨教武学,那就让人笑话了。

    项北还挺要面子,而楚怜惜跟楚惊天此时已经上街。

    “老叔,你说那项北是不是挺逗的?”楚怜惜想起项北自己把自己扎了就想笑。

    楚惊天说项北是挺逗,但在科研这方面不逗。反而说的很对,科研就得冒险,这是值得尊重的,不能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”楚惊天说完,自己也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楚怜惜翻个白眼:“叔你也逗,用项北的话说就是逗逼。不过我有一个问题,你来之前不是去跟那枯荣见过面吗?他跟你说什么了,有没有让你跟他合作?”

    楚惊天回答:“他没有直接表明是奸细的身份,但多次试探我对如今天龙王室的态度。我自然是满脸仇恨,他对此很满意,估计下次见面就找我谈合作了。到时候我能跟先生小子一样,打入敌人内部。”

    “老叔威武,楚家欠你一个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爹做的,现在是你哥当国王。你哥跟你都是我看着长大的,跟我的儿子闺女一样,我恨不起来啊。”楚惊天说的伤感,他现在想报仇,都找不到仇人了。

    楚怜惜叹口气:“老叔不说这个了,看看买点啥吧。要买生的,一路上让项北也好显摆他的厨艺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馋才对,遇到项北算你福气,记得珍惜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啊,老叔你再说要变味了,我跟他就是主仆之间,用他的话说就是老板跟员工,上司跟下属,集团董事长跟打工仔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他学的新词真多啊,我不管吃什么,我得去找点好酒带着。”

    楚惊天直接往酒铺走去,这家伙从来酒不离身。

    街边买着酒,突然大片的马蹄之声传来。二人往城门方向望去,就见街上行人散开,一大队人马往这边疾驰而来。其中最前面的正是风天旗,后面跟着一帮年轻人,二人一眼就看出,这都是卫国楼的人。光那嚣张劲儿别人也模仿不了。

    一众人马来到他们面前停下,纷纷下马参拜。

    楚怜惜将风天旗扶起:“老将军不必如此,后面这些是什么玩意儿,不像你的兵啊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装傻,一个年轻人跑上前来:“姑姑,没想到在这里碰到姑姑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二王子啊,你也跟来了。你来干啥?”

    “姑姑,我们卫国楼是准备jin ru寒度剿匪的,这是姑姑您的提议。”

    “哦,对,是我的提议。没想到你小子还在卫国楼,我还记得你已经jin ru军中。咋这么没出息呢,这么说这一帮都是卫国楼的了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错,都挺有精神,赶紧走吧,我跟老将军说说话,没空陪你们聊。”

    “是”二王子退回队伍当中,卫国楼领队带人先行离开。

    楚怜惜看一眼:“老将军,他们好像是往城主府跑啊。”

    风天旗说是,他们暂时在城主府留歇。

    “他们算什么东西,敢住城主府。这帮家伙应该住到军栈去,竟然跑城主府去打扰我。不过没关系,明天我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上公主是要回宫吗?”风天旗问道。

    楚怜惜说不是,找地方玩去。

    “老臣斗胆问一句,对于国主如此安排,上公主可是气怒?仗是您打的,我们此时前来算是抢功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生气,我生气干什么。老将军来接收寒度领土理所应当,至于剩下那帮家伙,他们不配让我生气。”楚怜惜一脸乐呵呵的,的确看不出生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风天旗再问:“敢问上公主,此次战斗,那项北出了几成力?”

    “你是想问,这次战斗如此顺利是不是他在出谋划策吧?您想的没错,让我自己还真打不出这水平。那项北的确是个合格的谋士。”

    “他现在在哪?怎么未曾陪在上公主身边?”

    “他受伤了,战斗当中被敌人箭支射穿了腿部,正在修养呢。”

    楚怜惜挺会给项北贴金,要说成他自己把自己搞成那样,那可就丢人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他受伤了,这项北倒还算个汉子。能受伤就说明没有躲在后方。”

    “老将军别夸他了,我问老将军一句吧。项北说这次白打了半天,捞油水的活计一样都没给我们,是因为有人打了小报告。老将军可是知道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我不知晓,或许是那项北想多了吧。国王只是想让上公主休息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当想多了吧,老将军快快先去休息,一路劳顿实在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辛苦,上公主在前方战斗都未曾说过辛苦,我只不过赶路而已,又算得了什么。不打扰上公主了,我去见一见那林军。”

    “嗯,行不对,老将军我还有一句话。”楚怜惜似是突然想起什么。

    风天旗让她请讲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此次战斗我方俘获一名七元法师。这老将军该是早就知道了,我想跟将军说一声,那位法师已经答应做我的客师,老将军就不要去询问他有没有意思投靠天龙法师队伍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”风天旗有些犹豫,告诉楚怜惜:“国王对这位法师很是看中,来之前特地嘱托要以礼相待,争取到我天龙的万元阁中。”

    “这我跟王兄解释,老将军您就忍心一点油水都不给我留吗?”楚怜惜做出请求之色。

    风天旗点头:“我明白了,上公主放心,不会去打扰那位法师。”

    风天旗应下离开。楚怜惜继续他的采购。而楚惊天已经趁这工夫把酒买好了,闻着酒坛子里的香味,楚惊天说:“这老将军还真是星夜兼程啊,这么快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将军做事从来认真,我们走吧,前方有个肉铺,听说这里的特产鳕熊肉挺好吃,又白又嫩的。”

    “白跟好吃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有啊,好看的东西有食欲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